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师门,快意江湖(一)

2018.07.20

导语初出师门,放眼江湖

本文由玩家 丹御剑清流 投稿提供。

第一章 少年十五出山门

神州大陆,辽阔无际,在这片土地上,万族林立,宗门割据,更有无数能人异士在演绎着绚丽多姿的一生。

地大物博,方能人杰地灵,在神州古老的历史上,无数的天骄崛起,在史书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也有无数的妖孽夭折,陨灭在历史的长河中。
神州以南,有座灵山,名曰云浮,云浮之高,常人难以望其巅峰,只有少数修为通玄者方能登顶。
而对于生活在山下的凡人来说,这是一座神山,不可亵渎的神山,每年的五月中旬,山下便会聚集一大群前来拜山的普通群众。
云浮山,高不可攀,在那直入云霄的山巅处,更是常年罡风凛冽,莫说凡人,寻常武者也会难以抵抗,修为低微者,会被罡风撕成碎片。
高阶武者,大多前往神州的武学圣地,更不可能在神州的南境逗留。
而就在如此雄伟的巨山之巅处,两道身影在云雾中若隐若现。
岳儿,如今你已学有所成,为师一生所学,尽皆传授与你,十年岁月弹指而过,你已到了出师的年纪了。”云雾中,老人说道。
“喝!”一声低喝,少年脚掌在地面重重一踏,手中势大力沉的金刀竟是被硬生生止住,可见少年力量之惊人。
“师尊……”少年收刀而立,望向眼前身形佝偻的老人,眼中流露出一丝尊重。
岳儿,此番下山,你我师徒的缘分算是尽了,今后想来再难相见了。”老人说道,沧桑的声音中,透露出一丝伤感。
“师尊。”少年眼眶蓦地一红,他自然知道再难相见的原因,师尊活了近百年,大限将至,在有生之年收自己为弟子,一生所学尽皆传授,视自己为己出。
“傻孩子,人终有一死,老头子我活了这么久,已经活够了,昔年的好友们一个个先后离我而去。他们在九泉之下,怕是想念我很久了。”老人说道,抚了抚白须,眼中流露出一丝思念,丝毫没有恐惧大限的来临。
岳儿,今日你便下山吧,切记,不要轻易与人交心,人心叵测。这个储物袋给你,里面是为师给你留下的东西,不要给任何人看。”老人将腰间的储物袋取下,交到少年手中。
“谨遵师尊教诲。”少年收起储物袋,抬眼看去。
“走吧,不要再回来了。”老人说道,缓缓转身。
“师尊,感谢您多年来的栽培。”少年郑重地说道,双膝跪地,磕了三个响头,泪水随着磕头的声音落在地上,片刻后便是被风干而去。
站起身,少年深吸一口气,眼中带着留恋,扫视了这方生活了十年的天地。“别了,云浮。”少年收回目光,将金刀负在背上,脚尖轻点,从万丈云浮山巅处,向着下方疾驰而去。
待到云雾翻涌,老人的身影再度出现在此处,看着前方不远处留下的脚印,浑浊的双目中,淌下两行泪,茶凉可续,人走难忆。
墨离岳,你的未来属于神州大地,小小的南境束缚不了你。为师等不到你名扬天下的那一刻了,切莫,负了霸刀的名声啊。”苍老的声音被凛冽的罡风吹散,老人的身形仿佛又佝偻了几分。
当许多年后,墨离岳再回到此处时,山巅处,只余一座孤坟。
云浮山,攀登难,下山易,不过半日光景,墨离岳便是来到了山脚下,时正值五月中旬,山脚下,聚集着来自南境各地的普通民众,对着云浮山朝拜。
看着诸多民众,墨离岳当然不会傻到正大光明地走出去,便从一侧密林中,悄然离开。
走出数十丈,墨离岳驻足回望,看着高耸入云的云浮山,嘴角露出一丝和煦的笑意,心中暗道:“师尊,将来,我会让我的名字响彻在神州的每个角落,霸刀这个名字,我不会辱没它。”
“走了,伙计。”墨离岳轻轻抚了抚背后的刀柄,长刀发出一阵轻吟,似乎在回应墨离岳的心声。
五月中旬的拜山大电 ,墨离岳逆着人群向外走去,看着朝自己身后而去的万千人流,逆行的墨离岳心底忽然涌起一股豪情,天下大势虽迅猛,吾一人逆流又有何惧?
云浮山下,有着一条大江,江水汹涌,比之海潮也逊色不了几分,寻常人想过江,只得等江上来往的摆渡人。
摆渡人是云浮江的不可或缺的角色,他们掌握着云浮江大半的经济贸易,能当上摆渡人的,自然不是普通人,大多都是云浮江边的壮汉,水性极好,且自身修为,也臻至凌云之境。
墨离岳站在江边,静静等待着,今日来云浮山的人格外地多,云浮江上的客船也是来往不断,好不热闹。
仅仅是来往的费用,便是让这些摆渡人一整年的吃穿不用愁,虽说累了点,但是,为了生计,他们不得不这么做。
半个时辰后,一条中型的客船缓缓而来,停靠在岸边,船上的几名大汉招呼着岸边的人赶紧上船。
由于今日是拜山大典,所以离去的人并不多,只有零零散散几个人,大多数都是从对岸来云浮山的人。
站在甲板上,墨离岳迎着江风,江面波涛翻滚,泛起迷蒙的水雾,打在脸上,涌起一股清凉。
云浮山大半已被云雾笼罩,看着被云雾笼罩的云浮山墨离岳微微一笑,他知道,云浮山,很高很高。
半个时辰后,客船靠岸,墨离岳支付了费用,走下客船,最后看了一眼云浮山,轻笑一声,抬脚走去。
自此,一代霸皇,走出了传奇一生的第一步。
浏览162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