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玄殇第六章:真相大白风云变,忠孝难全止干戈

2018.09.26

导语白翕回到青丘,救活了父亲,却发现这一切都不是自己想的那般简单。

  未等二人到达青丘林,便被药师谷众人和同行的鸿之羽追上。鸿之羽率先出手,击中了白翕的坐骑,一时间两人在坐骑上东倒西歪。
  苏叶见状,将丹顶仙鹤召唤了出来,匆匆对白翕道了一句:“我去拦住他们!”然后便转身跳下坐骑,丹顶仙鹤一声清啼将她接住。
  “你自己多小心!”白翕只来得及说这一句,苏叶便与他背道而驰。
  这边鸿将军看到苏叶冲过来,连忙止住攻势,只这一迟疑,白翕便飞出去好远,再加上苏叶拦在前面,鸿将军估计身后药师谷的颜面,没有再出手。
  “胡闹!还不快过来!”药师谷谷主追上来,呵斥道。
  苏叶自知理亏,乖乖飞到师父面前,心中不免连连叫苦:“不过是要抓自己回去,师父居然叫了轩辕城的人,自己这次怕是要完。”
  “谷主先息怒,当务之急是先与丁将军汇合,将此事告知才是。”鸿将军劝道。
  谷主点头赞同,然后狠狠瞪了苏叶一眼,玉竹适时走上前来,带着苏叶共乘一骑,以免她再乱跑。
  一行人这般来到了青丘林外,苏叶看到驻扎的大军时,才知道自己好像闯了了不得的大祸。但这祸……究竟从何说起呢?
  药师谷谷主一落地便带着苏叶去了一个大帐,听完她的述说,准备狠狠责罚她一番。然而还未开口,便看到她手上伤口,联想到她刚刚说给白翕的爹制药,心头便有了不祥的预感。
  “你这伤怎么来的?”谷主沉声问。
  “采药的时候不小心划伤的。”苏叶心中一喜,心道师父还是心疼她的,于是便卖惨道,“可疼了,原本不严重,但是制药的时候用力了些,导致伤口破裂,还严重了!”
  “你是说,你制药的时候流血了?”谷主心头的不安加剧,开口确认,“血流到了草药里?”
  嗯?师父的关注点好像有点不一样啊……
  苏叶有些奇怪,但还是点头,颇为尴尬道:“嗯。虽然我想换干净的药草,但是落月坡被我翻遍了,只有那一株草药,只能凑合着用了。”
  没想到原本还生气的药师谷谷主,听罢后退两步。
  “师父,怎么了?”苏叶奇怪。
  “你可知你上次昏迷,是吃了六玄才得以转醒?你可知那青丘林之主所中之毒原本无解?可你的血液中有六玄的药力,同时去除了六玄所带的毒性,再加上你配成的草药,恰好可解了他的毒!”
  “都是定数啊!”谷主颓然一声,说完便不再理她,只匆匆出了营帐,找到丁善节,让他修书给轩辕城主,准备一战。
  这边白翕带了药回青丘林,给他父亲吃下后,他父亲不过片刻便转醒过来。
  然后以雷霆手段将青丘林中蠢蠢欲动的各方势力尽数镇压,同时集结了青丘林所有的兵力,准备前往青丘林外迎敌。
  “父亲,轩辕城的大军并未踏入我青丘林领地,且在父亲重病期间也未举兵来犯,这其中应当另有别情。”白翕沉思一番劝说道。
  “呵!的确是另有别情。”白翕的父亲冷哼一声道,“我所中之毒,你当是谁送来的?”
  白翕有些难以置信,震惊道:“怎么可能?!轩辕城主不是一直想要轩辕大陆和平安定吗?”
  “怎么不可能?这毒出自药师谷,没想到解药也出自药师谷。呵呵,果然天佑我青丘。”白翕父亲笑得张扬得意,“如今,看这少昊还有何本事可以阻挡我一统轩辕大陆!”
  白翕闻言一脸的震惊和不可置信。
  这难道不是青丘林内部的争权夺势?父亲怎么会有如此野心?他不是一直偏安一隅,只想要青丘林安然无恙吗?
  原来是轩辕城派人下的毒。原来是因为父亲有了起兵之心才招致的这场毒杀……
  原来……一切都是自己的想当然……
  如今青丘林与轩辕城公开为敌,那救了他和他父亲的苏叶,此时怕是有危险。
  不过短短三日,青丘的兵马已经来到了青丘林外,与轩辕城的兵马呈对立之势。
  青丘的妖兽被尽数放出,一时间原本应该是郁郁葱葱的宁静之地,哀嚎遍野,血流成河。
  白翕站在高处,看着已经算得上是人间炼狱的青丘郊外,神情悲悯。又向远处望了望,看到在轩辕大营外不停地释放技能救人的药师谷的众人,看到那个有些憔悴却依旧挥舞着药杵的身影,心中愧疚。
  这不是他想看到的结果。
  白翕迎风而立了许久,从日出,到日暮。终于拿起了他的羽扇,一跃而起。
  强大的旋风卷起尘土,一时间迷住了所有人的视线。在旋风中心似乎有电光闪烁,不过须臾间,已经渐渐平息。
  待尘沙落地,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迎风而立的白翕,和已经昏迷倒在他怀中的青丘之主。
  “对不起,父亲。”白翕痛苦地闭上了眼,对怀中之人道。
  经年之后,那一场青丘林外的厮杀还是众人口中啧啧称奇,都道白翕深明大义。
  曾经的青丘之主被轩辕城主关在葬魂谷,而白翕请求与父亲一起受罚,偿还他对父亲的亏欠。
  这天,葬魂谷的小屋外传来一声女子的脆响:“白翕,我来给你送吃的啦!”
浏览50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