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玄殇第二章:求药不成掳人质,殇阳关内惹是非

2018.09.19

导语玉竹一直跑到大殿,直奔到药师谷谷主面前,焦急地喊着

  第二日清晨,苏叶与玉竹相携下山继续采药,结果这次不过一炷香的功夫,玉竹便匆匆赶回了师门。
  “师父!救救苏叶!”玉竹一直跑到大殿,直奔到药师谷谷主面前,焦急地喊着,连基本的礼仪规矩都顾不上了。
  “怎么回事?”谷主皱眉问道。
  “今日我与苏叶师妹下山采药,结果刚出山门,便遇到了昨日来此的青丘狐族的白公子,他将苏叶制住,只说要我们拿六玄来换,然后便带着苏叶下山了!” 
  谷主闻言心中震惊,怒道:“青丘狐族如今这是欺我药师谷无人吗?!”
  “师父,我们先拿六玄去救师妹吧!”玉竹担心苏叶在那人手中受苦,想到她那任性妄为的性子,心中更是担忧,“管他们吃了六玄之后会如何,救了师妹才是要紧啊!”
  “六玄……唉!”谷主一声长叹,“都是定数啊!”
  “师父?”玉竹大为不解。
  “当初你师妹贪玩,被蛮妖所伤,命悬一线。谷中唯一一颗六玄,已经给她治病了。”谷主叹息摇头,“我今日在炼制新的,但却还缺刑天精魄。”
  “这可如何是好?”玉竹担忧不已。
  “他们往哪里去了?”谷主问。
  “那白公子说在殇阳关内等我们。”
  “玉竹,召集所有弟子,与我一同下山,一定要把苏叶带回来!我药师谷的弟子,断不能落在旁人手上!”谷主沉声道。
  “是!”玉竹应下,心中已然下定了决心。
  而另一边,殇阳关内,一个面容美艳俊逸的男子背着手,手中扯着一根绳子,悠悠地走在布满青苔的小路上,而绳子的另一端,绑在一个姑娘的双手上。许是被绳子拽着,姑娘走得踉踉跄跄,原本朴素却明媚的眉眼此刻看起来有些凶巴巴的。
  偶尔有行人走过,总会指指点点,小声斥责这个男子的不仁。只是这男子虽然看起来有些阴柔,但周身的气质却是冷冰冰的,竟无一人敢上前制止。
  “我昨天看的一点没错,你就是一个不仁不义、欺软怕硬的大混蛋!你卑鄙无耻!你把我放开!”苏叶在他身后,被他扯得踉跄,气急的她开口骂道。
  “所以,这就是你昨天诓我下山的理由?嗯?”白翕忽然停下脚步,转头看着她,尾音微微上扬,但听在苏叶耳中,生生听出了威胁恐吓的意味。
  苏叶立马闭上了嘴,然后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乖巧得不能再乖巧的样子。直到手腕上传来微微的牵扯,才抬起头,任由白翕牵着她镶嵌走去。
  只是这样安静的时刻没有持续多久,未几两人走过洛灵儿身边,擦肩而过时,洛灵儿开口喊住了二人。
  “这位公子,不知她如何得罪了你,你竟如此待她?”
  白翕停下脚步,心中微微惊讶居然真有人管闲事,面上却是一本正经道:“她是我妹妹,脑子不好喜欢乱跑,这才绑着她,是吧?”
  说完还朝苏叶挑了挑眉,意思就是:乖乖配合,不然有你好看!
  苏叶看懂了白翕的意思,但眼珠在他们二人之间转了两转之后,嘴角一撇,放声大哭:“姑娘就我啊!我根本不认识他!我今早上山采药,碰到他,他贪恋我美色,竟然要将我绑回去做他的压寨夫人!”
  白翕看到她眼珠乱转时就知要大事不好,结果还没来得及动作,苏叶便是一声嚎啕大哭,也是将他吓得一愣,这一愣,倒让她把话编排了个干净。
  洛灵儿闻言,扬手便朝白翕拍去,白翕侧身躲过,站定后手中折扇展开拿在胸前,戒备地看着她。
  洛灵儿见状运起灵力又朝他攻去,白翕持扇迎上,同时手中的绳子也松开了。
  苏叶见状,扭头便溜,边跑边挣扎着要挣脱绳索,结果却发现怎么也解不开。无奈之下只能先往殇阳关外跑去。
  就在苏叶刚刚踏出殇阳关外时,一身黑衣的白翕忽然出现在她面前,身手将她制住。
  “这么快?!你这也太妖孽了!”苏叶绝望地喊道。
  白翕并不言语,只提了苏叶坐上坐骑,往殇阳关而去。
  两人下坐骑时,已经是在一个安静的野外。苏叶拽着白翕的衣摆下了坐骑,结果一抬手发现满手鲜血。
  大惊之下看向眼前的白翕,只见他虽然神色如常,但脸上却没有丝毫血色,身上的衣服更是像被血染透了一般,只是黑色看不出来而已。
  “你受伤了?”苏叶惊喜道。
  白翕瞥了她一眼,勾了勾唇角,笑得讥诮,道:“我受伤了你也跑不掉,你手上这绳子被我加了封印,除了我没人能解开。而且,你只要带着这个绳子,我就随时都能知道你在哪里。”
  “你!”苏叶闻言气急,却又无可奈何。
  “你去拾些柴,晚上点个篝火。”白翕吩咐道。
  苏叶不忿,但却无可奈何,只能拖着被绑着的手,艰难地去捡柴。
  当篝火终于点起来时,已经是星光点点了。
  苏叶坐在篝火旁,看着运功疗伤的白翕,又看了看静谧的天空,忽然觉得心情有些复杂。 
浏览16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