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我慕容门,做我慕容人

2018.03.28

导语慕容弟子,一身整齐俊雅的蓝白族服,腰系鎏金纹带,头束金冠,气质非凡,风度翩翩。

慕容弟子,一身整齐俊雅的蓝白族服,腰系鎏金纹带,头束金冠,气质非凡,风度翩翩。寻常慕容弟子,以练功提升战力为重,以复兴为己任,但总有是会有例外。

慕容忘尘就是这么个例外。别看他名字取得清新脱俗,一股仙风道骨的气息。其实,很多时候人都不如其名,就像声音可能和长相成反比。别人的忘尘,是超脱世俗,而他的忘尘,是忘乎所以,留恋红尘。

没错,放入江湖,他活脱脱就是个纨绔子弟。然而,作为慕容弟子,长时间处于那样的练功环境,总是有几分慕容的气质,加上他一副俊秀的容貌,看起来倒是有几分超然脱俗,风度翩翩的模样。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是不存在的。慕容忘尘自诩风流无双,多少妙龄女子对他芳心暗许,却没想过有一天,一见钟情的事能发生在自己身上。

这日,如往常一般,慕容忘尘假借公务,遛出慕容山庄,来到了醉仙楼。

小二热情地上前招呼:“王公子,林少爷已经在二楼雅座了。”

“知道了。”慕容忘尘化名的王尘,礼貌地与他点了点头,踏上红木旋梯,向二楼走去。

醉仙楼的一楼与二楼相差甚大,如果说一楼适合一桌子人围着热热闹闹喝酒的话,那二楼就是听听小曲、商业会谈、朋友谈心、情人约会的好地方了。

一间间的雅座单独隔开,两两之间搁着两层木隔栏,包厢的设计别出新裁,葱绿的盆栽搭配深褐的沉木,让人深感相得益彰。

慕容忘尘推开尽头那间雅座的木栏门,引入眼帘的是一名清秀儒雅的青年正靠在一位冷艳女子的怀里,画面感……十分强烈。

果然人不可貌相,虽然这样的场景与他来说已是司空见惯,但慕容忘尘内心忍不住再一次感叹,丝毫不自知自己与眼前之人并无差别。

“来得挺早。”慕容忘尘朝林允扬了扬下巴,权当打了招呼,径自在林允对面坐了下来。

“我毕竟不是你,林府我随意出入。”林允换了个姿势,懒洋洋道。

慕容忘尘并不在意他的调侃,斜了一眼横躺着的林允,自己斟酒,散漫道:“今儿怎么只自己带美人儿,说好的有福同享呢?”

“兄弟知道你一般货色看不上,眼光特别高,哪敢轻易带来呀。”林允笑道。

“别卖关子。”

“好吧,听说上次有人摆擂台招亲,招亲的那姑娘……不是我说,柳眉杏眼,肤如凝脂,美若天仙啊……”第一次,慕容忘尘见到好友露出这样的表情。

慕容忘尘不由好奇道:“既然这么美,按你的性子,没那么好心放过吧?”

听了慕容忘尘的话,林允脸色变了变,不情愿道:“再美也要有福消受啊,你不知道……她功夫太好了,在场的倒了一片。”

慕容忘尘挑眉:“这么厉害。”

“猛是猛了点,性子也冷,却是我喜欢的菜。”

看着一脸向往的林允,慕容忘尘有些心动。

“可有查到什么消息?”

“嘿,我自然是派调查了她,似乎是个败落的世家后人,武功十分了得,明日镜湖边上,她要再次摆擂台”林允得意道,“不过,你说那么心高气傲的一个人,为何要摆擂台?”

“谁知道呢,不过这样才有趣不是吗?”慕容忘尘摇晃着手中紫砂瓷酒杯,嘴角勾起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次日,镜湖。

春风拂柳,杨柳依依,波光粼粼。

静谧的镜湖因一个小小的擂台而热闹起来,踏春的游人不约而同地聚集在这小小的一角。

慕容忘尘特意换了一身湖蓝色的长袍。据林允的不可靠消息,那位姑娘比较喜欢蓝色,于是慕容忘尘决定迷信一把。

为了视野不受限制,他翻上了不远处的一个槐杨树。

时辰一到,擂台走上了一名身着黑色劲装的纤细身影。慕容忘尘摸了摸下巴,似乎与他想的白衣仙女的形象有些不同。

然而当那女子转过身,看清正脸的那刻,慕容忘尘只觉得自己心跳漏了一拍,险些从树上掉下来。果然百闻不如一见,柳眉杏目的美女他见多了,而从没有一个人,能有这般清冷却勾人的气质。

慕容忘尘觉得心痒难耐,与平时对美女的兴趣不同,这次是那种控制不住地想要接近,哪怕冰冻三尺。

他想他可能是一见钟情了。

越是在意,越是小心翼翼。慕容忘尘在台下观望许久,摸清了台上人的出招套路。他发誓,就算是师傅在指导他的时候,也没那么认真过。

饶是摸清了招数,慕容忘尘还是费了好些功夫,最后偷偷使坏,在那名女子倒下的那一刻,拉入了自己怀中,引来台下一片唏嘘。

看着女子雪白的面容染上了绯红,慕容忘尘露出了由心的笑容,他说:“不知姑娘可愿加入我慕容派,入我慕容门,做我……慕容人?”

浏览8181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