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树洞,记录在剑侠的两年时光(九)

2018.07.10

导语江湖再见了,人生还未完待续。

本文由玩家 予心无忧 投稿提供。

王者有一个帝都帮的群,加上我九个人。
我开始有了自己新的圈子,当然柿子和饼子她们还在,我是说我们在帝都的这一帮人联系多了起来。
三个八零后的大叔,香蕉、多奇和大师他们每天都带着我一起通宵挂机,我升级越来越快,偶尔香蕉还是会提到故辰,我一笑而过,一边骂他总喜欢揭我伤疤,一边想着自己也没有那么在意了吧。
那段时间其实是另一种快乐,他们三个都是地道的北京人儿,又认识了很多年,本来就是一起来玩这个游戏的,我就每天看着他们操着一口北京腔在那互损,常常被逗得乐不可支。
我开始慢慢让自己不去想故辰了。
我听着多奇叔说,你看我们三个汉子保护你一个妹子挂机,你是不是特有安全感?
我说是啊!
是啊,原来我也是想要被保护的。
自从战力升的快了,我好像也把自己当成了女侠似的。
女侠,故辰这么喊过我。
他曾经跟我站在忘忧岛的悬崖边上,说我是手持长剑的红衣女侠,我说那你就是手拿长枪的白衣侠客,还挺配的。
柿子和饼子,还有薯片和大萌,她们四个人常说我的大腿很粗她们抱着很放心,好像真的是这样,我在她们当中战力最高,谁被欺负了我都是二话不说提着长剑就杀过去了。
大萌有一次在世界上被人骂了,我直接怼了回去。
我看着她们一个个都有了西皮,心里觉得特别的开心,她们有人保护着,我就觉得好。
我呢?
也是有人追的,大师就是其中一个。

其实挺意外的,因为看大师贫嘴贫惯了,他突然在家族里一本正经的撩我,真不适应。
我跟他们三个在一起挂机,开心不假,觉得聊得来也不假,但我知道那只是朋友之间的一种很轻松的相处。记得有一天挂通宵,我睡醒了下意识地拿手机看掉没掉线,正好看到大师在喊我。
无忧,在不在?
我睡意朦胧地回了他,刚睡醒怎么了?
结果大师来了一句,没事叫叫你,就是想你了。
我当时就心想,虽然玩的是个和尚,名字还叫大师,但是这小套路也可以呀,我没放在心上。
某天香蕉在群里跟我聊感情问题,他自己都三十多了还单身,每天还总喜欢八卦我的感情生活,真的是!他说到了故辰,大师特别惊讶,说无忧你喜欢故辰?
我笑了,这不是整个家族都知道的事情了么?大师说他真不知道。
结果那天大师去找了饼子,饼子后来跟我说,大师好像用心了,他知道我喜欢故辰之后,有点不敢追我了,而且他知道自己年龄跟我差了一轮多,怕我嫌他老。
多可爱的人呀,可惜我已经把他当成朋友。

我又拜了个师父,也是很厉害很有趣的人。
他和铭爷,是为数不多的两个还没有跳槽去别的家族的高战,我当然是很感激的。
香蕉他们是天生懒散,不愿意再挪窝了,但是铭爷我是知道的,当时的第一第二家族几乎每个星期都会找人来劝他去他们家族,但是他都没有走。
他常说,你看我这么一个曾经的全服第一现在的全服第二,陪你们在这做生活玩家,我容易么我?
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会把铭爷夸一番,然后再叮嘱他几句,让他千万顶住诱惑,不能妥协。
之前一届打华山论剑,是两个人组队的,我当时和故辰一起打,华山每个月底的二十四号结算,那次我和故辰的成绩很好,我们打进了八强。所以其实故辰弃坑了之后,还有回来陪我把华山打完,一共三十二场,我特别希望这个比赛永远不要结束,这样他就永远不会真的退隐江湖了。
这是不可能的。
第二届华山是三对三,我就叫了新师父一起,我看铭爷好像一直都是一个人,活动和任务什么的都是,于是想着抱个大腿,我喊了他跟我们组队。
结果那届华山打完,我的新师父也突然弃坑了。
后来我调侃自己可能是不敢再打华山了,每个跟我打华山的人都弃坑了,我以后还是老老实实一个人吧。
这个时候铭爷突然来了一句,这不是还有我呢么?
好像是哦。

看到这,你们大概已经可以猜到,我跟铭爷是不是有了新的故事。
很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但是的。
铭爷突然开始追我,也让很多人都感到惊讶,不止是家族里的人,可能全服都知道了,因为当时第一第二家族都找了妹子来当说客,为了劝铭爷离开王者,他们也算是动了心思了。
两个妹子都算是比较有话题性的,又或者是据说很漂亮的了,结果她们连铭爷的微信都没有要到,更别说把人拉过去了。
因为铭爷跟她们说我在哪他就在哪。
我在哪他就在哪,我承认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被狠狠的感动了一下。
这个外表看上去就很霸气的东北汉子,果然说的话也是这么的霸气,但是我不敢接受。
因为都说高战是非多,之前游戏里并不少见,有奔现之后反而撕破脸的,也有各种脚踏两只船或者挖墙脚的,乱七八糟的感情问题全都来自高战们和妹子之间。
再加上我还没有忘掉故辰,我觉得这样再在游戏里开始一段新的感情,对对方也很不公平。
铭爷没有理会我的纠结,他自己也没有纠结我曾经那么那么喜欢过故辰这件事情。
按饼子当时的话说,铭爷一看就是个老江湖,他想要的势在必得。

是哪一刻让我决定答应做他的西皮了呢?
我想了很久,后来发现大概就是他和故辰鲜明的对比了,故辰可能是我的高山流水,铭爷就是那个下里巴人,这么说怎么感觉怪怪的。
其实你们应该懂那种感觉吧,就是……
故辰从来没有在家族里也没有在世界上当着所有人的面正视过我跟他的关系,没有所谓的盖章,也没有承认过我们的交集,但是铭爷不是。
他喜欢他就会说出来,他想要我做他的西皮他就当着所有人的面讲出来,直接宣示主权。
我跟别人打架,他二话不说就赶过来挡在我前面,要是他工作忙有事,他就会把号挂我队里跟战,让我拖着他去打别人。世界上有人骂我,平时很少说话的他毫不犹豫地就会冲出来帮我怼回去。
于是很快大家都知道了,我不能惹,因为铭爷在。
会太霸道了么?可能换作别的女生会这么觉得吧,但是我是真的动容了。
因为不管是游戏还是现实,女生最想要的,就是这种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的唯一感吧。
他让我觉得他非我不可,别的家族的女生再漂亮、声音再好听、对他再好,他的眼里还是只有我。
我曾经问过他,为什么是我?
他说一开始注意到我,不是因为故辰喊我来王者,也不是因为我在家族里很活跃,而是从我们帝都帮的微信群开始,他觉得我性格很好,也并没有把他当成一个高战,不像别的家族的女生,总是带着目的性来接近他,这种套路看多了,他有点烦了。
我不禁莞尔,敢情这是发现在我这得不到平日里有的关注,所以来求安慰了?
后来我带着他做任务,组他一起打华山,他想可能这就是一种归属感吧。
我们就这么在一起了。

饼子后来总说,我弃坑了剑侠之后去别的游戏,还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气,都是当初铭爷惯出来的。
的确,不用再故作坚强,凡事都有他,这种感觉真的太好了。
我要是挂机被人杀了,铭爷可以追着那个人杀一天一夜,我要是被人在世界上说了,他可以怼的那个人再不敢说一句话,铭爷的脾气也很差的,我和饼子以前可怕他了,跟他一起打通天,我们在那聊天嘻嘻哈哈的,结果没打好,铭爷都会劈头盖脸的一顿数落。
就是这样一个人,后来在游戏里给了我全部的安全感和宠爱。
如果说故辰一直在督促我成长,那么铭爷应该就是,愿意尽他所能让我永远做个孩子,哪怕只是在游戏里。

大师那会儿弃坑了,家族全靠我和香蕉在撑着,饼子也在帮我们。
当然别人不敢怎么欺负我们,最大的原因还是铭爷在。如果说以前的林木杨是王者的精神领袖,那么后来的铭爷就是王者的顶梁柱了。
好像,天塌下来了都有他扛着一样。
我想做什么,他都会陪着我去做,比如时光快解散了那会儿,我心软了想回去帮帮忙,铭爷什么也没说就陪着我一起过去了,我说那边没有资源拿的,他说没关系,你去哪我去哪。
别人都觉得稀奇了,这么一个暴脾气的糙汉子,偏偏什么都惯着我,还会拉着我秀恩爱了,这还是那个高冷的大神么?
当时有个家族有个很讨厌的人总是来清我们挂机,他是天忍,隐身进来一套就把我秒了,那会儿我好像是玩了桃花吧,总之不是峨嵋了,结果铭爷怒了,一个人去清了他们一个家族的挂机,清了整整一个星期,没日没夜的。
疯了吧?
但是铭爷说,因为他们欺负我了,所以不能忍。
可能这就是一物降一物?

我有一次跟他说,你知道我以前对你的印象不太好么?
他说为什么呢?
因为米兔,你的小徒弟,你们总是在微信群和家族频道里腻腻歪歪的,看着就烦。
铭爷被说的不好意思了,很苍白的辩解说那都是闹着玩儿的,再说哪有腻腻歪歪,也还好吧。
我就笑了。
江湖真奇妙呀,你以为永远不会和你有关系的人,就这么出现在了你的生命里,而那些你以为会和你产生关系的人,却离开了你的身边,不知道去了哪里。
对我来说,故辰和铭爷,就是如此吧。

和故辰并没有断了联系,只是真的少了很多。
有的时候他心情不好,或是有什么问题想不明白,还是会找我来说,我们聊着聊着,他说他就好了。大多数时候我们都是几个月几个月的不发一条微信,更别说打电话了。
但是我们之间,好像随着时间的流逝,有什么东西也慢慢发生了改变。
饼子她们还是觉得故辰就是个渣男,没什么好说的,玩弄了我的感情然后还被发现其实喜欢的是别的姑娘,简直渣到没毛病,换句话说我成了人家的备胎。
其实连备胎也不是吧。
我还是不后悔,也不埋怨他,因为那些他给过我的陪伴和快乐,都是真实存在的。
可能就是因为我们太像了吧,无论是性格还是观念上,都太像了,所以注定我们会很能聊得来,却没办法牵住彼此的手,还好能以另外一种方式陪在彼此身边,这样就够了。

我不知不觉有了一个习惯,习惯在最脆弱的时候,有很多事情想不通的时候,对自己失去自信的时候找他,他总能把我开导好,给我满满的鼓励。
很奇怪,别人的鼓励对我很少有用,但他的很管用。
我好像还在他面前哭过鼻子,在我换了一份新工作的时候,因为涉及到饭局应酬,我就很排斥,比如敬酒和所谓的商业互捧,他耐心的听我说完,告诉我该怎么做比较好,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
我试着按他说的去做,果然好了很多。

我知道他有了新的女朋友,我也有了男朋友。
是自己很喜欢的人,但是这种喜欢,和当初对他的那种喜欢,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现在大概考虑更多的还是合不合适,而那个时候更单纯些,就是喜欢他,从声音到这个完整的人,都毫无保留的喜欢着。
在我被分手的前两个月,他也分手了,当时他还找过我,我们一起又聊了很多很多。我那个时候已经可以调侃他了,我说你怎么总是谈了又分手呢?
谁知道很快就轮到我了。
那天我哭着给他发了消息,我说师父我难受。
他说,分手了?
我回答是,然后我不知道怎么的,突然问了一句,师父我能不能去找你喝酒?
他很快就回复我说,当然可以,欢迎。
于是在这个短暂的清明假期前,我终于站在了他的面前。

去见他,这是我当年最想做但却没有机会做的事情。
而这一转眼,就是两年。
走出火车站的时候,他一眼就看到了我,然后很自然地接过了我手中的行李箱,带我上了车。
我看着他,突然觉得一切又恍惚回到了两年前的那个夏天,我在忘忧岛第一次偶遇了他,然后因为他的一句话,高兴地傻笑了一个晚上。
而如今,他真实的出现在了我面前。
不对,是我一步一步,终于走到了他面前。
好久不见了,故辰。

断片前我记得故辰在车里问过我,是不是第一次喝酒喝到吐。
我说是。
他说那真的好荣幸呀,这说明你很信任我,对吧?
当然了我说,就是因为信任,所以才会什么都不担心的跑来找你呀,因为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在。
就像这两年我们之间的相处模式一样,开心的时候不一定会分享,但是特别难过压抑的时候,一定会想到找彼此,事到如今,我真的很满足了。
我之前好像说过,我觉得故辰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舒服,来找他之后更加这么觉得。
就像每天晚上喝多了之后,我回到酒店倒头就睡,早上起来满身酒气的去洗澡,然后等他睡醒了来找我。他直接敲我的房门,然后拎着酸奶和水走进来。
我坐在酒店的小沙发上一口一口地喝着酸奶,他坐在旁边椅子上抽着烟,我们聊了聊彼此的上一段感情,再憧憬一下未来,或者分享一些最近的体悟和读书心得。
我们才认识了两年,相处的时候却好像已经认识了一辈子一样。

回去的那天早上他照常来到我房间,跟我说了很多我断片了都忘掉了的事情,他说我很开心。
我说对呀,就是特别特别开心。
我们俩一个坐在床的这头,一个躺在床的那头,我想那画面一定很和谐吧。情歌担心的那些事情全部都没有发生,还有,其实我假装不知道,把穿着睡了一夜的那件外套放进了行李箱,没有还给他。
如今那件衣服就放在我的枕头边上,很普通的一件外套而已,我却觉得看着它就拥有了力量。
他送我去的火车站,在等红灯的时候他主动拿出手机跟我合了影,下车之后我们挥手告别,约定了五月份一定要再见,喝酒也好,唱歌也好,我想只要有他就好。
还喜欢他吗?
应该已经不喜欢了,只是那种用力喜欢过的感觉,还存在在身体里面,心里已然是觉得圆满了。

到这里,断断续续说了几天的故事终于要结束了。
剑侠情缘,如果没有它,我就不会认识这么多人,经历这么多事,也不会体会到这么多的酸甜苦辣和悲欢离合。所以我从来不觉得这只是个游戏而已,这是我生活中曾经的一部分。
弃坑之后我和饼子她们也去过新区,认识过新的人,可是后来没多久就玩不下去了,原本想找回曾经的那种感觉,却发现那些难以割舍的回忆,是独一无二并且无法再找回来的。
我依旧很感谢故辰教会了我很多事情,也让我对他的喜欢可以毫无遗憾地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我依旧很庆幸铭爷极尽耐心地带着我走出一段阴霾,并且给了我这个江湖上最好的一切,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然而天涯在哪里呢?
其实想要的不过就是一个可以陪着我走完这一路的人罢了。
还有我遇到过的这些朋友,这些再也不可能复制的美好,都会是在这个江湖里,我最宝贵的财富。
不是说去了新区,就可以再经历一遍过去的事情。因为如果不是这群人,这个江湖对于我来说也就没有了任何意义,这段岁月之所以到如今还依旧闪着光,都是因为有他们。

江湖再见了,人生还未完待续。
弃坑的那天我在忘忧岛的赤心花边下了线,也把所有的回忆都留在了故事开始的地方。
真心希望陪我经历过这一切的所有朋友都可以有自己人生的美满,而我也一样。
哪怕经历再多的苦难,也还是要笑着向前看呀。
就像游戏里那个无所畏惧的自己一样,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爱自己想爱的人。
浏览552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