我欲护你周全,却终未能如愿

2018.03.24

导语我欲护你周全却...

  在神都,有一个令人不解的事情,就是南溪斋的盈月居然看上了槐院的木云。
  他们两个一个是姣如明月、回眸一笑的明眸皓齿间风华流动,让人见之忘俗。修为和天赋更是强大到让众学子深受打击。而槐院那个木云,却如他名字一般,是个木头疙瘩,还带有一身的匪气,完全不及离山剑宗的潇洒俊逸,反而有些五大三粗的感觉。
  但是爱情这个东西,却是旁人无法言说的。
  深夜,神都一处高楼上,盈月与木云并肩而立。
  “他们都说我们并不相配。”木云看了身旁比明月还耀眼的人一眼,说。
  “旁人说什么,你何必在乎?”盈月轻笑回答。
  “可是,”木云转头看着她,表情认真,“我觉得,你值得全天下最好的人疼你,不该是我。”
  “在我眼里,你就是最好的人。”盈月也同样看着他回答。
  “不知你是不是还记得,八年前在天凉郡的雪山上,你捡到的那个小姑娘?”盈月轻轻问,仿佛是怕惊动了什么,语气带着些颤抖。
  木云回忆了一瞬,便想起来。
  八年前他还没有入槐院,在天凉郡齐腰深的雪地里,刨出了冻致昏迷的一个小姑娘。但在一群被饥饿和寒冷侵蚀的难民看来,他刨出来的不是一个生命,而是一顿食物。
  小姑娘刚刚恢复意识,就看到了一群闪着饿狼般眼神的人们。
  木云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景,借口帮忙之际,带着小姑娘逃了出来。
  在一处寒冷的山洞里,木云将好不容易找到的几颗果子给了她,而由于在雪地中长时间奔走,原本已经很严重的冻疮已经蔓延到了整个腿部,看起来异常可怖。
  即便如此,木云还是将自己为数不多且破烂的衣服给了小女孩,导致自己之后的几天里高烧不退,命在旦夕。
  索性他所寻的山洞灵气充足,被当时槐院院长看中,当做闭关修行之所,却正好看到蜷缩一团生命微弱的他。
  木云就这样被槐院院长带回,收作弟子,因为高烧的缘故,脑部有损,原本极佳的根骨就这样毁掉了。
  木云也曾问过当初的小姑娘在哪儿,可院长说他到时只看到了他,并没有见过什么小姑娘,木云一直当她已经去世了。
  却原来……
  “你是当初那个小姑娘?”木云有些惊喜。
  “嗯,当初幸得你的救命之恩,我醒来时看你高烧不退,便出去想找些草药给你,回来时你已经不在了。”盈月表情忧伤,“后来我看到了你腿上的伤,才知道,原来你还活着。”
  “原来是这样。”木云恍然大悟。
  “我以前一直奇怪,为何每年你都会去天凉郡,如今我知道了,是因为我对不对?”盈月看着木云,眼中是期盼和感动。
  “嗯。”木云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我一直以为你不在了,所以每年都去当年的山洞给你带些吃的和衣服,想着如果你真的去了,在下面不要再挨饿受冻。不过以后用不着了!”
  “嗯,以后可以直接给我。”盈月笑着看他。
  “不不,以后会有更好的人给你这些,我只要知道你过得很好就好了。”木云摆手。
  “我说了,你就是最好的人,我不在乎别人的看法。”盈月再次肯定地说,“自从知道你是当初那个人之后,我渐渐发现,只要想到你,我就觉得无比地安心,只有你能给我别人都给不了的安全感,像这样并肩站着,我便能不惧天地。”
  木云看着身侧的人,娇小单薄的样子让人想要拥入怀中,这样一双清亮的眸中只映出了自己,一瞬间竟有些晃眼。
  木云闭眸片刻,再睁开时没了挣扎之色,垂眸笑道:“我愿今生都护你周全。”
  天地忽然飘起了雪花,木云将盈月肩上雪花拂去,拥她入怀。
  伴随着晨钟敲响,木云从熟睡中醒来,看到四周景色,眼中被痛苦取代。
  他将脸埋在双掌之中,这才记起,一月前的魔族围剿行动中,他没能护住盈月,他食言了……
  压抑的哭声中,漫天大雪悄然而至。
浏览5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