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再见,那是我们的泪点

2018.04.23

导语如果说这个世界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那大概便是回忆吧……

终有一日,我们该明白,人生不只有相聚,还有分离。

如果说这个世界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那大概便是回忆吧。

思浓那个时候问余温“我如果留你,你会不会留下来?”

余温说“现实就是用来妥协的”。

那是余温和思浓的第一次见面,也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

在我和余温聊天的过程中,余温对我说“如果我再小几岁,或许我会不求结果,不求同行,只想好好爱他一次”。

我能体会到余温的无奈,年龄或许真的是一个很大的障碍,尤其是对女人而言。

有人曾说“若爱的话,怎么会计较那么多,真的爱是不受这些原因影响的”。

话是这样说没错,可是我想说这话的人,一定还很年轻,很青春,充满了活力,有义无反顾的勇气和重新开始的时间。

余温回家之后选择了退婚,余温是这样说的“我无法心里装着别人,然后和另外一个人结婚”。

那个时候的余温压力很大,毕竟在这个世俗的社会,退婚不是很光荣的事情。

即使压力那么大,余温却再也没有找过思浓,好像国画的留白,断在那里刚刚好,也是最完美的。

思浓是余温的师兄。

那个时候刚合区,余温去了师父的帮会,师父说“余温,帮会里都是你的师兄,师姐”。

师父说完这句话,思浓第一个开口,唤了余温“师妹”。

也许因为只有思浓一个人唤了余温师妹,余温只认思浓这一个师兄。

余温每次睡觉之前都会在帮会聊天,而思浓睡得比较晚,久而久之两人便渐渐地熟悉了。

某一次余温有些游戏的东西不懂,思浓说他知道,就那样两人加了微信,渐渐地聊得就比较多了,虽然很多话题都是关于游戏的。

余温在任务结束后,习惯性地出去吃夜宵。

有一次思浓找余温的时候得知她在外面,便要余温的电话,他对余温说“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太危险了”。

余温犹豫了很久,思浓一直坚持说“女孩子在外面不安全”。

就那样,余温把手机号给了思浓。

电话里面,思浓问余温“师妹,男朋友怎么不陪着你?”

余温说“大概是因为该结婚,所以要结婚了,男朋友也只是合适吧。所以他对我其实……”

思浓打断了余温的话,他说“师妹,不然别结婚了吧,如果不是因为爱情”。

余温那个时候只是笑笑,毕竟现实就是用来妥协的。

思浓和余温的联系越来越密切,感情也越来越好。

每次思浓都会说“师妹,不然别结婚了吧”。

余温每次都是沉默不语。

思浓曾经对余温说“师妹,十月份我去找你吧”。

余温思考了很久,才开口说道“那个时候我差不多就结婚了”。

思浓说“师妹,不然别结婚了,我娶你,你相信我,把户口本准备好”。

余温还是沉默了。

八月份的时候,余温到思浓附近的城市出差。

不知道为什么,余温很想见思浓一面,于是就那样,毫无征兆,也毫无准备的两个人见面了。

见面之后的两个人很合拍,年龄差并不是那么明显,也不存在任何代沟。

那个时候思浓对余温坦诚了一段感情,最后思浓说“我一直再等一个人,我一直等在这里。我想等她需要的时候,第一时间冲到她身边,对她说我在,可是我错过了”。

思浓说的时候很伤感,可是他却很认真地问余温“我不想再错过一次了,如果我留你,你会不会留下来”。

余温看着思浓,内心痛苦异常,脸上却面无表情,一脸平静地说“你知道吗?现实是用来妥协的”。

就那样,余温走了,一个人默默地离开了。

在机场大厅的时候,余温望着那个大门,她是多么想再见思浓一面,可是她知道不可能。

余温给思浓打电话,她对余温说“我走了,你珍重”。

思浓说“真的不能留下吗?”

余温拒绝了思浓。

思浓说“那么再见”。

余温说“别说再见,我们也不要再见,那是我们的泪点”。

回去之后的余温退婚了。

她的婚礼定在十月二号,可是她选择了离开。

那天她问我是不是做错了。

我想,也许吧,毕竟条件合适,家境相当,也适合结婚,除了没有爱情,真的很完美。

但是我懂余温的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将就一辈子,却又不得不低头,内心的挣扎,家人的压力,现实的压迫,让她那羸弱的肩膀、脆弱的心脏,负担过重,却又不得不强撑着支撑着。

有人疯狂地追求你,有人对你体贴入微,有人喜欢你却从未开口。只是无论你多么感动,多么开心,却依旧不愿意在一起。

可是有那么一个人,只说了一句话,见了一次面,你就决定要一辈子在一起。

原来感情真的没有先来后到,有的人第一次出现,便注定了结果。

其实,像我们这种人,真的不是单身,我们只是在等人。虽然我们也不知道那个人什么时候会来,或者说他会不会来,但是我们还是觉得,那个人值得我们去等。

其实那天思浓还有后半句话没说,她想说“现实是用来妥协的,而我已经争不过命运了”。

那天打电话的时候思浓哭了,他也试着最后挽留过,可是余温还是拒绝了,因为余温只有开始的力气,却没有继续下去的勇气。

也许这是这个年纪的通病吧,不甘心却又不得不妥协,渴望爱情却又拒绝接受爱情。

余温最后告诉我,她留在游戏,这样可以每天看到思浓,即使两人之间再无联系,能看到也满足了。

我想对余温说“既然已经退婚了,那就试着和思浓开始试试吧,四岁的年纪差也不是很大,也许这个人就是对的人呢”。

别说再见了,我们也不要再见,那是我们的泪点,而我不想流泪。

浏览219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