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转而唱却再不知是所为何人

2018.03.26

导语不知是所为何人

  神都的夜里依旧是热闹非凡,放眼望去皆是一片灯火通明,偶尔有丝竹管弦之声传来,显出一派歌舞升平之象。
  离山剑宗的大师兄穿着自己的白色衣袍,手持折扇,腰悬佩剑,一副富贵公子的扮相来到了神都最大的客栈。
  这里虽是客栈,但每晚都会有人登台唱曲儿,供客人娱乐之用。冷安虽然平时严苛,但却有这样一个听曲儿的爱好。
  此时的他坐在台下,手里执着一杯清茶,闻着茶香听着耳边咿呀婉转的唱腔,悠闲自得地勾了勾嘴角。
  戏台上的青衣一甩长袖,姿态婀娜地清唱间将台下的人望着,眼神轻灵伴着欢喜,看冷安笑了,自己也不自觉地咧开了笑脸,脚步都轻盈了许多。
  一曲唱罢,青衣回了台后,一个小姑娘拿着一身用料考究的衣服递给她,毫不掩饰语气中的担忧与焦躁:“师姐,你说你堂堂南溪斋大师姐,天天偷偷跑来唱曲儿,师父知道不剥了你的皮也得打断你的腿!”
  “嘘!”被叫大师姐的夏凝赶忙拿手指比在来人的嘴上,警惕看了一圈,看没有人听到才说道:“你不说,没人知道的。”
  “你说说你这是图什么?就你化的这个妆,他哪里知道是你?”小姑娘不满。
  “他喜欢就好。”夏凝却是不甚在意,只专心卸妆。
  “我都替你不值,你为了他特意跟着戏子学了那么久,还天天为他登台。你本来应该是受人敬仰的修行之人,为了他的这点儿爱好,你都把自己弄成一个戏子了!我看了都心疼!”小姑娘口中虽然不满,但眼中的心疼不甘却是真实而强烈的。
  “好好好,知道小师妹对我最好了。”夏凝轻轻捏了捏小姑娘的脸颊,哄道,“一会儿给你买桂花糕吃。”
  夏凝换好衣服,没了粉饰,干净清爽的面容终于显露了出来,眼神清冽高雅,让人见之不忘,嘴角天生向上微微翘起,让她有了不语而笑的亲近感,也难怪有小师妹会这般喜欢黏着她。
  夏凝喜欢离山剑宗的大师兄已经不算秘密了,但是在众人眼中,夏凝也就是喜欢而已,并没有去跟冷安表白也没有私下找冷安,所以大家也都只当这是一种谣传,却不知,在他们甚至是冷安不知道的地方和时候,夏凝的付出已经很多了。
  又是一天晚上,戏台上依旧是一个青衣踮足凝气,咿呀而唱,只是一个回眸间却看到一人悄悄凝了团黑气,蓄势待发。
  夏凝一看便知这是一个入侵的魔族,要在神都制造慌乱,而离他最近的居然是冷安。
  此时的冷安依旧半闭着眼听着曲儿,眼看那团黑气就要在他身旁炸开,夏凝不及细想,足尖一点便飞了出去,右手也凝了法力朝魔族拍去。
  冷安察觉不对,睁眼的同时拔剑出鞘,却终是慢了一步,堪堪接到与魔族对了一掌的夏凝,左手顺势揽她入怀,右手长剑一个剑花化作利刃刺入了他的胸口,魔族化作黑烟消失在原地。
  夏凝却因此中了毒,软软地倒在冷安怀里。
  “你?你是……”冷安看着怀里的人,惊疑不定。
  “师姐!”随着一声喊叫,一个小姑娘风一样跑过来趴在了夏凝身边。
  冷安看着这个小姑娘一身南溪斋的装扮,心中的怀疑被证实,一脸的不可置信:“夏凝师妹?一直都是你?”
  “不然呢?!”夏凝没开口,倒是旁边的小姑娘哭喊了起来,“师姐为了你,放下身段去学唱戏,还天天来这里扮戏子,你倒是天天听得舒心!现在倒好,师姐为了你,连命都要丢了!”
  “我……”冷安张了张口,却是无言。
  “没关系,我不在乎的。”夏凝却是在他怀中虚弱地说着。
  冷安回过神来,小心翼翼地将她抱起,似是怀中抱着绝世之宝。冷安就这样将夏凝抱回了南溪斋,将她放下后只说了一句:“我去魔族为你找解药,等我回来。”
  不成想,这一走,就是半年音讯全无。
  夏凝在师父的相护下,终于是保住了性命,但因魔气侵入大脑,造成了记忆的紊乱。
  又是一天夜里,夏凝再次穿上了戏服,登上了高台,婉转而唱见,来此唱戏,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何。只是蓦然回眸,看着台前空着的那把椅子时,心间忽然悲伤,流下了两行清泪。
浏览55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