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玄殇第三章:事出有因解误会,临时叛变小苏叶

2018.09.21

导语白翕身受重伤,得苏叶相救,却在第二天与药师谷的人缠斗了起来。

  苏叶是被冻醒的。
  哆嗦地睁开眼,苏叶发现篝火已经熄灭,只剩下一点若隐若现的火星。叹口气之后,苏叶坐起来认命一般加了柴,将篝火重新点燃。
  就要继续合衣睡去,一转身看到缩在一旁的白翕,唇色惨白,但脸色却是异常红润,蜷做一团的身子有些微微发抖,眉头紧蹙,看起来睡得极不安稳。
  苏叶悄悄挪过去摸了摸他的额头,被烫的猛地缩了回来。心中震惊:居然会这么烫!
  苏叶看他半晌,心中纠结许久,才伸出手搭在了他的脉搏上。
  一探之下苏叶简直对他的生命力生出了无限的佩服。体内真气逆行,五脏六腑皆受创,此刻他体内就像是有几百个小人拿着刀剑在大家一样,又疼又热闹,简直精彩至极。
  “啧啧,真是可怕。”苏叶撇嘴摇头,看着他禁闭的双眼道,“虽然你这个人呢,可恶、霸道又混蛋,在我看来,你这样完全是咎由自取。但是呢,我人美心善,不与你一般计较。”
  苏叶说着甚是艰难地用被绑着的双手伸进自己的衣襟里,拿出一个小瓷瓶。
  “这可是我根据药师谷潮汐药水的配方,又加以改良做成的……嗯……还没起名字,不过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可以治疗你的伤势。”苏叶看着他道,“本姑娘心肠好才给你用的,这个恩情你可得记得。”
  苏叶这一番自说自话之后,将手中的药喂到了白翕嘴里。
  “行了,我去睡觉了。”喂完,苏叶也不管药效如何,转身回到自己原来的地方躺下,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苏叶是被熏醒的,睁开眼就发现身上盖了一件外衫,黑色的。苏叶探头凑上去闻了闻,脸色大变,一把推开那件衣服,面目狰狞全是嫌弃。
  果然,血腥气浓烈得可以杀人了。
  一旁早就醒来看着她的白翕见她如此反应,脸色瞬间沉得发黑,还有一点小尴尬。
  “先填填肚子。”白翕面色不善地说着,将手中的果子扔给了苏叶。
  “哟!醒了?”苏叶惊喜道,“看来我真是妙手回春啊!”
  苏叶说着往白翕身边挪了挪,然后伸手搭上了白翕的脉搏。
  “嗯,这内伤算是稳住了。”苏叶点头,然后将昨天的小瓷瓶拿出来递给白翕,“既然醒了,自己喝吧,昨晚喂你费了我老大劲儿了。”
  白翕接过,仰头喝下,然后状似不经意地问道:“为什么要救我?”
  “我人美心善啊。”苏叶挑眉看着她,回答得一点也不脸红。
  “……”白翕转移开了目光,没看她的脸,闷声道,“多谢。”
  “谢就不必了。”苏叶摆摆手,然后将双手递到他眼前,试探道,“不如你帮我松松?”虽然苏叶昨天救他之前就已经知道,他不会给她松绑,更不会放她走。但是总要试一试才甘心。
  果然白翕静静看着她不说话。
  “行吧行吧,那要不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一定要六玄?”苏叶说出自己真正想要知道的事情。
  “我父亲被人暗算,需要六玄治病。”白翕沉默了一番开口,“我是青丘狐族族长的长子,青丘林一直偏安一隅与世无争,但是就在不久前,青丘出现了叛徒,他们派人给我父亲下毒,又挑起众人之间的关系。可他们在暗我在明,我不知道他们都是谁。如今的青丘,已经是危机四伏。只有我父亲醒了,我才能知道叛徒是谁。而整个青丘也需要父亲来主持大局。我的时间不多了,所以,只能出此下策。”
  “原来是这样。”苏叶听完很是惊讶,原本以为是一个蛮不讲理的人,却发现其实是因为有不得已的苦衷。
  “你早说嘛,早说我就帮你了。”苏叶很是义气地说。
  然后苏叶起来拍了拍衣衫,对白翕道,“那我们还等什么?走走,去找我师父汇合要六玄去!”
  两人在殇阳关郊外遇到了着急地寻找他们的药师谷众人。
  “师父!”苏叶看到谷主,扬声喊着,对他说,“师父你带六玄了没?快来把我换走啊!”
  “师妹你别急,师父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玉竹在一旁开口。
  苏叶一听便觉得有些不妙,看来师父没打算用六玄来换她,不然玉竹不会说想办法救她的话。
  果然,下一秒,整个药师谷的弟子手持药杵,将他们团团围住,一看就是要硬抢的架势。
  “你一会儿挟持我,逃走。”苏叶悄悄对白翕说道。
  白翕却恍若未闻,只戒备地看着四周。冷笑道:“药师谷这是准备以多欺少了不成?”
  “你掳我徒弟,辱我山门,快快放了苏叶,我还能放了你。”谷主扬声威胁。
  双方僵持不过片刻,便有药师谷弟子围攻上来,混乱之中苏叶扯了迎战的白翕,急道:“走啊!你身上还有伤,打不过的!”
  白翕却只是用尽最后的修为,不停地挥舞着手中的扇子。
  正在此时,天空略过一个影子,苏叶与白翕跃到影子上,倏忽之间便已远去。
  “可恶!”玉竹看着他们远去的方向,不甘道,“我去追!”
  “追什么?!”谷主却颇为无奈地制止了她,头疼道,“你看看那坐骑!”
  玉竹凝神去看,发现,那正是她师妹苏叶的坐骑……
浏览20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