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峡谷同人局】冬至到,阿轲决定休息一天

2018.06.05

导语就算所有人离阿轲而去,但信念勿忘……

 
  荆轲刺秦的故事在大陆里传开了。
  只是世人们并不知道,荆轲只是一个代号,当上一任荆轲死掉的时候,就会有另一个荆轲替死去的前者补上这个位置,而到了阿轲这里,能担得起“荆轲”这一代号的,只剩下她一人而已。
  一次刺秦未果并不能让阿轲放弃。
  身为一个刺客,最重要的就是将目标一击毙命,如果没能成功暗杀,那便要使出浑身解数逃脱,来准备下一次的袭击。
  不断刺杀,不断重复,不断完成任务,直到任务失败,她死掉的那一刻为之。
  在阿轲的哥哥死掉之后,阿轲有很长一段时间陷入了疯狂之中,她毫不迟疑的拿起短刀去刺杀秦王,只是一时失策,险些将命留在了那里。一名乐师趁着混乱将她从宫殿里救了出来,之后陪伴了她许久,直到她彻底恢复,记忆,实力,全部都恢复如初后才兴奋到颤抖着说出了刺秦的计划。
  刺秦?
  从那一刻起,阿轲的生命里就只剩下这一个目标了。
  刺秦。
  这两个字深深的刻在了阿轲的脑海里,甚至左右了她的思维,成为了她活着的唯一目标。
  除了刺秦,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还该做什么。
  只是有了上次险些遇害的事迹,秦王平日里更加谨慎,阿轲费尽心思也没能再伤他分毫。她和那个名为高渐离的乐师一起努力了许久,得到的结果却依旧令人失望,乐师开始怀疑,质疑阿轲的实力。阿轲没有反驳,她不知该如何反驳。
 
 
  在一个下着雪的夜晚,高渐离离开了。
  他是在深夜离开的,动作很轻的收拾行李,慢慢披上大衣,最后悄悄的推开门,离开了。
  在门被关上的那一瞬间,阿轲睁开了眼睛。
  身为一个刺客,她怎么可能连高渐离的离开都不知道?只是她懒得去挽留,也没必要去挽留。
  该离开的人,再怎么挽留也是没用的,就像哥哥一样。
  等到院子的门响了一声,院子里彻底安静了下来,阿轲才掀开被子翻身下床,推开了木质的房门。做工粗糙的房门发出刺耳的声响。
  门外不知何时飘起了雪花,白色的细碎雪花像是没有重量似的,一点也不着急的慢慢向下飘落,落在了坚硬的地面上,很快便化成了水。
  好冷。
  阿轲紧了紧身上的大衣,站在门口愣了好一会后才转身回到房间里,门一关上,呼啸的寒风便被挡在了房间外面,阿轲身上的温度逐渐回暖,她取出厚实的衣物套上,然后摸着黑给自己倒了杯茶,坐在桌边有一下没一下的抿着,一点点的,不紧不慢的。
  直到天色渐渐亮了起来,阿轲手中的茶也添了四五次,她才终于放下了手里的茶杯,长长的出了口气。
  他走了。
  唯一一个认识自己的人,也走了。
  阿轲并不觉得悲伤,她已经太久没感受过悲伤的滋味了。
  哪怕哥哥去世,她所感受到的也只有愤怒,不甘,憎恨,绝望。
  唯独没有悲伤。
  窗外的天渐渐亮了,阿轲简单收拾了一下,带着轻软衣物和细碎钱财离开了这个房间,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
  街道上到处都是浓浓的面香,里面还夹杂着些香油或老醋这之类的调料味道。
  阿轲的视线从路边那几个捧着大碗大口吃着饺子的大汉身上扫过,又看了一眼周围那些裹得严严实实的,手里还拎着食材的人们,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今天居然已经是冬至了。
  雪还在下,有些雪花落在了阿轲的肩膀上,发丝上,她没有拂去,而是愣在原地站了许久,直到旁边的人都向她投来奇怪的视线的时候才长舒口气回过神来,伸手从衣兜里掏出了些碎银,走到旁边的小摊那里把碎银递给老板,声音清冷开口:“一碗饺子,谢谢。”
  “哎,哎……”那老板大概是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人,愣了一会后才红着脸接过阿轲手中的碎银,慌慌张张的捞了些饺子放在大碗里,又盛上了满满的面汤,最后撒了下葱花当做点缀后,才涨红着脸把饺子端到阿轲面前的桌上放下,匆匆说了一句慢用之后便像是看见了什么洪荒猛兽一样逃开了。
  阿轲也并未在意,只是从旁边的筷笼里取出一双看上去还算干净的筷子,夹起一个饱满的饺子轻轻吹了吹上面的热气,然后张嘴咬了一口。
  老板的手艺确实不错,里面的馅料和外面包裹的饺皮口感都很棒,阿轲又咬了一口饺子,垂下眸子难得的放松了下来。
  今天冬至,那就,给自己放个假吧……
  
  
  作者:苏夜
 
浏览571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