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须臾春至·第4章

2018.03.26

导语连日的劳累令他不知不觉睡了过去。几天未刮的脸上长出青青的胡茬,像旧雪化尽,露出的斑驳地面。

  从那以后,我就没再见过哥哥了,后座上并没有坐着新同学,课桌上的乱涂乱画也消失无踪,垃圾或死老鼠之类的东西再也没有出现在我的柜子里。

  但是,没有阳光,灰蒙蒙的天接着灰蒙蒙的天,一场雪接着一场雪。大扫除时我从窗子上跌下来,直接被送进医院。

  班上的同学来看我,闲聊了几句什么,现在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母亲紧握双手忍住眼眶里的泪,父亲在病房外一根接一根的抽烟。

  只是摔了一跤而已,他们在担心什么?我下了病床,站在窗前,四肢像以前一样完好而灵活,应该很快就会出院。

  “逃避了有哥哥的世界,也要逃避有自己的世界吗?”

  逃避自己是什么?一个人要怎样才能逃避有自己的世界?

  “还记得那把手术刀吗?”

  雪渐渐小了,透过轻薄的雪幕,可以再次看见空无一人的操场,午休的同学们早已跟着上课铃走了,只有叫莫里森的女同学还陪我坐在长椅上。

  手术刀。我忘了很多事情,这个词倒是一直在我的记忆里,它随哥哥出生,是他与生俱来的天赋。从小时候起,家里就放了很多医学方面的书,现在想想,或许所谓天赋,都是自幼开始的坚持与努力。

  于是,入学时期,哥哥在医学方面的造诣就远超普通同学,跟随教授发表过几篇论文后,更成为业界英才和冉冉升起的新星。那时,国家新闻报用整整一个版面报道了少年天才的诞生,但他并不在意,他说自己苦学医术,只是为了救想救的人。

  想救的人是谁呢?

  十八岁那年大扫除,我从窗子上摔下来住进医院后,搬走梯子的人是谁已经不重要了,比起突如其来的昏迷,皮肉擦伤只是最不严重的小事。说是突然,其实并非没有预兆,像是睡美人的手指终于扎到了纺车,那些父母和亲友苦苦隐瞒我多年的事情终于应验,迷迷糊糊中,我仿佛听到了出生那年,女巫的预言——

  放弃这孩子吧,她先天不足,活不到成年的。

  闭上眼,我像一片雪花,飘向灰蒙蒙的天际,灵魂变得沉重,身体却越来越轻。我听到无数仪器滴答作响的声音,苍银色的冰凉器械触到我的肌肤,就像哥哥最常用的手术刀。这么多年的努力,天才少年终于成功了,他打破了医生的预言,从死神手里夺回了自己的妹妹,却因为逾越权限使用禁药,永远地失去了“手术刀”这个职位。

  “对不起,曾经让你感受到那么大的压力,我却没能觉察。”

  我惊讶地抬起头,雪停了下来,身边那个幻想出来的“叫莫里森的女同学”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是一个戴鸭舌帽的英伦少年。他穿着与我同款的校服,有着真正男孩子的名字和亲密多年的熟悉气息,他曾一次次出现在我的梦里,我无数次以死亡放逐自己。但此刻,我才第一次看清他的眼睛。

  和我一模一样的蓝眼睛,温柔而执着。

  “不要继续逃避了,醒来吧。”

  不由分说,他举起手术刀,刺入我的心脏,尖锐的疼痛。

  世界崩塌,灰蒙蒙的天宇被撕裂,有阳光照进来。

  “医生!医生!”

  全身粉嫩嫩的小护士正清扫着标本区,忽然,久久沉寂的病床上传来仪器急促的响声。

  这女孩昏迷三年了,勉强弥补了先天不足的缺憾,却选择主动陷入沉睡,由外界唤醒的可能性极低。就连桃桃都知道这只是徒劳无益的续命而已,医生却依然坚持着每天的常规治疗,看来聪明人偶尔也会办蠢事。

  但今天,铁树竟然开花了,桃桃惊喜不已,她丢下手中的活计,沿着走廊跑出大门。

  “医生!她醒了!”

  大门外,灰鸦背对桃桃靠在摇椅上,连日的劳累令他不知不觉睡了过去。几天未刮的脸上长出青青的胡茬,像旧雪化尽,露出的斑驳地面。

  卢索城的冬天结束了。桃桃站在门边,微笑起来。

  春天就要来了。

  (完)
浏览173544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