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峡谷同人局】苏烈守护长城的信念竟影响了李白

2018.06.08

导语李白被押到了长城最后,苏烈竟然影响了一个这样放荡不羁的人。

 
  “干!”李白把酒递到了苏烈面前,把酒碗对着苏烈的饭碗重重的撞了一下,苏烈面无表情的看着李白,心中很是无语:“干什么干,刚早上啊,你现在就开始喝。等会木兰来了你就等着哭吧。”苏烈这样絮絮叨叨的对着李白说着。
  李白是被狄仁杰压过来的,根据狄仁杰的原话就是给花木兰绑回来了一个免费兵力,美名其曰补充一下守卫军的兵力。花木兰也欣欣然的接受了狄仁杰提供的兵力,并且顺手把李白扔给了苏烈:“苏兄你是守卫军里面最老道的,听说你和李白还认识,似乎是旧友?这个人就给了,记得好好教他啊!”花木兰微笑着对着苏烈说着。
  苏烈只能木楞的点了点头:“哦哦哦,好,好吧……”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苏烈就这样接过了让李白融入军营生活的艰巨任务。从李白各种的日常表现,比如:
  在与百里玄策聚众斗殴,抢百里守约做饭的材料,以及偷走铠的铠甲自娱自乐还有整日醉酒的恶劣行为之下。花木兰和苏烈都能真切的感觉到狄仁杰这次送过来的根本不是一个帮忙的,而是一个帮倒忙的!花木兰很无奈但是守卫军的事情本来就多。
  于是花木兰就这样对着苏烈说着:“你们两个可是都是长安来的,你带着他!他要是有什么做的不好的事情,我就找你!”最后的结果就是苏烈每天的都带着李白想尽办法让他融入军营之中。
  但是李白是一个游侠,让他融入一个有序军营,凭什么?苏烈也知道,李白缺失的是守护这里的信念,这个信念很重要,必不可少。在长城守护的这几天,李白也承认守卫军确实守护了西域的安定,所以他没有离开这里。流浪习惯了的人忽然有了一个能停留的地方,感到了新奇。
  新奇究竟能不能让李白安稳停在长城,谁也不知道。不过看出李白在军营过的也很潇洒……
 
 
  苏烈看着这个喝酒的大包袱,就气不打一处来。李白和苏烈确实认识而且两个人还是旧友,但是自从苏烈来到了长城就与李白分道扬镳了,这几年苏烈也不知道李白究竟经历了什么,他不清楚。不过现在苏烈是感觉李白是废了。
  看着这个早上就已经喝醉了的人,苏烈只能庆幸花木兰不在这里不然自己又要被花木兰拖出去谈话……
  苏烈这样想着擦着头上的汗,一把抢走了李白的酒碗:“别喝了,你这样的守卫军我们要也没有什么,好歹跟着我们一起练习一下吧。”
  酒被抢走的李白很是不满,他对着苏烈大声的喊着:“你们又不让我上战场!有什么资格评价我没有用,如果真的想让我发挥作用,就不应该让我在这个小破军营里面浪费时间,让我上战场啊!士兵的贡献不是在训练之中显示出来的,而是在战场上显示出来的,你不会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吧!”
  李白不满的对着苏烈嘟囔着,苏烈静静的听着李白抱怨,心中想着,能不能出不去又不是自己说了算,而是花木兰说的算啊。
  然而这个时候花木兰已经站在了李白的身边:“你这样的哪怕有高超的武道上场也没有什么用,战场才不是一个人的表演。”花木兰说的时候眼神变得略微有点阴沉,手直接砸在了李白的手上,结果还没有砸到他身上就被李白躲了过去,花木兰手就这样砸在了李白的残影之上。
  “哈哈哈哈!”躲开了花木兰的攻击李白开心的笑了起来。但是花木兰并没有被李白的嘲笑声影响情绪,她平静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刀剑,扭头看着苏烈。
  “今天我们听从上面的安排,要去峡谷那边进行探索。你和李白守城,我,百里守约,百里玄策和铠出去。”苏烈认真的点了点头“好,你就放心吧,万事小心行事。”而李白已经睡着了,甚至还打了个呼噜。
  花木兰深深的看了眼苏烈:“辛苦了。”苏烈无奈的摆了摆手,有点失落的自言自语着:“曾经的你明明不是这样的,你当年……”苏烈回忆着过去,至少在自己离开长安的时候,李白还是众人口中的剑仙。他滴酒不沾在众人的口中就像一个神一般的存在,他向世人证明了人有时候并不需要依靠魔道之类的东西就可以成为一个英雄。
  苏烈惆怅的看着这个在熟睡的人,长城的守护并不是只阻挡外面的刀剑,还有的就是长城军营内部的安全,毕竟这里可是很重要的粮库,是很大的储备站。不让这里被人入侵其实也是一个很重的工作。
  “哎……又有一堆东西要收拾。”苏烈自言自语的说着收拾着桌子上的碗筷,向着洗漱的房间走去。别的守卫军都被分配了别的任务都出城了。整个军营就只剩下来他和李白两个人,到了正午李白酒醒了,四处寻找着苏烈。李白走了过去问:“苏烈兄在看什么?家和远方吗?”苏烈沉默了一会,慢慢的说着:“不,我没有看家,我在看的就是这里,这长城之绊的景象而已。”李白见苏烈看的是这样的认真也不聒噪了,安安静静的和苏烈看着远处的景象和长城之外的江山。
  艳阳高照,天蓝的像一块巨大的宝石一般,下面是停停走走的商客,人们的叫卖声不绝于耳。苏烈在一旁静静的凝望着。李白也被这样的场景所吸引了,苏烈只是慢吞吞地说着:“很美吧,这就是我们长城守卫军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守护这边境的和平就是我们的意义,我不知道你过去经历了什么,也不知道我走后你经历了什么……但是你现在是长城守卫军的一员,每一个来这里的守卫军哪怕畏惧过退缩过。可是,他们心中的信念和我是相差无几的,都会想要守护边疆的和平。你如果没有那就早点离开就好了,狄大人把你送过来我们也有办法把你送回去。”
  苏烈语速很慢也很清晰。李白沉默了他失神的看着远方,苏烈叹了口气,走开了:“我嘴拙,很多东西我是讲不清的,所以我也只能和你说这些了。”
  苏烈转身正要走,结果却有一个黑影向着长城的墙壁爬了上来,原本热闹的集市之上传出了妇人撕心裂肺的尖叫声,苏烈顺势就把那个黑色的东西从长城的墙壁推了下去,张口正打算喊李白过来,结果李白冲进了集市之中。
  整个长城之上瞬间就剩下了苏烈一人。而另一边,李白再集市之中正在和一个魔种厮杀着,确保着集市之上的商人和旅人撤离这里。
  魔种们似乎是提前知道了这样的情况一样,李白刚在长城之上消失,就已经有七八个魔种开始攀爬长城。
  苏烈手上并没有武器,刚才在长城之上只是一时放松,忽然七八个魔种攻城,眉头微微的皱了皱:“计划好的吗?不过……”苏烈几拳直接砸在了刚爬上来的魔种的脸上。
  被打的魔种像一个破败的风筝一样直接从长城下飘落了下来,随着城墙之下咔嚓的一声脆响,这个刚爬上来的魔种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
  苏烈站直紧盯着还在爬的魔种,不间断的一直攻击着,慢慢的苏烈感觉自己体力好像跟不上了,李白还在和集市的魔种交缠着。慢慢的李白发觉到了不对,自己好像在被这个魔种引诱着正在远离长城边。
  “遭了!”反应过来究竟怎么回事的李白提着剑就向着长城奔去,苏烈正在拼死守护着长城上的一切,但是一个人的力量总是有限的,在苏烈没有看见的地方,一个魔种已经悄然而至,苏烈却没有发觉到这个魔种的来到。
  李白已经将近跑到长城之下,看见正打算攻击苏烈的魔种不由的更急了,一连腕了好几个剑花企图加快脚步,但是却已经迟了。
  魔种的刀剑直接直直的砍在了苏烈的身上,红色的血从苏烈的手边流出,染红的刚来的李白的双眼,这是自己的失误所造成的,因为自己的自大,如果他一开始听苏烈的命令商量对策的话,或许苏烈就不会受伤。
  一切都还不晚,李白咬了咬牙想着,拿出了自己的刀剑。苏烈忍着疼痛看着眼前的一切,李白的周身是倒下的魔种,他的眼神也不变得清明了起来,剑在光影在长城之下闪烁着。
  苏烈看着,嘴角微微的扬了起来,趁着李白攻击的空档他终于有时间去拿自己的武器,苏烈快步的避开了攻击的魔种,拿起军营内自己的武器,巨柱对着攻城的魔种挥舞着。
  一阵横扫,带着李白凛冽的攻击终于把攻击的魔种吓得胆怯了。看着死在长城之下的自己的同族,魔种们嘶吼着退去了,李白喘着气,扭过头想要对苏烈说些什么:“喂!”但是苏烈却倒在了地上,毕竟刚才那种攻击造成的手上可不是小伤。
  李白惊恐的把苏烈扶了起来:“抱歉……”一向好面子的李白艰难的对着苏烈道着歉。
  第二天花木兰他们回来的时候,就看了令自己目瞪口呆的景象,“李,李白在打水,李白竟然听话的在做训练。”他们吃惊的想要问着苏烈怎么了,已经被李白包扎的像个粽子一样的苏烈只是咧嘴笑了笑……
  什么让李白留了下来?
  或许是找到了守护长城和平的决心,又或许只是单纯的想要帮助一个故人,又或许两者皆有,谁知道呢?因为现在这个完成了自己练习的人已经偷偷的打开了酒葫芦……
  
  作者:巫坤
浏览1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