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辰劫》第十一章:逍遥门子铭现身

2018.04.26

导语《生辰劫》第十一章:逍遥门子铭现身

  到了晚上白鹭醒来,他先是听了听外面打更的声音还在亥时还不算太晚,又看看昏暗的烛光下慕白在一旁鼾声起伏。桌子上的盘子里装着几个清明果,虽未到清明外面已经开始卖青团了啊。
  一想到近日来如此多的事情发生不免心中有些烦躁,他抓起青团也顾不得细嚼慢咽两口吞咽就着凉水吃了四个,等不再觉得腹中空空他换上夜行紧身衣便推醒慕白。
  “还睡?起来,可以准备一下出发了!”
  “嗯?现在出发是嘛?”慕白揉揉眼睛起身,等他缓过神来想到白天说过要去会一会子铭就立刻来了精神,“老大,那我们去哪里?城外?还是别的青楼?”
  “去青楼做什么?难不成因为炙肉还没请良心过意不去,所以打算请我喝一顿酒么?”叶白鹭把双剑佩在自己腰后笑着打趣,仿佛方才自己一人并未曾有过什么烦恼一般。
  “别啊,老大!我的月俸才多少钱,你这不是要我接下来的日子吃糠咽菜的。”慕白一听要自己请客喝酒还是在青楼这样的地方差点吓得手里朴刀到掉了,“那我们到底去哪呢?”
  “大宝姑娘的尸体现在停放在哪里?”叶白鹭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将黑色的披风丢在慕白脸上。
  “自然是停放在义庄,案子还没有正式结案又没有人给她入殓......你是说我们去......”
  “没错,子铭很可能会在今晚去义庄取回大宝姑娘的尸体。毕竟长歌门人出现很可能会前去认领下葬,而事情发生这么些天了他一直没有现身.......最心爱的女人因为自己而死,如果他真的是情深之人一定会出现的。”
  叶白鹭说完打开房门一跃飞上屋檐向着义庄方向踏风而去,慕白将一个黑布包裹的长形之物放在背上紧跟其后。半个时辰后,两人到了义庄在一边的小巷子里贴墙停住。
  “怎么样,现在我们就进去嘛?”
  “不着急,现在进去万一被他发现了就麻烦了。如果真的会来等他出来,我们再出手拿下。”
  叶白鹭小心翼翼的看着周围低声说,夜月晦暗乌云缓缓飘动。
  让慕白安静下来后,两人就这样屏声静气躲在暗处集中精神盯着亦庄。到了子时一个身影翻进亦庄,慕白赶紧拍了一下白鹭,后者示意他稍安勿躁。过了一会,人影开门从亦庄出来,隐约可见背上捆着什么用白布蒙住,想来是大宝姑娘的尸首。
  叶白鹭和慕白运起轻功飞身落下,截住他前后去路大声道:“来人可是逍遥门的子铭!盗取死者尸体可是大罪!”
  “哼!”那背着大宝姑娘尸首的人也不接话只是从身上抖出一根铁管在手中转上一圈变成长枪,见其所用奇特长枪兵器他的身份想来是这几日苦寻的子铭无疑。
  叶白鹭知道多说无益索性从腰间抽出轻剑扬起划去,左手轻剑破风被子铭用长枪挡住撇到一边,白鹭也不惊奇右手抬起重剑横砍他的腰间。子铭双手握住长枪一个旋转荡开阵脚,两人比拼上数十招。此时慕白将后背上的黑布扯开露出一副古琴横在自己大腿上弹起琴音,顿时叶白鹭感觉自己体内运气更加顺畅,出剑一次比一次猛烈;反观子铭行枪开始动作有些呆滞,皱着眉头抵挡着剑招。
  子铭突然一声低吼手握住枪兵极力刺来,叶白鹭忙抬轻剑挡住不想对方后劲十足再次探来,提重剑再挡住一路攻击他认出此招是逍遥门枪技七探蛇盘大叫道:“慕白,小心!”
  声落光影起,子铭一脚踢在重剑上返身刺向慕白,听到了提醒又见长枪破空刺向古琴的慕白双手用力拉紧琴弦用内力筑起一道气墙。
  见子铭长枪就要破开慕白的气墙,叶白鹭用力一踏地面飞身跃起举起刀向他的头顶砍去,势必要逼其反身格挡。
  “给我放手!......看剑!”叶白鹭大叫一声想提醒对方自己的攻势让他收手却发现其无动于衷,白鹭怒骂一句强行转换真气扭身将重剑收回改用轻剑划去。锋利的剑刃从子铭的胸前划过,剑刃破衣飞血,传递而来的是割破皮肉特有的触感。
  当叶白鹭摔倒在地的瞬间,子铭也松开了手中的长枪倒在了地上。在地上趴着调整体内真气的白鹭只听慕白叫着自己,强忍疼痛起身的他跑去一看却见子铭嘴里流血气息微弱眼看就要不行了。
  “我......什么时候武功这么高了!?你别死啊,大兄弟!你告诉我,你是子铭吧?”
浏览78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