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地等待,只为了一个曾经的承诺

2018.04.05

导语只为了一个曾经的承诺

  繁华的街道边,站着一个小姑娘,一个男子拿着一串糖葫芦朝她走来,小姑娘脸上出现了欣喜的神色。
  男子走近,将手中的糖葫芦递给她,顺势牵起她的另一只手,进了旁边的酒馆,找了一处角落,坐了下来。
  “子矜乖,在这里等我回来。”男子揉了揉她的头发,哄道。
  “你要走吗??”子矜丢了糖葫芦,委屈地看着他。
  “我去办点事,你在这里等我,午饭前就回来,乖啊。”男子又安抚了几句,子矜这才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男子复又将桌子上的桂花糕朝她面前推了推,说:“糖葫芦掉了不能吃,先吃几块桂花糕,我回来再给你买一根。”
  “嗯!”子矜听话地拿起桂花糕,看着他走出去,可看着眼前的身影出了门,渐渐消失,无法遏制的恐惧向她袭来,就好像这一去就再也见不到了一样。
  “不要走!”一声惊呼从床上的女子口中喊出,子矜瞬间从床上坐起,待看清这里是青曜十三司里自己的房间后,喘了口气,苦笑。
  又梦到了当初的场景,几年了?那个再也没有回来的身影就这样永远留在了梦里,始终萦绕不去。
  拍了拍脸,让自己稍稍清醒了一点,甩掉梦中的恐惧与难过,子矜穿衣洗漱,出门对着太阳伸了个懒腰。
  然后看到了阳光中走来的人,眼神游离了一下便想转身溜走,却被来人喊住。
  “子矜小师妹。”
  “嘿嘿,玉竹师兄。”子矜无奈转身,朝他笑了笑,认命般打了招呼。
  “今日阳光微暖,不如我们去西郊踏青?”玉竹笑意盈盈地提议。
  “额……不用了吧?”子矜斟酌着拒绝,“师父让我去修行。”说完便要走,结果被玉竹一把拽了回来。
  “你每次都这样拒绝我。”玉竹看着她,有些生气,“你是不是还在等他?”
  “没有。”子矜矢口否认。
  “他不会回来了!我当初亲眼看见他被打入了魔族深渊,他已经死了!”玉竹却因为不甘与嫉妒,继续吼道。
  子矜闻言,咬着嘴唇不说话,只抬眼冷静地看着他。
  当初就是玉竹到酒馆找到自己,告诉自己,靖衫不会回来了,然后把自己送到了青曜十三司,说这是靖衫的遗愿。
  这么多年,她一直不肯相信靖衫死了,但她掩饰得很好,除了在玉竹面前。
  因为看到他,她就不自觉想到那一天,不停地有声音跟自己说:靖衫死了,不会回来了。
  这也是她每次看到他就躲的原因。
  “对不起。”玉竹在子矜的目光下渐渐冷静了下来,松开了手,低头道歉。
  子矜依旧不发一言,转头离开。
  那天子矜去了那个酒馆,喝得伶仃大醉,最后是师姐找到了她,把她拖回了青曜十三司。
  第二天的子矜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与师姐妹们打闹,一起修炼,一起抱怨青曜十三司的膳食太油腻,吃了容易长胖。
  一切都很正常,直到当初靖衫离开的那一天,子矜又去了那个酒馆,一坐就是一天。
  大家对此心疼却又无可奈何,想要关心,可子矜却从来不多说半个字,让她们也无从开口。
  又是到了日暮十分,子矜吃完了最后一块桂花糕,拍了拍手,就要站起来离开,却忽然察觉周围有魔气出现,警惕的她将折扇拿在手中,盯着门口,沉着开口:“出来!”
  “呵,我就知道,如今我这一身魔气,想要远远看你一眼,是不可能的。”人未出现,熟悉的低沉的声音却先传了过来,一瞬间子矜定在原地,瞪着双眼努力地看向门口。
  一个一身黑衣的男子,拿着一把剑,踏入门来,看着她,微微笑着。
  “靖衫哥哥?”子矜不确定地喊着,声音飘忽,怕是个梦。
  “嗯,我……就不进去了,看看你就好。”靖衫话刚说完,子矜便冲了出来,扑倒在他怀里。
  “你回来了。”
  “嗯。”靖衫抱着已经长大的姑娘,轻声应着。感慨着:这样也就够了,不枉自己垂死挣扎堕入魔道,才从深渊中爬出来……
浏览64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