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之后才明白自己的心意

2018.04.01

导语离开之后才明白..

  天凉郡的雪山上,一个娇小的身影背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子,艰难而行。
  风雪吹过,一阵寒冷,小小的身影有些冻得麻木的双腿,一个踉跄,栽倒在地,却在倒地时奋力转身,将身后的男子护在胸前。
  而男子已然昏迷,对此一无所知。
  三日后,男子从昏睡中醒来,身上满是血污的外衣已被脱下,换上了干净清爽的布衣,躺在温暖的室中。
  “呀!你醒了?”云溪端着药碗从门口进来,看到醉寒已经转醒,快走几步,脸上是抑制不住的欣喜。
  “云溪……师妹?”醉寒不确定地看着眼前人,有一瞬间的恍惚。明明他被魔族围困,身受重伤,魔毒入体,应该是死在了天凉郡才对。
  “是我,来把药喝了。”云溪点点头,坐在床边,将药凑近了他的嘴边。
  醉寒定定看着她,并不张口,似乎想要确定什么。
  “没错,又是我救了你。”云溪看着他浑不在意地说完,又像是想要掩饰什么地继续说道:“除了我,谁还有这样妙手回春的本事?”
  “你……”醉寒眼中闪过不赞同的神色,但想想她救下自己必然不易,也不忍多苛责,便改口道,“多谢。”
  “你不用道谢,少往魔族跑两趟,多在意一下自己的小命,比说几百句谢谢都有用。”云溪一边抱怨一边扶他起来,给他喂药。
  醉寒顺从地将药喝完,躺下后才带着淡淡的笑意,说:“那怎么成?除魔卫道本就是离山剑宗的分内之事,既然有魔族威胁在侧,我又岂有放任不管之理?”
  “那离山剑宗也不是只有你一个啊?况且还有教宗大人、还有陛下,为什么偏偏就要你去?”云溪将药碗放在床头,语气难掩生气,以至于药碗在床头发出了“咚”的一声。
  醉寒看了看那个碗,又看了看她,伸手在她头顶上揉了揉,笑着说:“因为那是我一直要做的事啊。”
  是啊,从认识醉寒起,她就知道醉寒心中最重要的就是除魔卫道。甚至她能有今天也全是因为他的这个行为。
  原本她只是被魔族抓住要放血练功的小女娃娃,是醉寒从天而降把她从魔族手中救回,还送去了青曜十三司,给了她一个安身立命之所。
  可是,在一年又一年,一次又一次的追逐,寻找与疗伤中,她终是怕了。她怕她有一次赶不及去救他,她怕她学艺不精救不了他,她怕自己再也没有办法陪着他。
  可是这些,他都不懂,也不在乎。
  云溪在醉寒的掌心中低下了头,一副落寞的样子。醉寒看了她几眼,却因大病未愈,没多久便沉沉睡去。
  在云溪连续三个月精心的照料下,醉寒终于痊愈,云溪却是脸色有些苍白。醉寒看了有些不忍,却也只说了一句:“你好好休息。”便匆匆回了离山剑宗,据说,周园  又有魔族入侵的迹象,他要赶回去与众师兄弟一起前去周园查看。
  半月后,醉寒回了神都,手臂上有点伤,便先去了青曜十三司。
  只是此次给他包扎上药的,却是青曜十三司的小师妹,没见到云溪的身影,醉寒有些不安。
  每次云溪都是围在他身边的,让他都习惯了她的照顾,这次却居然没有见到她。
  “你云溪师姐呢?”醉寒问。
  “哼!”小师妹却是瞥他一眼,愤愤地转头走了。
  醉寒心下更是奇怪,在青曜十三司转了一圈,最后问了大师姐才知道,原来云溪已经卧床许久了。
  醉寒心下大惊,问:“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还不是因为你。”大师姐面色不虞,却还是继续说了下去,“上次小溪费了半条命将你从天凉郡背回来,又因为你魔毒深中,无法驱除,便将自身之血与你的血互换,生生用剩下的半条命把你救了。你呢?好了之后还不知珍惜,又跑魔族去,我都替小溪不值。”
  “怎么会?”醉寒大惊之下愣住了。
  “她现在药方旁的屋子里,你去看看吧。”大师姐说完便不欲多说,转身离开。
  醉寒恍惚地来到屋子前,那扇门却像是重于千钧,醉寒推了好几下才推开。
  “你……”醉寒看着床上的云溪,心中一阵钝痛。
  “你回来了。”云溪淡淡笑着,伸出了手,醉寒上前紧紧抓住,此时他才发现,他一直习以为常的手,救了他一次又一次的手竟然如此冰凉。
  “以后,不要再做危险的事情了。”云溪的语气轻如浮尘,“我再也不能救你了。”
  醉寒将头抵在那只冰冷而无力的手上,无声痛哭。
  他到现在才发现,一直以来自己错得有多离谱,但是再也没有了重来的机会。而他现在才知道,他一直眷恋着有云溪在旁的日子,原来他早已喜欢上了这个姑娘。
  半年后,魔族再次入侵,离山剑宗醉寒拼死抗敌,终是把魔族打回雪老城,五年内无法入侵,此战之后醉寒离奇消失,不见踪影,连同和他一起消失的还有青曜十三司的云溪。有人称曾在花海遇见此二人一同赏花,也有人称曾见到醉寒深夜买醉,世间多少痴情种,奈何相识太匆匆。
浏览50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