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修为,只是为了能够护你周全

2018.04.04

导语只是为了能够护你周全

  又是一个月的初一,离山剑宗的大门一打开,弟子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南溪斋大师姐,容萱。
  门只开了半扇,便疾步往离山剑宗里面跑,边跑还边喊着:“大师兄,那个找你决斗的凶师姐又来了!”
  离山剑宗的大师兄路凌正在屋中一边喝茶一边看着手中的经书,闻言勾唇一笑:“果然。”
  门被人从外面大力打开,前来报信的弟子看着老神在在的大师兄,不免有些心急,跑到他面前又重复道:“大师兄!南溪斋的容师姐又来了!”
  “这么惊讶做什么?”路凌又翻了一页的书,淡定开口,“她不是每月初一都会来吗,不来才应该奇怪。”
  看到师兄这一副淡定的样子,来的弟子也觉得自己有点大惊小怪了,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道:“也是,反正她每次都输给大师兄。”
  所有神都的人都知道,如今在年轻的一辈中,最有天赋、修为最高的就是离山剑宗的路凌师兄。而在一年前,名震神都几近十年之久的却是南溪斋的大师姐,容萱。
  容萱自小天赋便极好,被父母送去南溪斋后更是得圣女眷顾,亲自教导在身边,在十三岁时便开始崭露头角,展现出她非凡的修为。
  她曾经是天之骄女,南溪斋下一任圣女的不二之选,众学子眼中遥不可及的楷模,被师门寄予厚望的大师姐。
  她对自己也是严苛的,过多和过早的荣誉加身让她在不断地逼迫自己前进,也让她有了骄傲的资本。
  可是这一切在一年前,被闭关三年的路凌打碎,她成了人人惋惜的第二。
  也就是从那时起,每个月的初一,她都会来离山剑宗与路凌比试,却每次都是输,可这也没有打消她的积极性,反而成了接下来的一个月努力的动力。
  所以,这个月的初一,她又来了。
  而此刻路凌的屋中,小师弟对着路凌说这话,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不过师兄,我好像觉得她可能受伤了。”
  “受伤?”路凌喝茶的动作停滞了,慢慢放下,抬头看着眼前人。
  “嗯,我看她脸色有点苍白。”小师弟继续说着,没有发现师兄的异样,“听说前几天她跟随圣女去了一趟雪老城,可能是被魔族伤到了吧。”
  路凌不再说话,而是站起身来疾步向外走去。
  等到眼前出现容萱的身影的时候,容萱也看到了他。
  “拔剑吧!”容萱依旧保持着自己的冷静与骄傲,高昂着头,举起了手中的弓。
  只一眼,他便知道,容萱的伤并不轻。
  “你受伤了。”路凌将手背到身后,并未拔剑,看着他说得平静。
  “受伤了依旧可以与你一战!”容萱说完便是一招梧桐箭雨,紧跟着,身影便踏风而来,意思很明显地要逼他出剑了。
  路凌凌空后跃,躲过了箭雨,然后又是几个躲闪,只守不攻。
  容萱看他如此更是急切,招式越发凌厉,却没过多久便内力不济,气血上涌间,身形一顿,吐出一口淤血。
  路凌看到慌忙去扶,将她抱在自己怀里,另一只手便要去探她的脉搏,容萱不愿,抬手便躲,可最终却是软弱无力,没几下就被抓住了。
  “你这伤虽然没什么大碍,但也得静养,哪里还能动真气!你当真是不拿自己当回事?!”路凌说着心疼间无意中加重了语气。
  “还不是因为你!你说你好好的闭什么关!好好的为什么要抢我的名头?”容萱听后心中莫名开始委屈,“若不是你,我又何苦这么辛苦?!”
  路凌沉默,只是将她抱得更紧了一点,听着她如小孩子一般委屈地在自己怀里哭着,心中柔软却又痛心。
  “我只是想要保护你而已,只是因为你说,你心中的人要比你厉害才可以。”路凌慢慢说着。
  容萱闻言愣了一下。
  “既然如此让你痛苦难过,那么这一身修为,不要也罢。”路凌说完便运转周身修为,想要散了它们。
  容萱大惊,慌乱间便顺势转身将路凌环抱,在他肩头不住地说:“不不,不要不要。”
  原本打算散尽修为的路凌此时震惊之下又有着狂喜,被自己喜欢的人抱着,竟如此让人飘然,如坠云端。
  “以后不比了,我只保护你,好吗?”路凌收紧了环抱着的双臂,轻声问。
  “嗯!”容萱点头。
浏览321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