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河令第五章:城中征兵隐战事,步步紧逼知真相

2018.08.10

导语炎藜与轩辕清在闲逛时发现,炎火城在征兵,炎藜询问之下才发现自己才是一直被保护的哪一个。

  轩辕清就这样留在了炎火城,虽然炎居没有告诉别人她的身份,但暗中却派了不少人看着,虽然自由没有限制,但却也仅限于在炎火城内。
  “原来,炎火城是这样的。”轩辕清转头对身边的炎藜说着,脚步却很是轻盈,看得出来她的心情不错,反而是走在她旁边的炎藜,看起来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两人并肩走在炽烈的大地上,放眼望去就是一片火焰的红色,偶尔有岩浆飞溅出来,炎藜忙扯了轩辕清一下。
  两人的距离一下子变得很近,近到轩辕清抬眼便可以数清炎藜的睫毛。
  “我这人质做得,比你要好太多了!”轩辕清就这样抬眼看着他,眉眼都是笑意。
  “对不起。”炎藜却忽然回神,想起这是在外面,后退了一步。
  “不用道歉,我觉得挺好的。”轩辕清也不在意,说着又往前走去,“以前我不明白,为什么你总是一个人站在轩辕城的高台上,一句话也不说。现在我也算是体验了一把你当初的感受。”
  轩辕清倒转过身来,一边后退一边看向炎藜,“不过我比你幸运多了,在这里你可以很好地护着我,但是在轩辕城,我却因为不懂,对你忽略了许多。”
  “其实,在轩辕城,你能偶尔来陪我,我就已经很开心了。”炎藜忍不住开口。
  轩辕清眼睛亮了亮,还想再说什么,却被隐约传来的惊呼声打断。
  炎藜和轩辕清不约而同地凝神细听了一会儿,一同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待走到近处,看到的是一个坐在地上的老伯,旁边一个放倒的水桶,里面的水全洒了出来,这个耄耋老翁便坐在水泊里,沾了满身的黑灰。
  炎藜上前将老翁扶起,又看了看空了的水桶,将它提起来,对老翁道:“您等一下,我帮您重新把水打了。”
  “谢谢!谢谢!”老翁闻言一个劲儿道谢。
  打完水,炎藜又说要帮他送回去,于是一行三人来到了一个破旧的茅屋前。里面一眼便可看尽。
  炎藜奇怪,问:“老伯,家中只有你自己吗?”
  “唉!原本是有两个儿子的,但是一个月前,城主说要征兵,加强炎火城的守卫,两人就都被征走了。”老人叹了口气。
  炎藜和轩辕清闻言却是互相看了一眼,从对方眼中都看到了些许担心,但却默契地没有说出来,直到两人离开。
  回去后,炎藜直接去了炎居的住所。
  “哥,你为什么要征兵?”炎藜开门见山,直接问道。
  “加强城中戒备啊。”炎居回答得理所当然。
  “是吗?但是我看城中的巡逻兵并没有增加。”炎藜此刻却是毫不相让,“你是不是准备与轩辕一族开战?”
  炎居闻言倒是认真地看了他一眼,却依旧没有说话。
  “我就奇怪了,哥,我们好不容易赶走了蚩尤一族,族人总算可以过上几天安稳日子,你为什么又要去惹轩辕一族?”炎藜满是不解。
  “为什么?”炎居此时反问了一句,欺身上前,看着炎藜道,“蚩尤一族原本是要拿下轩辕一族的,我们炎氏一族完全是被牵连,结果呢?!我们炎氏一族在与蚩尤一族浴血奋战的时候,他轩辕一族在做什么?!”
  “是,他们是出兵了,但出兵的条件是拿你当人质!而且那队兵马一直韬光养晦,所伤不过微末。凭什么我炎氏一族就要这样浴血奋战,而他轩辕一族就可以安享太平?!”
  “如今呢?你看看,我炎氏一族的领土,全部都是烈焰滔天,一片炙热,一片荒芜!他轩辕一族的领地却是四季如春,风景如画。你让我,如何甘心?!”
  炎藜听罢炎居的言论,被他那有些疯魔的仇恨所震慑,一时间忘记了言语。
  “还有,你喜欢的那个轩辕清,恐怕没你看到的那么简单清纯,她知道的,比你多多了。”炎居略带阴险地在炎藜耳边耳语道,说完看着呆愣了的炎藜,挥手道,“回去吧!”
  炎藜怎么回去的他自己都不知道,只是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坐在了自己的房中。轩辕清在他身边握着他的手,眼神关切。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炎藜反手抓住轩辕清的肩膀,看着她问道。
  轩辕清低垂了眼眸,点了点头。
  “从我知道父亲要让我与白金城联姻的时候,就知道了。”轩辕清说着。
  “所以你就把自己送来?送到我手里,当人质?为了保护我?”炎藜问话的声音很轻,但听到轩辕清耳中却是宛如响钟。
  炎藜疲惫地闭上了眼,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轩辕清,原本以为是自己在护着她,却没想到,是轩辕清在守护着自己,而且还是用自己的性命。
  这份情谊沉重得让炎藜几乎无法承受。
浏览21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