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驱逐未必不是另一种福气

2018.04.09

导语被驱逐未必不是另一种福气

  “哼!第三者!”白竹桃正在跟人做七杀任务的时候就收到了这样一条莫名其妙的消息,发消息来的是她根本不认识的陌生人,一个叫罗般若的魁梧大汉——槐院。
  “神经病?”白竹桃莫名其妙之下回发了一句看似疑问实则嘲讽的三个字。
  罗般若看了回应之后以真心塞,再也没有一个比这更扎心的了。
  事情要从十分钟之前说起,罗般若跟家族里的固定一条队的人一起打完了日常一条,然后队长站在神都,问了一句:“要不要打七杀?”
  “七杀分身都打不过,战力不够,缺奶。”队伍里一个叫红鸾的人说着。
  “我也想打,但是奶不好找啊!”另一个人附和。
  “我去世界喊个青曜十三司试试。”队长在队伍里说着,就去发了世界,没过多久,白竹桃在世界上回:“前面七杀的,带我一个。”
  队伍里的人一看,红鸾讶然:“这个青曜十三司修为好高啊,靠谱!快拉进来!”
  另一个附和:“可不,青曜十三司门派青云榜排名第十啊!”
  “问题来了,谁不打?退队。”队长这时问出了关键问题。
  “罗般若”
  “罗般若”
  队伍里另外两个异口同声。
  “我惹到你们了?这么不讲义气的吗?”罗般若一看就跳脚。
  “你刚刚没说要打啊。”红鸾说得理所当然。
  “而且你是一个槐院,队伍里有队长一个槐院当肉盾就好了,你血没他厚,自然牺牲你了,兄弟。”另一个说的更扎心。
  “……”罗般若郁闷,但倒不是很生气,毕竟一起玩儿了许久,他知道队伍里的人不是排挤他,也就不是太在意。
  但是被这么理所当然地踢出队伍,他还是很郁闷的。
  郁闷又无聊之下,他就私聊调戏了一下白竹桃,结果更郁闷了。
  “你抢了我的七杀队伍!”罗般若带着怨念说。
  “啥?”白竹桃就打了一个字,半天没动静,就在罗般若就要放弃这个无聊的调戏的时候,白竹桃又回来了,说了一句:“谁让你门派多余还修为渣渣。”
  “这就扎心了兄弟!”罗般若看到之后简直要吐出一口老血,也由此看出刚刚白竹桃应该是在问队伍里的人怎么回事,而现在,看来是问清楚了。
  “他们说你血厚,可以多扎扎。”白竹桃看到队伍里众人对他的评价后笑着说。
  他就知道!那群忘恩负义见色忘义的队友只会埋汰他!一点家族兄弟爱都没有!
  “你还撒了盐。”罗般若表示很受伤。
  “行了,大不了下一次的七杀我免费帮你打,行吧?”白竹桃很是爽快地说。
  “这么好心?”罗般若惊讶。
  “嗯,到时候喊你。”白竹桃说完就不再说话了,看来是在专心打七杀了。
  等到晚间晚些时候,白竹桃果然叫了他,一进队发现队伍里已经有了三个人,一人一门派,正好缺自己一个槐院。
  “呀,槐院总算是有了,走吧走吧!”队伍里出现了南溪斋欢快的声音。
  ……他怎么觉得自己被卖了呢……
  “小桃,这人是谁啊?”另一人问。
  “我无意遇到的,还挺有意思的一个人。”白竹桃笑着说。
  这是罗般若第一次听到白竹桃的声音,温润又清亮,带着淡淡的笑,向清风拂过灼灼桃花,洒下漫天桃瓣。想不到她的声音这么好听。
  从这天起,白竹桃每天都是做两次七杀,而罗般若也越来越喜欢跟她说话,这个不管说什么都尾音上翘显得欢快的姑娘,让他在游戏中沉醉不少。
  这天七杀做完之后,另外两人退了队,罗般若在队伍里问:“你有事儿吗?”
  “没有啊。”白竹桃回。
  “那我带你去个地方。”罗般若说着带着白竹桃到了天书陵。
  “要挂机?”白竹桃疑惑问,却在关掉对话框后看到自己站在了一片桃花林中,惊喜到,“哇,这里好漂亮,都没注意过。”
  “早就想带你来了。”
  “为什么?”
  “第一次听你说话,我就不自觉想起了漫天桃花。”
  “是吗?我没觉得,但是我很喜欢桃花。”白竹桃笑着说。
  “那……”罗般若斟酌着问,“我在这桃花林里求婚,你会不会看在桃花的面子上,同意嫁给我?”
  “你就是不在桃花树下求婚,我也……”白竹桃故意停顿了一下,咯咯笑了一下才继续道,“我也会同意的。”
浏览44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