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风波第一章:阵前对战识手足,昔日笑谈转头空

2018.05.08

导语炎火城秦飞笛率军压境,轩辕城守将苏清绝迎敌,战场对决只是方知对方乃自己的结拜兄弟。

  在战事最为焦灼之地,但闻一声清冽的战马长厮声,一骑白马破开征战的众人,朝前一跃而起,而白马背上,端坐着一个银甲长枪的男子,长发烈烈随风微动。就在马蹄落地之际,马上的男子手转长枪,一招穿云刺夹着凌冽的攻势朝前刺去!
  “当——”的一声巨响,金属碰撞的声音带着嗡嗡的尾音,让周围的士兵不自觉想要去捂住自己的耳朵,骑在马背上的龙将苏清绝一击不中下收回了手,轻轻活动了一下手腕,缓解一击之下收到的震力,双眼抬起看向眼前手持宽刀的战士,一身铠甲已是浴血,却仍能看出铠甲的精细与名贵。就是这个人,冲杀在阵线之前,以一人之力,为身后的千军万马开路。
  苏清绝眼神中有着赞赏,但更多的却是警惕,等到看向此人面容时,却变得错愕,虽然他知道在这风起云涌的战场上有这样的愣神是要命的大忌,却依然不能控制自己。


  就在这个空隙,对面之人一跃而起,手中大刀却灵活地转了一个弧度,朝他砍来,苏清绝本能地举起长枪格挡,一击之下。两人贴得几近,近到苏清绝可以完全看清来人的眉眼神色,还是那般神采飞扬,眼中有烈焰灼烧。
  “秦兄?”苏清绝不自觉喊出声,细微的声音转瞬淹没在战场上。
  “清绝?!”正厮杀得酣畅的秦飞笛此时才认出马背上的人是自己以前的结拜兄弟,错愕之际,攻势便缓了一缓,但却也只有一瞬,下一刻,秦飞笛脸上出现了张扬而开怀的笑意,提刀便又是一招撩空斩。
  “刚刚我还在想,究竟是谁有如此本事能阻我脚步,没想到,原来是你。哈哈哈……”秦飞笛一边笑得肆意,一边攻势不减,“以前就想与你一战,你始终不肯,这回,你可没法推脱了吧!”
  苏清绝扫抢格挡,心中不觉苦笑,这人,真是一点没变,如此境遇下,居然还想着切磋。但又一想,不如此还能如何呢?
  想通之后苏清绝招式也凌厉了起来,两人竟是越战越酣。
  一道急促而沉闷的号角声从远处传来,战意正浓的秦飞笛听到后身形微微一顿,借着一击之力后跃退开,嘴里骂了句:“他奶奶的!这时候居然让退兵!”


  “你我日后再战!”秦飞笛扬声对苏清绝喊道,语调一如既往的飞扬跋扈,听到两军将士耳中便是十成十的挑衅。
  秦飞笛说完便领着众人退走,夜色下的战场满目苍夷,苏清绝看着这样尸骨累累的炎塔阵,闭上了双眼,掩下了眼中的挣扎与痛惜。
  回到大营,苏清绝却是彻夜未眠,迎风而立的他望向天边,心中尽是苦涩。
  五年前,他还是一个孑然一身的闲散游人,这天游历到轩辕主城,看到了通天塔,想着手中没有什么趁手的兵刃,便想去闯一闯,得些材料去。
  而在通天塔前,苏清绝碰到了秦飞笛。
  两人都是抱着同样的目的,互看一眼后很是默契地站到了一起。
  “合作?”苏清绝伸出了手问。
  “合作!”秦飞笛将手伸出,握住了苏清绝的手。
  于是两人一人拿刀一人拿枪,带着秦飞笛的手下,一起进了通天塔。
  通天塔内危险重重,塔内都是些危险的神兽,一不小心便会成为他们口中的食物。但好在两人配合默契,带着那个没有什么武力的手下,一路向塔顶攻去。


  从塔内出来,苏清绝和秦飞笛都多少有些许受伤,但因为两人的互相帮忙,都不算严重。苏清绝将几样秦飞笛可能用得着的材料给了他,秦飞笛也不推辞,接过后却道:“我看你为人不错,武功也不俗,相见既是缘分,不如我们结为兄弟,笑傲山海如何?”
  “甚好。”苏清绝在塔内与他并肩而战时便觉得此人虽有些鲁莽,却是极重情义,也起了结交之心,当下便答应了。
  那之后的几天,他们一起去了许多地方,闯了七杀阵、进了逆世境,一时间,在整个轩辕城里风头无二,甚至在酒楼说书人口中都有了他们潇洒矫健的身姿。
  黎明前总是格外黑暗,冷风夹着战场的血腥气吹过苏清绝耳畔,让他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回忆起那时的潇洒肆意,去留随心,苏清绝心头惆怅挥之不去,谁能料到,那时一别,重逢时竟是兵戎相见。
  “启禀将军,有信件呈递。”一个小将领垂首将一纸信笺递过来。
  苏清绝接过,打开后发现上面只有两个字:“议和。”
  一时间,苏清绝不知自己是何感想。
浏览33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