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年少单纯,如今再也回不去了

2018.04.09

导语曾经年少单纯,如今再也回不去了

  又是一年众学院招收学子的时候,许多胸中有抱负、想要在神都立足的青年才俊齐聚神都,让整个神都也变得空前地热闹起来。
  在众多学院的考试中不乏许多天赋异禀或修为身后的优秀之人,但他们都没有一个人的名气大。
  此人名叫秋梦,是一个姑娘。这本没什么稀奇,许多姑娘也有着她这样的修为,甚至比她还要高,秋梦的不同在于,她所报考的学院以及她所展现出来的才能。
  秋梦报的是以军事为主的摘星学院,而且在考试中展现出来她出色的军事才能,碾压报考的所有男子。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巾帼不让须眉。
  可是让众人惊讶的却是,她在最后一轮的比试中,忽然宣布弃权,毅然离开,转投到了天机阁门下。
  摘星学院的诸位应届考生都默默松了一口气,任谁被一个小丫头压在头顶都会不舒服吧?
  众位摘星学院的考官却是有些惋惜,这姑娘若是进来,指不定他们摘星学院将会出神都第一个女将军,名头或许可以与当年的第一女官相媲美。
  就连陛下知道后也叹了一句:可惜。
  不过好在,一年之后,摘星学院中有一个叫云飞松的人脱颖而出,虽然平时课业上的才学并不是最显眼的,但每次发下去的任务他是完成最为出色的,这也算是弥补了当年的遗憾。
  就这样又过了三年,如今的神都都只知道摘星学院的军事奇才云飞松,已然无人知晓当初若昙花一现的女子秋梦。
  而这三年中,秋梦入了天机阁,虽然修为也不俗,但是却没有发挥出她原本的才干,所以一直是众学子中毫不起眼的一个。
  这天傍晚,在花海的凉亭中,秋梦等待许多,终于见到了姗姗来迟前来赴约的云飞松。
  “你找我何事?”云飞松踏进凉亭,语气有些凉薄。
  “我……”秋梦看到云飞松的脸色,原本的喜悦退去,有些不安地顿了顿,才说道,“我只是有些想你了,想见见你。”
  “我不是说过了,没事的时候我们最好不要随意见面吗?”云飞松原本的凉薄变成了不满。
  “……”秋梦神色低落有些伤心地低下了头。
  云飞松见状也发觉自己可能语气有些过了,毕竟以后有许多事情都还要靠眼前人,这才收了不满哄道:“你也知道我现在深受学院和陛下器重,许多事情都要我去处理才行的。”
  “我明白。”秋梦点点头应着,心里却已难过。
  开始的时候明明不是这样的,她为他放弃了摘星学院,跑到不见天日的天机阁,只因为当初他说他想出人头地,然后风风光光地带她回家提亲。
  于是这些年来,每次他出任务的时候,都是她在一旁为他出谋划策,并用自己所学,为他探听消息,扫除障碍。最开始的时候他会抱着她在她耳边跟她说着以后的生活,可是随着他声名鹊起,对自己也越来越冷淡,这让她难过又惶恐。
  那晚的约会时间很短,几乎是不欢而散。
  秋梦一直在想他们为什么会变成了这样,直到有一天,她潜藏行踪查探消息时看到了云飞松和南溪斋的大师姐两人有说有笑言语间异常亲昵,她才恍然大悟。
  伤心难过的秋梦并没有去找云飞松质问,事实已成定局,再怎么哭闹都没用。
  她只是不再为云飞松提供消息,也不再刻意隐藏自己的能力。
  不久前奉天机老人之名潜入魔族打探消息的她,不仅将消息探到,还写了非常详细的应对之法,借由天机老人的手,呈递给了陛下,受到陛下的青睐与肯定,之后协助教宗一举破了魔族奸计。
  自此,沉寂了几近五年的军事天才秋梦重新出现在了人们的视线里,熟知当年之事的人们只能感慨一句,当年的人又回来了。
  一身黑衣的秋梦此时站在皇宫的台阶上,面容冷峻嘴角却含着笑,俯瞰着皇宫,有人从身边走过都要对她行一礼,她似乎已经是功成名就,成了人人羡慕的人上人。
  可是这些对于秋梦来说,并不觉得欣喜,因为她知道,她丢了最重要的东西,再也找不回来了。
浏览30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