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之我的武当(假)徒弟

2018.09.10

导语这是一个道姑与道士在江湖闯荡的不可描述的打怪升级的心酸史。

  每每提到“武当”一词,妙烟心中总会浮现一股难以言喻的微妙感。
  在天龙的江湖里,武当一直是一个备受争议的职业。
  不论是鼎盛时期,武当力压群雄,傲视全职业,被称为策划亲儿子,要命狗武当;还是现阶段,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削弱,惨遭打压,高居灭门第一,被称为绝迹狗武当。从称呼从未改变的三个字可以看出,武当一直是玩家心中难以磨灭的存在。
  妙烟对武当纠结的情结,源于她那位武当的道侣身上。
  她刚认识风无尘的时候,武当还处于相对强盛的时期。那时的武当门派可谓弟子云集,繁荣强盛。
  试问一个造型俊雅出尘,又实力不凡的门派,谁不心生向往?
  风无尘不过是芸芸弟子中的一个小白。他初次接触网游,对一切都还很陌生,笨拙而稚嫩。但他虚心请教,认真对待游戏的样子却显得格外可爱,让网游老手妙烟起了收徒的心思。
  一般网游刚开始的几天,基本处于单练阶段,一个人默默地跑主线、刷怪练级,偶尔组组野队的副本。
  然而,妙烟和风无尘却莫名其妙地绑定了。
  从副本挂机到各种活动。两人一个武当,一个峨眉,一个打,一个辅。虽然起初风无尘的操作有些生涩,但他悟性极高,在妙烟磕磕绊绊的讲解下,意外地get到了重点。
  妙烟一直预备成为一个好师傅,虽然她在这方面的天赋指数实在不高,但她还是尽可能凭借自己之前那些游戏积累的基本知识,带着风无尘体验游戏,细心地为他讲解。即使她对武当这一门派并不是很熟悉,却还是尽可能地为他把基础打扎实。
  两人就这样默契地组着队,聊着游戏技巧,谈着游戏八卦,偶尔掺杂一些生活琐事。妙烟以为他们会一直这样下去,直到她收无尘为徒。
  可惜,妙烟收徒的道路注定坎坷无比。原因无他——妙烟看中的苗子,实在是太苗子了!
  风无尘好学也会钻研,他在网上收集了武当的各种流派的玩法和攻略,加上平时自己在实战中对武当技能的研究,他耐心地分析了武当的各属性攻击数据,罗列了各种加点的可能性,最终让他总结出了适合自己的独特玩法。
  妙烟毕竟不是武当的玩家,对武当的认识终归有限。几番下来,还未到拜师的时候,妙烟已经江郎才尽了。
  她没东西可以教,并不代表别人没有。那些个资深的老玩家,看见无尘可谓是两眼发光。而无尘又是那种随和好学之人,几个人一拍即合,看得妙烟只能自己默默咬小手帕。
  这种“自己含辛茹苦那么久,不如别人几句话”、“自家养的白菜让猪拱了”的既视感,让妙烟有些烦躁。
  然后烦躁只是小部分,更多的是无奈。无尘是块上好的璞玉,而她并不是配上他的雕刻师。这短短的时间内,无尘成长得很快,已经追上她,甚至是超越她了。很多时候,已经不是无尘跟着她,而是无尘带着她。
  两人还是会一起组队做活动,一个道姑一个道士的组合,旁人看了怎么都觉得很登对。然而,不一样了,妙烟确确实实地感到不一样:他们之间的话越来越少,即使是在一个队伍中,聊天的次数也寥寥无几;上线之后无尘依旧会日常地跟她打招呼,但寒暄之后,就是久久地沉默……
  仿佛回到了最初相识的时候,两人的关系浅浅的,没有过多的交流。妙烟细想后觉得这样也挺好,她可以用旁观者的身份默默地看着他,看着他一点一点地绽放光芒。
  无尘不负众望地把武当玩得风生水起,从默默无闻的小白,变身为排行榜上的高手。只是他似乎从没叫过任何一个人师父,哪怕是教导他最多的人也没有。
  好多次,无尘来找妙烟,支支吾吾地想表达什么,可惜以妙烟那少得可怜的领悟能力,什么都没领会到。
  无尘还是日复一日地带着妙烟打着各种活动,哪怕他们战力悬殊,却从没分开组队过。妙烟提过很多次,他可以不用带着她的,但每次都被无尘直截了当地拒绝了。
  直到有一天,资料片再一次更新,武当又被狠狠削弱了。
  妙烟看着时过境迁,再一次“喝上自己奶”的无尘,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无尘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气定神闲地说:“本来想着足够强大可以保护师父,现在看来,还是得抱师父大腿了。”
  看着屏幕上这句话,一时间妙烟有些反应不过来,她感觉自己的眼框有些酸涩。
  但很快,她回到:“没事,师父奶你。”
浏览92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