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梧令第五章:告知原委现前尘,杀伐为民惹祸端.doc

2018.09.14

导语苏木墨将过往和盘托出,冬凌终于看到了一百年前的自己和过往。

  苏木墨与冬凌回到住处,两人坐在花园的石桌前,苏木墨端着自己的药碗,沉吟不语。
  “你吃药啊。”冬凌奇怪,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苏木墨抬头,似乎是斟酌好了词句,问道:“你可知道应龙?”
  “应龙?传说中帮助轩辕皇帝打败蚩尤,又帮助大禹治理水患的应龙?”冬凌说道,显然对应龙的传说如数家珍。
  “嗯。”苏木墨点头,眼神却似乎很是缥缈,接着冬凌的话音道,“应龙当初因为前帮轩辕黄帝,后帮大于治理水患,自身消耗过大,无法回归天上。只能在青木城落脚,成了青木城的神明和领袖。开始时,应龙为青木城召雨祈福,让原本荒芜的青木城变成如今这般绿树阴阴之地。只可惜好景不长,不过几百年的光景,应龙便不甘心在这轩辕大陆,想方设法想要回到天上,而他身边的神伺便借此蛊惑于它。那段时间,常有异常惨烈的命案发生,虽然众人都怀疑是应龙和它的神伺所为,但苦于没有证据,无法惩戒他们。只能人人自危,整个轩辕大陆没有一处是安全之地。”
  “可恶!这样人人自危,轩辕大陆迟早会有暴动,到时更是民不聊生!轩辕黄帝好不容易收复各族,这番心血岂不是要毁于一旦?!”冬凌闻言厉声道,双手握拳狠狠砸在面前的石桌上。
  “你当时,也是这般说的。”苏木墨笑着看她,眼神温柔又怀念。
  “嗯?我?”冬凌楞了一下,莫名其妙道,“这些事情我今天才知道,怎么会在以前也说过。”
  “原本,我也是想养好伤便离开,能够得知你如今活得很好,便知足了。”苏木墨苦笑了一下,继续道,“只是我没有想到,我会把危险带给你。”
  冬凌歪头表示不解。
  苏木墨从手中拿出一个耀眼的珠子,四周似乎还有云雾萦绕。
  苏木墨看着这颗珠子道:“这里面,是你尘封的记忆。是一百年前,轩辕城主剥离的。他刚刚把它给了我,为了你的安全,我们一致认为,是时候让你想起一些前尘过往了。”
  冬凌惊讶地睁大了双眼,然后就看到苏木墨将这个小珠子,拍向自己的眉间。
  一瞬间,冬凌眼前大雨滂沱。她坐在孔雀坐骑上,手拿弯弓,飞快地掠过青木城上方,而她旁边,是同样坐在坐骑上同她一起并列而行的苏木墨。
  下方有应龙的身影,扭动着它的身躯,朝他们怒吼。声音直冲云霄,连天地间的雨幕都似乎被震颤到。
  鄢寒驱使着孔雀朝下掠去,同时取出自己的弓箭,弯弓搭箭,对准应龙的头颅便是三箭连发,箭矢上凝结的法术将雨幕破开,周围萦绕的光晕肉眼可见。
  箭矢力道极强,正中应龙头颅。应龙被那力道生生击得往后缩了缩,但箭矢却没能破开坚硬的龙鳞。
  苏木墨适时来到她身侧,举起法杖,道:“我来助你!”
  鄢寒闻言,又是三支箭矢搭在弦上,弓如满月。苏木墨手中法杖渐渐变亮,有耀眼的光芒倾泻而出,包裹在箭矢之上。
  鄢寒趁应龙有些晕眩之际,又是三箭连发!
  刺眼的光芒下,巨大的撞击声直冲耳膜,应龙也被激怒,咆哮着疯狂的扭动着身躯。
  待光华落下,应龙依旧毫发无伤。那如铜铃般的双眼直直地盯着他们,满是怨恨与仇视。
  “这样不行,龙鳞太硬,我们击不破。”鄢寒飞速说着,然后对苏木墨道,“我去控制住它,你看准时机,攻击它的双眼和额心。”
  “太危险!”苏木墨直接否定,然而他还未说完,鄢寒便跃下了坐骑。
  鄢寒落在应龙头顶,伸手握住应龙的双角,稳住身形。此时应龙已有所察觉,晃动着头颅想要将她甩落。
  鄢寒掌中运起自身修为法力,清喝一声,应龙原本晃动的头颅在她的控制下竟然有一瞬间的停滞!
  身为九天玄女传人的鄢寒,天生气力便奇大无穷,原本甚是嫌弃这个一点也不柔美的天赋,但此时却是无比庆幸。
  鄢寒双目微沉,掌中力道又一次增加,将应龙的头颅生生控制在自己的掌下。
  “快!”鄢寒从喉咙中吃力地吼出这一个字,提醒苏木墨。
  在上方的苏木墨看准时机,手中法杖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光芒,然后化为三道冰刃,朝着应龙的双眼和额心而去!
  那一瞬,仿佛天地一切都停止了。
  鄢寒再次回过神的时候,身下是应龙已然了无生息的庞大身躯,漫天滂沱的大雨也停了。
浏览23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