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白伏魔录】第二章 人鬼魔道皆殊途(四)

2018.04.09

导语她的手里捧着一本诗集,诗集的页数正落在一首名为《秋思》的诗篇之上,她忍不住用她无力的声音低吟:

 “不认识,从来没听过。”

  苏烈一脸无辜地看着眼前的秀丽女子,他虽愚钝,亦不如李白那般多才睿智,但非常时期,不论女子出于何种目的,他都不能承认自己就是对方要寻之人。

  况且苏烈从小到大在这个贫穷的小巷里长大,父母早亡,唯剩他一人,这么多年从未有人来找过他,更何况是如此清秀美丽的女子。

  苏烈向女子微微一低头,然后脚步匆忙地从她身边经过,女子眉头紧蹙,转头看着匆匆而去的苏烈。

  就在苏烈即将走出小巷时,女子身形骤然掠动,苏烈只觉得心头一惊,自己的喉咙便感到寒意袭来。

  女子细剑的剑鞘已然顶在苏烈的脖子上,斗笠摔落在泥水之中,雨珠顺着纸伞滑落而下,滴在苏烈的面门。

  “这位姑娘,我真的不认识苏烈。”

  女子冷笑,不以为然道:“你刚才走过我身旁的时候,把泥水溅到我的衣衫上。”

  苏烈眉头一皱,低头看了一眼女子湿漉漉的裙摆,即便自己没有走过,女子的衣衫也已经沾湿,女子分明是寻一个借口罢了,苏烈依然不明白,自己究竟哪里得罪这个从未见过的漂亮女子,还要她亲自找寻。

  “姑娘,你若是真要找那个什么苏烈,我可以帮你问问看,我对小镇还是挺熟的。”苏烈紧张地注视着女子,哪怕雨珠溅入了他的眼眶之中,他也不敢动弹。

  “找不找苏烈已然不重要,重要的是,本姑娘看你很是不顺眼。”女子冷厉,剑鞘一顶,苏烈便觉身体无奈地向后倒去。

  从未见过如此不讲道理之人,关键还是苏烈完全不是女子的对手,就凭女子先前那一息间便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身法,哪怕十个苏烈也不过几招而已。

  苏烈虽然穿着蓑衣,但是也阻挡不了地上泥水入身,更何况女子居然不依不饶,又一次攻向自己,虽然细剑尚未出鞘,但除了欺负人之外,也源于对苏烈的不屑与轻蔑。

  不过,就在女子剑鞘即将触及苏烈身躯之时,雨中骤然掠出一道身影,两道爪痕破开雨线,直逼女子后颈。

  女子心头一惊,不曾想这小小巷子,居然有身手如此敏捷之人,进攻之前,无声无息,哪怕有雨水遮掩,却也盖不过那份江湖人才能感觉到的杀气,然而这都已经近在咫尺,自己才察觉到有人出手,怎能不惊?

  女子虽不是什么绝顶高手,然而自问在这小镇之内,也算是数一数二,除去先前那大闹火场的裴旻,这人确实修为高深,再来便是自己的兄长,那一日兄长感受到的阴冷之气也算一个,其余之人,皆是酒囊饭袋,女子一人亦可绞杀。

  心中不容多想,战斗一触即发,锐爪至此,也不过片刻之间,女子不敢怠慢,细剑出鞘,割破雨线,迎向爪击。

  两者相触瞬间,雨水凝固,空气滞塞,一股劲气将原本绵软的雨珠转为针芒,四处飚飞。

  女子倒退熟步,而另一边,一道娇小的身影稳稳地落在苏烈面前,雨珠不断地滴落在不是特别合身的裘衣之上,看不清来者面目。

  “魔种?!”女子眉头紧蹙,哪怕没有看清对方容貌,单从那爪击与透出的丝丝魔气,她立刻判断出对方的身份,即便不是魔种,也定然是修炼过魔功之人。

  来者不是其他人,正是躲在苏烈家中的少女,少女天生灵敏,从女子一进小巷便已经察觉出来,只不过自己身处险境,又身受重伤,自然不敢随意露面。

  直到女子不分青红皂白,以拙劣借口,突然袭击苏烈,并得寸进尺,少女才忍无可忍,骤然出手,虽然她并不是什么魔种高手,但是终究也有魔气加持,寻常人族绝非对手。

  不过眼前女子显然不是善茬,哪怕平日,少女也难过她十招,更别说如今受伤在身,光是这突然袭击,两者换招,少女也几乎落于下风。

  “魔种妖孽,竟敢潜入我大唐小镇?”依旧撑着雨伞的女子,面色一凛,细剑遥指,雨珠滴落在雪亮的剑身之上,显得格外精致利落,“究竟有何居心?”

  “姑娘,此事与她无关,若是姑娘觉得我冒犯了,我任凭姑娘处置便是。”苏烈心头焦急,他深知少女伤重未愈,若是再与眼前这名实力不俗的女子交手,说不定会有生命危险。

  “此事已经与你无关了,大唐举国上下,本就与魔种势不两立,我族更是见一个杀一个!”女子厉喝道。

  苏烈一咬牙,女子从一开始便是全然不讲道理,自己即便再多说也无法改变她的决定,但是他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少女送死,少女本可不出手,全都是为了他苏烈,光凭这一点,他苏烈哪怕刀山火海,也要为她去过。

  少女依旧不言不语,但是苏烈却能够感觉到两者在换招之后,少女身形不稳,如今能够站立,估计也是全力而为了,苏烈长叹一口气,站起身来,注视着女子,大声道:“姑娘,你不是要找苏烈吗?那我就……”

  苏烈正想将注意力转移到女子最先的目的,哪怕不知是何缘由,也该先解了眼前之危才可。

  然而就在他话语还未说完之时,小巷里,突然跑出一个矮小的身影,少年脚步匆忙,提着食盒,撑着纸伞,奔跑进对峙的三人之间。

  不论是苏烈、少女亦或是对面女子,都对这个突如其来之人有些诧异,这种明显看着气氛不对的情况,寻常人即便不是逃之夭夭,也肯定躲藏在暗处暗中观察才是,这冒失地跑进交战阵中,不怕殃及自己?

  而接下来发生之事,更是让三人莫名其妙,少年大概跑到三人中间过半,突然像是意识到什么一般,也不回头,就这么愣愣地向后倒退,在女子不解的目光中,直倒到女子面前。

  少年将食盒小心地放置在地上,然后仔细地整理了一番自己有些淋湿的衣衫,用自诩最为温和的笑容,向着女子行礼道:“这位小姐姐,弟弟有礼了。”

  女子秀眉一挑,被少年的称呼与举动弄懵,不过,女子虽然骄横跋扈,但是眼前少年长得着实俊俏,且有礼有度,语气温和,大户人家的她,也难以发作,当即困惑道:“你是何人?”

  “小姐姐容弟弟自我介绍一番,弟弟姓李,名白,字太白,乃是这天水镇李家独子,方才经过此地,本是匆匆而过,无意间一瞥,顿时被小姐姐容颜所惊艳,当时心中只有一句诗,那便是魏国曹子建那句‘仿佛兮若轻云之闭月,翩翩兮如流风之回雪’,原先是不信这世上有什么洛神一般的女子,就在刚才,弟弟信了,深信。”

  女子虽然是个练武之人,但是怎么说也是大家闺秀,曹植的诗篇,她自然也是知道的,更知道这首《洛神赋》写的便是那魏国第一美人,甄宓,少年虽然有拍马屁之嫌,但是能把自己比作那魏国第一美人,她自然心中也是有所窃喜,试问这世间,哪个女子不喜欢别人夸她漂亮。

  “听闻大宋文人曾定美人评,那甄妃年纪轻轻便是榜上有名,其余女子更是如西子、飞燕等传奇女子,然而,弟弟敢断定,凭小姐姐容貌,这美人评,绝对有一席之地,不,是一方天地才是。”李白连连赞叹,目光痴痴地盯着女子,由于他尚且年幼,加上面容俊俏,那一对无辜硕大的眼瞳,充满了童真与爱慕,全然没有世俗的好色之意,这更是让女子有些招架不住。

  “你……你可别奉承本姑娘,本姑娘才不会上当。”女子略有娇羞道。

  不得不说,李白演技之精湛,女子话音刚落,李白立刻露出懊恼神情,随即转为爱慕神态,带着孩童的羞涩,抱歉道:“没想到小姐姐如此聪慧,弟弟自以为天衣无缝,想给小姐姐留下个好印象,没想到还是被识破。”

  女子刚欲开口,李白立刻又郑重地看着女子道:“但是,弟弟对小姐姐的爱慕之意,绝非虚假,怎奈,恨自己读遍万千圣贤书,亦无法找到与小姐姐相交之法,若是弟弟再年长几岁,弟弟必然要向小姐姐家中提亲,若是小姐姐家中看不上弟弟,弟弟便立誓,他日成为这大唐之内,第一人也!”

  女子从未想过,自己纵横江湖,见人无数,居然会因为眼前这陌生的少年几句话语而感到心动,她也说不清,或许正是因为少年的俊秀以及年幼的纯真,才让见惯世俗的她,怦然心动。

  而李白这一番胡诌之下,不知道自己最后所立的誓言,在数十年之后,变成了真实,他不只成为大唐当世第一人,更是成为了华夏历史长河之内的,千古一人矣。

  若干年之后,一名唤做苏青的女子,终身未嫁,随着历史变迁,大唐衰弱,苏家也变得式微。

  苏家门庭冷落,苏青一人守着空宅,还不到知天命的年岁,却已因为这天下动荡,家族没落,而心力交瘁,重病缠身。

  她坐在秋叶飘落的庭院里,抬头望着大唐许久不见的和煦阳光,难得的暖和。

  她的手里捧着一本诗集,诗集的页数正落在一首名为《秋思》的诗篇之上,她忍不住用她无力的声音低吟:

  秋阳如昨日,碧树鸣黄鹂。芜然蕙草暮,飒尔凉风吹。

  天秋木叶下,月冷莎鸡悲。坐愁群芳歇,白露凋华滋。

  一道身影徐徐地从庭院门口步入,女子微微睁开双眼,她已无力起身,只能看着对方缓缓走到自己的身前。

  他胡子拉碴,面容沧桑,眼神婆娑,似乎亦是重病缠身,他缓缓蹲在苏青跟前,宛如那一年天水细雨,露出最为温和的笑容。

  “小姐姐,弟弟来了。”

  苏青苍老的容颜上,露出了十几年未曾有过的笑容,她似乎看到了,当初那个让她怦然心动的少年。

  其实这些年,当她听到一个叫做李太白的人,入宫廷,洒笔墨,肆执剑,位谪仙,这一件件传奇之事,她每每都会露出一丝笑意,哪怕对方的眼中已经不再有自己,她也会一如既往地搜集李白的诗篇,直到自己老死。

  心中有着一个大唐乃至千古一人的男子,即便此生无缘,但高傲的她,眼里却再无他人,哪怕是曾经崇拜的兄长,也被比得一无是处了。

  而最终,苏青死在这天下第一人的怀中,也无愧于自己几十年的思念与等待,一切皆不过是因为当初那个少年,胡诌之言而已。

  即便是胡诌,可他李太白,都做到了。

……

  军队副将仍旧不曾死心,一定要找出那魔种少女才肯罢休,其实不只是自己的上级,那个武氏宗亲的文官,包括他也一样垂涎少女的美色,若不是武氏文官要等安定下来,取少女的处子之身,他早就已经将少女变作胯下尤物,便如曾经自己玩弄过的那些可怜女子一般。

  他心情烦躁,手下的士卒亦是如此,这下雨天还要出来巡查,这小小镇子而已,搜过多少遍,也不见少女踪影,这不又跑这又穷又破的小巷来,连油水都捞不到。

  一行人穿着蓑衣,正走进小巷,看到眼前景象却是一愣,四个身影,一名俏丽女子,三名少年模样之人,看样子似乎是在对峙或是吵斗。

  不过看那撑伞的女子,身形曼妙,而那身穿裘衣的身影也有些诱人,应该也是个女子,顿时心头燥热的副将,眼睛放光地走向她们,并开口道:“尔等立在原地,本副将奉命搜寻魔种叛逆,例行检查。”

  四人果然不曾动弹,副将咧嘴一笑,缓缓走去。

  李白三人心怀鬼胎,本来以为已经解决女子,李白正欲进行下一步,不想着军中副将居然会突然出现,让他顿时心头大乱,若是让他们发现穿裘衣的便是魔种少女,那他们三人都逃不了干系。

  副将第一个走向的自然是靠的最近,直观中也最为俏丽的女子苏青,正面一看,果然惊艳,他当即不怀好意地想要伸手去进行所谓例行检查。

  “你敢碰本姑娘一下,我让你血溅五步!”苏青娇叱道。

  副将眉头一皱,停下动作,本欲发作的他,突然感觉到了女子身上传递出的惊人杀气,这让他心惊肉跳,可不是闹着玩的,他能够从血肉横飞的战场上存活至今,靠的就是对危险的预知,此刻,他就有一种会被对方瞬间斩杀的危机感,当然,若是拉开距离,众人一拥而上,不一定会输给女子。

  副将干咳一声,便决定先拉开距离,稍后再教训这个不识好歹的小女子,他悻悻地收手,然后瞥了一眼李白,将目光投向了那名在雨中已经湿透了的裘衣身影,玲珑曼妙,长发散落,绝对也是一绝色佳人。

  副将决定先挑软柿子捏,当即迈步走向少女,这一回李白与苏烈的心脏几乎都要停止跳动,连雨水变得缓慢了一般。

  不过几步之遥,副将已经走到少女面前,当即伸手要取下少女兜帽,然而就在下一瞬,少女突然露出狰狞面目,对着副将便是一爪。

  副将也不是靠着吹嘘才做到今天的职位,这一爪刚出,他顿时便一掌挡去,同时身形倒退,定睛一看,兜帽之下,果然是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魔种少女。

  “妖孽,果然是你!”

  眼见着已经暴露,苏烈不知所措,急忙站在少女面前,咬牙硬撑道:“你快走,我挡住他!”

  “找死!”副将冷哼一声,一脚向着苏烈踹去,苏烈全无招架之力,若非少女在身后接着,他又要倒飞在泥水之中了。

  其余士卒见状,也是不容分说,抽刀便冲来,李白心头焦急,眼见着这些士卒经过身边,他亦是咬牙,放手一搏,用自己消瘦的身躯狠狠地撞在一名经过的士卒身上,士卒措不及防,竟是向着苏青摔过去。

  苏青也来不及呵斥李白,细剑一晃,士卒便被一剑穿喉,命丧黄泉。

  那些士卒同样大惊,纷纷散开,手持长枪唐刀,围拢着苏青。

  “居然都是同党!”副将见到手下被杀,顿时大怒,本想先放过苏青,但是这女子居然主动送上门来,那么他也就不客气地收下,拿不到少女的处子之身,这俏丽女子也不错,“抓住她们!”

  苏青冷哼,她做事一向凭心情,虽然知道李白是源头,但是副将先前的举动已经让她心生不满,如今既然撕破脸皮,那她也就不客气了。

  细剑恣肆,大开杀戒。

  李白看到苏青在围攻之下,游刃有余,当即不作丝毫犹豫,大呼一声道:“小姐姐,此处便交给你了,我们老地方见!”

  苏烈也不傻,听到李白的话语,知道最后一句话是说给自己的听的,少女更是爪中散出瘴气,副将急忙闪躲,等他退出几步,不小心卷入与苏青的战斗之时,李白、苏烈以及少女三人,早已逃之夭夭。

  苏青突然发觉自己竟成了背锅之人,顿时怒斥。

  “该死的臭小子,你们等着!”

浏览33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