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临江仙,一别方解曲中意

2018.03.26

导语一曲临江仙,一别方解曲中意

  一个一身白衣,头戴宝石的清丽女子抱着一把琴上了台。看她的衣着和发饰就知不是凡品,只是不知道这个并不缺钱的姑娘为何会沦落到这一方酒馆。不过众人的疑虑很快被抛诸脑后,只因这个女子的琴声轻灵,让人听之便觉如坠山林。
  沈觅枫手持长剑正在临安街头走着,听到琴声便是一愣,辨别了一下方向,抬脚朝临安酒馆走去。
  进了酒馆便一眼瞧见在角落中弹琴的人,面色惊疑不定,待女子唱出一曲《临江仙》时,沈觅枫的神色霎时变得更加五彩斑斓,甚是精彩。
  沈觅枫抱着长剑,也不坐下,只斜靠在离女子较近的柱子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心中甚是不满,连他自己都不知,看着她弹琴给别人听,自己心中为何会气闷。
  终于一曲唱罢,沈觅枫上前,语气中是熟稔,但也有着调笑之色:“哟,这不是天山派的菡冬师妹吗?怎么沦落至此啊?”
  “原来是武当派的觅枫师兄。”菡冬一早也看到了他,此时出声应着算是打招呼。
  “小师妹一别经年,怎么还是只会唱这一曲啊?”觅枫轻挑着眉,笑着问。
  “唱这一曲已经足够了。”菡冬平静地看着他回道。
  觅枫看着眼前的人并没有像以前那般因为自己的调笑而恼羞成怒,反而这么平静地看着自己,倒觉得有些尴尬,轻咳了一声,问:“小师妹怎么会在这里唱曲?可是有什么难处?”
  这次倒不是调笑了,虽然语气还是漫不经心的调子,但言辞间多了些关心在意,菡冬闻言淡淡地笑了,说:“没有什么难处,只是在此地卖唱的爷孙俩今日身体不适,我不忍心,便让他们回去休息,自己来替他们一替。”
  “小师妹心肠好啊,只是当初的我没那福分感受到。”觅枫看着她酸溜溜地说着。
  当年他和师父师兄们一起去天山派做客,他一时贪玩儿溜出去。被琴音吸引,跑过去就看到了漫天冰雪中弹琴的菡冬,白衣白琴,几乎要与白雪融为一体。
  琴声清冽一如漫天风雪。
  那时的他心中好奇,就去缠菡冬让她把琴借给自己弹一弹。
  结果如他所愿,他却是在第一声的时候就没控制住力道,生生将琴弦弹断了……
  菡冬一看之下哭的撕心裂肺,闹得他手足无措,还惊动了两派掌门。
  最后他被罚在天山派冰天雪地之中扎马步,一扎就是两个时辰,一直持续到他们离开天山派那天。
  那时他站在冰雪里,生生累出了汗,浸湿了衣服,但被冷风一吹,衣服便结了冰,真真是冰火两重天。
  菡冬知道他受罚是因为自己,心下难安,所以琴修好后就抱着它坐在了觅枫身旁,弹琴唱曲陪着他,倒是让两人生出了些革命情谊。
  此时觅枫酸溜溜的语气,让他们同时想起了那时候的情景,菡冬笑出了声:“那时候我可是陪了你许久的,你怎么没福分了?”
  “是是是。”觅枫连声称道,复又正色问,“你来此地可是有事?”
  “最近边关并不太平,师父派我来查看一下朝中形势。”
  “如此正好,我也是为此事而来,不若结伴同行?”觅枫提议。
  “那就麻烦师兄照顾了。”
  两人说着在临安酒馆住下,相互扶持,同进同出间当真是查探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
  事情办完后,觅枫来与菡冬道别,却听到菡冬房中有人说话。
  “你自己偷跑出来师父已经生气了,你到底跟没跟他说啊?”
  “没。”
  “你说说你!想和他在一起你就直说啊!这些年,你悄悄搜集了多少有关他的消息?当我不知道啊?如今知道他下山,就偷跑出来,你说你跑都跑了,还不说,天天就弹一曲《临江仙》,他能懂?”
  “没关系。”菡冬故作轻松地说,“能看一看江南烟雨,看一看他,我就知足了。”
  “你……我不说你,你自己看着办吧。”
  觅枫此时已经有些呆愣了,过往历历在目,一些他从没注意的细节,此时都有了解释。
  那天临别之时,觅枫解下了剑穗,交给菡冬:“等天下安定,我带你去洞庭看荷花,你可愿意?”
  “愿意!”菡冬抬眼将他看着,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欣喜。
  只有菡冬的师姐看着眼前的临安,想着:这天下,可还有安定之时?
浏览37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