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一场故事中,却是与我无关

2018.03.28

导语误入一场故事中,却是与我无关

  “你乖乖走,一会儿给你买竹子吃。”一个男子背着一把雕着仙鹤的琴,弯着腰戳了戳身边圆滚滚的黑白色动物的额头,笑着说。
  阳光从一侧打过,照得这个笑容有些晃眼。路上来往的行人不住地回看,不知是在看这个男子还是在看那个圆滚滚的小动物。
  男子说完朝一侧的酒馆走去,坐下后将波波抱在怀里,给它点了一盘竹笋,给自己点了壶茶,又要了些牛肉。
  原本酒馆的人都在看向这一桌,眼中满是好奇,但闻一声啪的脆响,酒馆中的说书人声音响起:“诸位客官,今日为大家来说一说唐门二公子和天山派大师兄的恩怨情仇。”
  “话说天山派大师兄容雪衣,十六岁名震江湖,可谓是少年天才,风头一时无两。常年一身白衣,风华流转,深得武林红颜倾慕,被人称为雪衣公子。而唐门二公子也是一个风流人物,唐家财力、势力深厚,唐二公子为人颇为热络,两人相识之下一见如故,便结了异姓兄弟,这在当时也是一段江湖佳话,两人携手破了唐门大公子的叛变危机,又一同查出金军潜入大宋的证据,手刃敌军,可以说是为国为民的好榜样。世人皆以为这两人将会成为江湖大侠,却不成想,一切变故都出在那次巴蜀之行。”
  说书人在台上侃侃而言,声情并茂引人入胜,只有那个男子却是看不出脸上神色,只顾着拿起一片牛肉喂给怀里的动物。
  “巴蜀之地可谓行之艰难,而他们二人却是一路畅通无阻,这便要提一提故事的另一个关键人物,翠烟派的柳梦竹。柳梦竹一直隐居深山,不谙世事,单纯善良,容雪衣在一处深山之中与她偶遇,两人一见倾心,柳梦竹甘愿随雪衣公子出山入世,却不料,唐二公子唐傲云也喜欢上了柳梦竹,自此两个原本肝胆相照的兄弟却生出了嫌隙。变故就发生在五年前,容雪衣知道了唐傲云的心思,便要柳梦竹回天山派,不再见唐傲云,但柳梦竹本就身体羸弱,唐傲云以她不能适应那边的寒冷为由出面阻拦。在容雪衣的坚持下,唐傲云为护佳人,对昔日兄弟下手,柳梦竹眼看两兄弟为自己反目成仇,为避免两人之间的悲剧,自己饮下了毒酒,化风而去了。”
  最后这一句说完,那边的男子有些神色恍惚,对着怀中的波波轻声说:“原来现在的世人,是这么看我们的关系的。”语气中不知是无奈还是悲伤。
  此时一盘牛肉和竹笋已经见底,容雪衣将银子放在桌上,领着波波朝外走去。
  容雪衣来到一座孤坟前,将波波放下,对着墓碑说:“我带波波来看你了。没有你看着,它可淘气了,我的竹屋都被它啃坏七座了。”
  “这些香和供果是他拿来的吧?这样也好,你还能时时看到他。”容雪衣笑着叹息,像是老友间的闲谈。
  “你还有脸来?!”伴随着一声叱咤,一根羽箭直朝面门而来,容雪衣翻身躲过,那根羽箭便钉到了地上,深入半寸,尾翼轻颤不止,看见力道之强。
  “你害死了她还不够,还要跑来碍她的眼?”唐傲云气急,言语间皆是愤怒。
  “当初一箭射入她心口的可是你。”容雪衣也好不客气,只冷冷看着他说道。
  唐傲云一时间脸色惨白,却强自镇定道:“若不是你当初不顾兄弟情义横刀夺爱,我有怎么会失去理智?!”
  “横刀夺爱?呵!”容雪衣嘲讽一笑,倒,“当初我就不该带她下山遇到你。”
  唐傲云依旧是恨恨的神色将他看着。
  “虽然我们相识在前,但她喜欢的却是你,可是你呢?口口声声说爱她,却始终不愿带她回唐家!就因为你大哥死了,你要替他去联姻?!呵!可笑!”容雪衣一字一句的控诉,说着当年的真相,“她生性善良,不愿你为难,只将委屈藏在自己心里,我本是好意安慰,你却不分青红皂白提箭就杀。她只是上前想要规劝,谁料你出的竟是你那淬了毒的箭。”
  唐傲云听到此处已经有些崩溃,只喃喃:“不是的,不是的……”
  “我此次只是带波波来看看她,波波也大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随她去了。”容雪衣只冷静地看着他,“你自己好自为之。”
  “走了波波。”容雪衣转身离去,只留故事中的二人停在原地。
浏览21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