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河令第二章:重回故里忆旧时,醉梦之中念佳人

2018.08.03

导语炎藜回到炎火城,见到了故人旧景,却在醉梦之中吐露出了自己的心之所系。

  炎藜离开轩辕城的时候,轩辕清就站在炎藜以前站的高台上,并没有去轩辕城口去送他。
  轩辕清看着远处的山峦和云烟,眼中满是悲伤与不舍。
  “以往,他都是以这样的心情看着远方的吗?”轩辕清心中这样想着,双手不觉抬到胸前,攥紧了心口的衣服,“原来,离别来临的时候,山河也会失色。”
  炎藜今天换上了一身白衣,上面用金丝绣着繁复的纹路,看起来儒雅翩翩,一旁前来接他的炎火城的使者有穹羿带着坐骑幻羽梵灵鹫,在一旁等着他。
  炎藜与轩辕城城主少昊拱手告别,在坐上火凤前,忽然转头看向了轩辕清的方向,饶是轩辕清知道如此远的距离,他根本不可能看清楚自己的表情,但还是收敛了悲伤、不舍的表情,朝他微微点头,笑开了,虽然笑容中有许多苦涩。
  炎藜看了许久,像是在看她,也像是在通过这个地方来回忆以往十年的岁月。
  直到有穹羿出声催促,才收回了目光,一步跨坐在幻羽梵灵鹫身上,其他炎火城的人也纷纷骑上坐骑,掉头离去。
  “清儿呢?”轩辕城主少昊送走了炎藜,才问身侧的杨柳。
  “清姑娘此时应该在城南高台。”杨柳低眉回道。
  “你去把她找回来。”轩辕城主吩咐着,颇有些头痛和无奈,转身回轩辕城去,边走边心中盘算:是时候给清儿找门亲事了。唉……
  这边炎藜离开了轩辕城,追随在侧的有穹羿将此次炎火氏族与蚩尤氏族的一场大战简略讲过,末了看着炎藜老怀安慰道:“索性小公子没有遭此劫难,还长成了如今风度翩翩的模样,城主见到你,一定会很欣慰的。”
  炎藜听罢心中却是有些愧疚的,但却没有表露出来,只朝有穹羿笑了笑。
  说话间一众人已经到了炎火城,炎藜驾驭着幻羽梵灵鹫率先落到了地面上,还未站稳便有一只宽大的手扶住了自己的肩,继而一道爽朗的声音响在耳侧。
  “阿藜!”声音中透露了无以言表的欣喜。
  炎藜站定,抬眼看向来人,只见此人眉宇间与自己颇为相似,只是英气了许多,与自己十年前记忆中的人略微重合,却又明显有些不同了。
  “哥哥?”炎藜迟疑开口,看到来人绽放一个温暖的笑意后,便已经笃定,眼眶不觉便有些微红。
  “我的小阿藜如今已经长得如此俊朗帅气了,哥哥很是欣慰!”炎居说着给了他一个拥抱,顺势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背。
  这样一个久违的拥抱却让两人都有些哽咽。
  记忆中,炎居要抱他都需要蹲下来才可以,如今两人个头已经是相差无几了。
  “好了,回来就好。”另一个略显威严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炎藜听罢抬眼,看到了自己一直牵挂着的父亲。
  炎藜向前几步,却是跪在了炎帝面前,道:“孩儿不孝,无法为父亲分忧,让父亲如此操劳。”
  “这不是你的错。”炎帝将炎藜扶起,欣慰道,“你做得已经很好了。”
  说完,三人在炎氏一族宗亲大臣的簇拥下回到了炎火城大殿。
  炎藜一路行来心中都很是激动,这里全是儿时的回忆,是他日思夜想了十年的地方,他现在恨不得将这里的一砖一瓦都印在脑中。
  当天晚上,炎氏一族举办了一场盛大的晚宴,一是庆祝炎氏一族与蚩尤一族长达十年的征战终于胜利,二是欢迎曾经炎氏一族引以为傲的小公子重回炎火城。
  这天晚上炎藜端着酒杯,随他哥哥炎居从宴席这头一直走到另一端,这一路足足走了三个时辰,酒已经不知道喝了多少坛。
  开始时的几位元老,炎藜都还有印象,还能叫得上名字,后来,完全是炎居介绍一个他陪着喝一个,到最后醉意伶仃,都看不清人脸了。
  只是他在轩辕城内收敛控制自己太多,所以,饶是醉成如此,却依旧保持着从容的步伐,脸上的微笑还是那般温文尔雅,没有一丝慌乱。
  宾主尽欢之后,炎居将炎藜送回住处,这里还保留着炎藜离开时的样貌,而且窗明几净,显然是有人经常打扫。
  炎藜躺在曾经的楠木雕花床上,不到一刻,便沉沉睡去。
  炎居看着他的样子,摇头笑了笑,却忽然听到炎藜睡梦中呢喃叫着一个名字:“清儿……”
  炎居附身盯着炎藜看了好一会儿,也凝神听了好一会儿,眼神明灭不定。
浏览38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