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等待被辜负,是否可以重新幸福?

2018.04.02

导语当等待被辜负,是否可以重新幸福?

  客栈的窗边,坐着一对男女。穿着薄纱的女子看着眼前喝茶的男子,满脸的心事。
  “师妹?你找我究竟所谓何事?”云离一边喝茶一边有些焦躁地埋怨。他原本此刻应该在离山剑宗的藏经阁里参悟修道,却因为千雪一早来找他,说是有要事要问,他才出来。可是两人这样坐着,一壶茶都快要喝完了,千雪还是一句话不说。
  “师兄……”千雪看着云离,定了定神,虽然这个问题已经问过许多次了,但再次开口,她的脸上还是飞起了红晕,眼神闪着希冀,话问了出来,“你可愿意娶我?”
  云离愣愣地看着她半晌,最后还是叹息一声:“师妹……我已经说过多次,我此生所愿便是修得大道,成家这种凡俗中事不在我的计划之中。况且,我已经认定你是我修大道之人,等到我们大道得成,一起遨游神都,岂不更好?”
  “可是……”千雪本想反驳,却在看到云离的神色之后,便闭口不言,只低下了头,将所有的情绪掩藏。
  “好了。我要回去修行了,改日再来陪你。”云离说完,安抚地摸了摸她的头,转身离去。
  “可是……我娘要我嫁人了啊……”千雪保持这样一个姿势坐在位置上,直到云离离去许久之后,才呢喃出声,随后一滴眼泪滑落,千雪拿掌心捂住自己的脸,趴在桌子上,想要把眼泪捂回去,却怎么都办不到。
  一个月后,千雪生辰这天,云离与她相会在奈何桥边。
  “记得吗?你我初识便是在这里。”千雪笑意盈盈地看着云离,问道。
  “嗯,那时候你还是这么高的一个小姑娘。”云离手在自己腰间比了比,笑着回。
  “那天也是我生辰。”千雪看着面前的河中月亮的倒影,回忆道。
  “这我倒是不大记得了。”云离回忆了一番已是没了印象。
  “那天我淘气,嫌家里吵,偷跑出来想要透透气,却没想到遇到了几个打劫的,居然要打劫我一个小女娃娃,我哪儿有什么银子可以打劫啊。”千雪回忆着,语气却没了当初的害怕,只觉得很好笑。
  “其实那几个人,你打得过的。”云离也回忆起了初识那段记忆。
  “胆子小啊,一吓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千雪也觉得自己很好笑,无奈道,“也对亏了当初你出来了。”
  “你还说,那时候我几乎没什么修为,可算是被他们打惨了。”云离摇头,那绝对算得上是他的黑历史。
  “那为了报答你当初的救命之恩,我……”千雪歪头看着他,眼中有着狡黠和认真,话风一转道,“以身相许怎么样??”
  “师妹。”云离无奈出声。
  “知道你要修大道嘛,开玩笑的。”千雪说着,扭过头去,不让他看见自己眼中的失落,“那我给给跳支舞吧。”
  千雪说完稍稍站远了些,借着月色,足尖轻点,翩然而舞,身姿灵动而轻盈,仿佛随时都可能飞去的蝶。
  那一晚他们聊得很晚,而之后,千雪再也没有主动找过云离。
  云离再次得到千雪的消息是在两个月后,整个神都都在谈论南溪斋与槐院的联姻。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云离愣住了,随后就去了南溪斋找千雪。
  可回复他的只有他作为礼物送出去的那个玉佩,还有千雪写的五个字:人生不相见。
  失魂落魄的云离拿着这两样东西,浑浑噩噩地回了离山剑宗,此刻的他竟然不知修道为何。
  在一片欢天喜地之中,穿着嫁衣的千雪,低着头握住了掀开轿门的那只手。
  微微发抖间,身侧的人似有所察觉,轻轻靠了过来,小声说了一句:“不用怕,有我在。”
浏览4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