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峡谷同人局】百里玄策无羁亦无家,易燃易爆炸

2018.06.02

导语青春期的小狼崽子遇到魔种差点翻车的故事。

 
  铠结束调查回到住处的时候,屋里已经横了个毛毛躁躁的人影。百里玄策四仰八叉地躺在屋角的厚棉絮上睡得正酣,满头扎眼的红毛乱七八糟地翘着还沾了一层黄扑扑的沙尘,大敞着的衣领里头一片结实的小胸脯徐缓地一起一伏,张开的嘴角沾着血迹。男人眼皮跳了跳,按按额头上前去俯身欲将东一只西一只丢在地上的飞镰捡起,不料手指刚碰到铁链,孩子就猛一睁眼大喝一声,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夺过双镰直冲着他的颈子扼去。
  “铮!”
  金属剧烈撞击的声音。本能性剑眉倒竖的狼崽迎着森寒的剑光定睛一看眼前来人,立马飞快地“咿”了一声将飞镰收回,男人遂也将剑入鞘。少年挠挠乱七八糟的头毛,半天嗫嚅出一句:
  “……师父你回来啦,我都不知道。”
  “又去打马贼了?”男人没应他,淡然踅身过去将刚拖回来的野物拔剑破开架在火上。少年瞬间就来了劲,凑到跟前去抽了抽鼻子嚣张非常地一翘尾巴:
  “是!有一伙劫道的特别不幸被我碰到,是飞镰不长眼——一不小心把他们都变成渣了,嘿。就是中间有一个会机关的,好险没防住……”
  “……”
 
 
  火上的野猪连皮带肉被考得滋啦作响,沉默的男人和滔滔不绝的男孩相对而坐在简陋的棚屋里,外面天色一倏忽儿地就暗了。百里玄策和这个他单方面称作“师父”的男人的日常一直如此,他像只被捡回来放养的狼崽,平日在茫茫戈壁无边无际地自封地头蛇以四处劫富济贫除暴安良为己任,打够了疯够了就回来糊弄糊弄吃穿酣睡到天明。男人总是在调查着什么从不愿意开口告诉他的事,不声不响一出门就是风尘仆仆十天半月,既不知何时会回来,也不知道会不会回来。玄策想他自己心里应该是有准备被铠丢在这地方的,但是每次这样实在地看到男人归来,都会说不出地松口气。独自生活的日子里他下手总是比平时更狠更暴躁,不过他自诩之为男子汉的尊严。
  男人吃罢晚饭后就若有所思地翻翻手里的文书睡下了,徒留酣睡大半个白天的少年坐在自己尾巴上拄着飞镰对着窗口投进来的月光发呆。小时候他也有这种睡不着的夜晚,因为噩梦的侵扰浑身的毛都炸起来瑟瑟发抖地蜷在墙角不愿入睡,不过那会儿总会有个人坐在他旁边,一遍一遍耐心对他说没事了哦没事了,一双略大于他的手掌在他后背一下一下顺着,长夜总是能安然度过。不过现如今……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撞破了他脑海里逐渐明晰的那个白色身影,玄策的狼耳朵一瞬间支棱起来,肾上腺素剧烈喷发的感觉不断提醒着,有什么正在接近这间小得本应可以忽略的棚屋。扭头看屋子另一端的男人睡得正酣,他便提了飞镰悄然无声地靠近门口,那里因为门板常年破败而有个刚够视线通过的缝隙。少年的瞳孔接近了门板,逐渐贴在那漏风的缝隙,然后突地整个人缩了回来。
  门缝的对面是一只近在咫尺的眼睛,纹路甚至里面的青筋都清晰可见,冒着魔种特有的诡谲绿光,视线和他对了个正着。
  他深吸一口气捏紧飞镰的握柄,转头看了一眼安然卧着的铠,按捺住狂跳的心脏轻轻跃上墙边的木箱,从棚屋的上方纵身跳出,身体露出室外的一瞬间将飞镰猛地甩向门口的黑影。
  “飞镰不长眼,给我速速滚开!”
  “……百里守约……”
  孰料那陌生的人影竟从喉咙里发出了个让他恍若雷劈般怔住的音节。正欲抡起链条的手臂停在了半空,而就是那一瞬间从阴影中迸射出一连串带着焦糊味儿的火花,枪响过后少年便整个人一仄歪,左臂像断枝般垂了下去,镰刀当啷插进地里。那人影属于眼睛的部分窜着骇人的绿光,直勾勾盯着他瞳孔急剧缩小的双眼,仿佛来自地狱深处的沙哑声音拼出一个一个让百里玄策近乎发狂的字眼:
  “野狼……孤儿……不想死就……退开……”
  不知是哪个字眼触动了狼崽子敏感的神经,他猛地爆出一连串不属于人类的嘶吼,右脚使劲一蹬地拖着痛得麻痹了的半边身子单手抡起双镰向那正体不明的魔种狂奔而去:
  “你他妈到底……”
  “轰——”
  眼前一片灼烈的白光闪过,飞镰再次扎进了坚硬的石头里。百里玄策抬头,看见高大的男人背影挡在他身前,剑锋爆出一阵炫丽的火光,旋即对面一声尸体落地的闷响。铠侧过半边脸,一侧狭长冷淡的眼俯视着他:
  “怎么,想家到连篡人内心的魔种都不认得了?”
  “……啊……”
  他想起来了,自己刚被这个男人捡回来的那段日子,男人还愿意教他些常识的时候,文字密密麻麻的那书卷上曾有过这种东西——无意义地复读对方脑海里最能引起波动的信息,藉此来造成精神伤害的魔物。
  的确,因为不吉而一次一次被抛却的自己,此时怎么竟然还有想家这种柔软得不像自己的感情。
  手臂还在滴着血的狼崽子扭头舔了一口伤处的腥甜,抬起头来正迎上那森冷的目光:
  “师父你忘了,我没家的啊。”
      ——“只是一个不小心被点着了而已啦。”
  
  
  作者:Ibara
 
浏览439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