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白伏魔录】第三章 太白与尔同生死(三)

2018.07.11

  打从一开始,李白就明白,天水镇的百姓终将会死去。

  魔种铁蹄,践踏中原大地,百姓惨死,无人能够幸免,处于边境的城镇自然首当其冲,不是所有人都愿意背井离乡,哪怕与家乡的土壤融为一体。

  天水百姓皆难逃一死,唯独他李太白不会。

  或许这也是他苦恼与迟疑不愿离去的原因,他明明真切地与这些穷苦的百姓共同生活,却只能看着他们缓缓步入死局。

  十年来,他四处游历,寻仙访道,远离尘世,为的就是寻一条超脱生死的飘渺之道,他以为他已经在蜀道仙津,苍茫湖海间找到。

  他以为能够看淡世间生死,以为谁都能有一条属于自己的来时归去路,所以他平静地等待着这些活生生的人走向死亡,就像是一个冷漠的神明。

  直到,他看到浣之的躯体被贯穿,看到小虎小和被钉成肉泥,看到卖酒的老伯被扒下人皮……

  他将自己头顶的发冠丢弃,就像是把世俗对他仅剩的一点枷锁解去。

  屠杀百姓的,不是众人惊恐谈之色变的魔头安禄山,也不是残忍凶狠的外敌匪寇,而是同为人族,并肩负守卫国家疆土的大唐军队。

  何等可笑,何等讽刺?

  血红色的太白剑,漆黑可怖的惊人剑气,在李白消瘦的身躯之后,化作了一股黑云。

  飞沙走石,风云变色,空气之中弥漫杀意,包裹向对面的五万骑军,训练有素的战马躁动不安,骑兵们心悸不已。

  “怕什么?!你们可是五万人马,取下此人首级者,晋升副将,赏银万两!”史朝礼见到己方气势竟被一人压制,顿时暴怒。

  一旁的副将只得压制内心的恐惧,下令攻杀。

  震天的战鼓骤然响起,马蹄践踏,骑兵冲锋!

  孤单的身影,长发随风而动,长剑遥遥指着躲在大军之后的史朝礼,举起酒葫芦,仰头痛饮。

  李白一人战万骑。

  ……

  两军对垒,骑兵冲杀,一般讲的就是气势与平日的训练。

  除去那些奇袭,埋伏,兵种克制等情况,真正的战争终究是靠着正面拼杀,用人命堆积出来胜利。

  但是任凭哪个身经百战的士兵,也从来没有遇见过千军万马对一人的情况。

  来此之前大部分人根本不知道敌人的身份,直到主将史朝礼呼喊出对方的姓名,他们才明白,对手竟是传说中的李太白。

  第一轮箭雨呼啸而来,如同狂风暴雨,吞没了形单影只的剑客。

  “我本不弃世,世人自弃我。一乘无倪舟,八极纵远舵。”

  太白长剑卷起惊天剑气,在李白身前化作一截虚幻剑尖,箭雨相触,粉生碎骨,散为阵阵齑粉,一时间,暴雨变成了雾霾,而李白身影毫不停歇,直冲向对面大军。

  第二阵箭雨又至,瞬间便将雾霾尽数射散,虽然大部分箭矢依然粉碎,不得近李白分毫,而且,偶尔有数只略带蓝芒的箭矢却能在剑尖之下抵挡数息,随后消散,久而久之,越来越多的蓝芒箭矢之后,剑气所形成的剑尖,竟产生了裂痕!

  直到一根箭矢突破剑气,在李白脸颊划过,带起一道血痕,在队伍之后的史朝礼顿时露出残酷的笑容。

  在他的身旁,一支数百人组成的弓箭队,手中皆为附带蓝芒的箭矢。

  专门用来破除江湖高手内力或是修道修佛之人的罡气所特制的破障箭!

  不过,虽然破去李白剑气,但是再没有第三轮箭雨的时间,李白的速度极快,正面骑军的冲锋速度也不弱,双方转瞬即触。

  孤身一人的李白,就像是卷入风暴之中的树叶,再一次被吞没,而这一回,迎接他的是凶猛的战马冲撞以及四面八方所刺来的长槊刀戟。

  “汉家兵马乘北风,鼓行而西破犬戎。尔挥长剑出门去,剪虏若草收奇功。”

  包围李白的大军,耳边似乎传来了不属于自方的喊杀声,下一刻,李白身前,成排骑兵尽数倒下,不知死活,而李白只是挥出一剑罢了。

  众人心中惊愕,知道李白有谪仙之名,今日一战,果真乃天人!

  但是战场之上,没有时间给任何人惊叹,眨眼间,李白身影已冲出百步。

  “杀!”

  或许是受到李白实力惊人之刺激,无数士兵疯狂地向他攻杀而去。

  血肉横飞,金戈交鸣,李白剑气扫动,兵刃人头皆胡乱四落。

  不过,李白终究只是一人,在万人之中,几乎毫无停顿地前进五百步之后,便渐渐慢下,如同落入泥潭。

  随着一大批专门截杀高手的江湖人加入阻挡李白的队伍之后,李白顿时变得寸步难行。

  体力内力,甚至与天地共鸣的散仙真气,随着每一剑的挥动,皆不断从李白体内流失,而他的身上也逐渐开始出现各种伤痕。

  这让那些士兵更加疯狂,他们看到了李白身上的伤口,也看到了李白身上鲜血满浴。

  李白不是不可战胜,散仙也不过如此!

  已经数不清死在剑下的人数,杀红眼的李白看着如潮水般扑杀而来的敌人,脚下一踏,向后跃去。

  李白,后退了!

  原本所向披靡的剑仙后退,这让所有的士兵都似乎看到了下一刻,自己斩下仙人头颅的情景!

  无数的兵器投掷也好,刺去也罢,离地一丈,身在半空中的李白,面色森然,浴血的衣袍随风飘动,太白剑飘动在李白两指前,剑芒绽放。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李白在半空中挥动两指,两道身影瞬间从他身上倏忽掠出。

  三个李白?!

  众人还在惊愕间,三个李白,几乎同时乘风而起,如同三把利刃,将人群割裂开来。

  “钩锁!”

  无数飞爪钩锁顿时袭向李白,如同编织出的数只巨网,将李白覆盖,企图逼迫李白再次落地。

  锋利的钩爪狠狠地拉扯在李白的身躯之上,令人惊讶的是,三个李白,皆流出鲜血!

  然而太白剑立刻掠起,将那这个钩爪锁链尽数搅动,刹那间搅作碎块。

  偶尔有神射手射出的破障箭也难以突破太白剑之锋芒,众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李白不断向前杀去。

  “箭网!”

  随着战鼓响起,军阵再一次变化,破障箭带着铁网飞出,三个李白无处躲藏,不得不再次落下,劈碎铁网,还想再次跃起。

  “抬山人!”

  怒吼声响起,数个巨大黑影向着李白冲撞而来,李白眉头紧蹙,那些巨大的黑影,像是几座大山一般撞向自己。

  两道李白化身不及躲避,被撞作虚无,甚至连那些没能及时让开的普通士兵,也被碾成了肉泥。

  李白本体虽然在撞击时及时卸力,却依然觉得胸口鲜血沸腾,可想而知撞击的力量有多可怕。

  他注视着那几个巨大身影,身披庞大漆黑的铠甲,裸露在外的壮硕肌肉,如同岩石。

  “突厥抬山人……”

  李白口中喃喃,大唐海纳百川,允许温和的外族魔种等居住,甚至允许他们从军为官,以彰显大国之胸怀,譬如当初在长安阻挡自己的大耳李元芳,再如眼前的突厥抬山人。

  军阵将自己与巨人包围成一个大圈,俨然形成了一个零时的角斗场。

  抬山人怒吼,震耳欲聋,几乎压过战场上的冲杀声,那些深知其力量的士兵无不噤声,注视着向着李白冲去的巨人。

  李白长吐一口气,长剑向着地面狠狠一砸,身形翻滚而起,躲避几名巨人的攻击。

  然而这些抬山人在扑空之后,即刻展开追击,他们虽然身体庞大壮硕,但是丝毫没有影响速度,拳头下夹带的雷霆气势,似乎弥补了这看似笨重的躯体,而几人配合也极为默契,李白在他们的追击下,连连闪躲,毫无脱身的办法。

  太白剑身抵在一只砸在自己的硕大拳头,竟发出金戈交鸣之声,李白眉头紧蹙,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御剑的手臂开始颤抖。

  抬山人没有给李白丝毫喘息的机会,像是发疯一般追击着李白,李白疲于躲避,完全无法对对方造成丝毫伤害。

  若说对付这类身材高大,力量惊人的对手,李白并不是第一回,自己故去的好兄弟苏烈正是他们之中的佼佼者,比起他来,这些个所谓的抬山人,也不过如孩童一般。

  “脱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

  数道剑影在几名抬山人几乎将李白逼至死路的刹那,骤然爆发而出,李白的剑气化身,从抬山人身上穿透而过,那包裹着的铠甲形同虚设,壮实如山岩般的肌肉也脆弱的不堪一击。

  明明已经被逼入死路,明明已是千钧一发,明明全程处于下风,可是李白依然绝地逢生,硬生生突破了抬山人的包围。

  几名原本可以在万军从中所向披靡的突厥抬山人,却在李白的剑下,轰然倒地。

  这对于周围士兵的士气无疑是巨大的打击,平日里这些被看成怪物的抬山人,居然如此不堪一击,而对方只是一人而已。

  或者说,他们也终于明白过来,他们面对的真不只是人,他更是仙,想要弑仙是何等的可笑。

  众人一时间居然再不敢靠近李白,而李白勉强地用长剑支撑在地上,呼吸急促,他能感觉到刚才的必杀剑招将他体内本就不多的散仙真气抽离了大半。

  “将军,我军损失惨重,士气低落,这李白实在可怕,我看还是……”

  一名狼狈的副将连滚带爬地跑到史朝礼面前,惊恐不已地道。

  史朝礼面色狰狞,毫不犹豫抽出战刀,将那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副将直接斩死,一旁的其余副将与参谋见状,无不倒吸一口凉气,现在任凭谁去劝阻,都无法阻止这个疯狂的少将军。

  “数万大军,还怕一个疲惫不堪的李白?都给我上,谁敢退后一步,杀!”

  进攻的战鼓再次响起,那些恐惧的士兵想要逃跑,可是他们知道退后必死无疑,现在唯有将李白杀死一条路。

  一群黑甲骑兵自队伍中冲出,从人身到战马,漆黑玄甲,密不透风,一手吃着流星锤,另一手则是每二人之间拽着粗壮的拒马锁,铁链在地上拖动着,带起层层烟尘,烟尘之中,隐藏着铁链上的锋利尖刺。

  这支黑甲骑兵速度虽然并不快,但是配合默契,阵型齐整,向着李白冲锋而来。

  李白死死地盯着一层一层包裹向自己的拒马锁,在即将靠近自己之时,一跃而起。

  第二条拒马锁从半空中拦截而来,李白挥起长剑,撩在铁链上,借力躲避。

  第三条接踵而至,由下而上,第四条第五条也不做停歇,交互而来,将李白所有躲避的余地尽数封死!

  “收!”

  拒马锁终于将李白彻底包围,尖锐的铁刺扎进了李白的肉身之中,鲜血四溅。

  李白痛苦地挣扎着,可是越挣扎,铁刺便扎得越深,那些黑甲骑兵丝毫不敢大意,牢牢地拽着拒马锁,生怕再让李白逃脱。

  “抓……抓到了!”

  众人如释重负,满脸欣喜,虎视眈眈地想要上去给李白最后一击,却还是不敢太过靠近,生怕对方还有什么后招。

  “抓到了?!留混口,本将军要亲自剥了这当世剑仙的人皮!”史朝礼兴奋不已,但他也没有蠢到立刻冲向前线,他不需要和什么剑仙当面过招,他只要一个油尽灯枯,满足他杀戮欲望的半死李白而已。

  李白的长发满是血污,几乎贴在他的面部,只能看到他痛苦的张着嘴,其余满是阴霾。

  任凭他剑术了得,寰宇之内所向披靡;任凭他道行高深,大唐少有的散仙境界;任凭他纵横捭阖,倨傲洒脱任我遨游……

  他终究还是一个人,只要依然存活在大地之上,他便无法算作真正的仙,散仙亦不过是对超常之人的尊称而已。

  从一个月前开始,他已经和边境上无数的魔种不断地交战,除了偶尔停下来喝两口酒水之外,他几乎没有得到过一点休息,今日更是击溃一支魔种部队之后直接面对史朝礼的数万大军,而如今距离史朝礼,却仍有千步之遥,这千步之内,更是有着令人寸步难行的数万大军。

  李白败了?

  一生骄傲,从不低头的李白,不论是剑术亦或是诗句,从未败过任何一人,超脱于世间,俨然是真正的天人一般,可是他还是沉沦在仇恨与杀戮之中,失去理智地独自面对五万骑军。

  也许换别人会另做打算,找其他机会刺杀史朝礼,但是如此一来,李白还是李白吗?还是那个天子呼来不上船的李太白吗?

  “哎呦,你这么惨呀……”

  李白眼瞳一缩,那成千上万的士兵消失不见,耳边的喊杀声逐渐远去,黑暗包裹着他,让他动弹不得。

  “人间的我,居然如此弱小吗?”

  紫蓝色的长发,英俊邪异的脸庞,轮廓锋利,眼眸狭长,嘴角噙着一丝戏谑的笑意,他身穿厚实的皮裘,腰间悬着一盏精致的元魂灯,最让人惊讶的,是他长发间,那对雪白色的狐耳。

  “你是谁……”

  李白开不了口,但是他的内心却能与眼前的男子交流。

  男子笑着,肆意狂妄,一如当年的李白,或者说,除了那对狐耳之外,他的一切都如年轻时的李白。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什么意思?”

  “也罢,我在青丘待得够无聊的,偶尔活动一下筋骨也好,况且也不能让你这么快就死去,否则,将来渡劫飞升,我们魂魄不完整,可是要吃大亏的。”

  李白瞪大了双眼,男子开始挥动起长剑,口中念念有词: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李白能够感觉到一股庞大又熟悉的力量涌入体内,几乎就要冲破黑暗,很快他听到了传来的震耳欲聋的喊杀声,以及铁链化作齑粉的破碎声,他的手脚已经能够动弹,太白剑也恢复了灵力,而黑暗之中的男子,舞剑之中,徐徐化为虚影。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剑气冲天,刺破苍穹。

  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李白乘风而起,剑气四溢,散仙之力,充斥于天地之间,世间凡人无法阻挡,那些挡在李白身前的士兵,尽数被剑气撕碎。

  距离史朝礼,还有八百步!

  千军万马,不堪一击。

  七百步!

  无数性命,化为死灵。

  六百步!

  能人异士,灰飞烟灭。

  五百、四百、一百……

  史朝礼,近在咫尺!

浏览7536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