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屏障,曲终人散终不得圆满

2018.04.10

导语一念屏障,曲终人散终不得圆满

  “师姐,跟我回去吧。”煮石林的乱石堆中,一个手持弓箭的女子对面前那个身穿白纱的女子说着,语气轻柔,像是怕惊走了什么。
  “我还没找到慕云,我不回去。”穿着白纱的女子面容苍白得可怕,却依旧执拗地说着。
  “师姐……”冷荷叹息般说了两个字之后,看着眼前四处寻找的惨白的身影,不知再如何开口。
  “你回去吧,我自己找就好,三年前我们一起来的,没道理我自己回去,找到了他,我们一起回。”女子说着转身便要离去。
  “师姐,要是……你找不到呢?”冷荷问着,心中有些悲伤。
  “怎么会找不到?”女子皱眉不满,然后生气般一甩衣袖,“你走吧!”
  冷荷再想阻拦,却已看不见师姐的身影,叹了一口气,冷荷感慨:“何苦呢?”
  月色清冷,冷荷找了一处破旧的小屋,准备住下,明日继续去劝说师姐。
  半夜时分,宁静的小屋外有了一些轻微的声音,却也惊醒了冷荷,睁眼的瞬间便将桐宫握在了手中,警惕地看向声音出现的地方。
  轻手轻脚地下床,来到屋外,看到的却是一个穿着离山剑宗道袍的男子,眉目剑星,如三年前一般无二。
  冷荷认得,他就是师姐一直在找的慕云。
  “慕云师兄。”冷荷看着他,行了一礼。
  原本低头查看什么的慕云惊了一下,转身看到了冷荷,松了口气,笑着说:“原来是冷荷师妹。”
  “师兄为何在此?”冷荷问。
  “我?我自然是在找你师姐。”慕云愣了一下说道,“答应了你师父,要好好带她回去,却不小心把她弄丢了,不找到,我也没脸回去了。”
  冷荷闻言心下有些疑惑,问:“师兄……可是找了我师姐整整三年?”
  “是啊,三年前来这里和她一起奉师命调查魔族的事情,没多久便失散了。”慕云有些愧疚地说,“原本跟她说,这次回去就去提亲的,这一耽误就耽误了三年了。”
  冷荷心惊,却是不动声色地说了一声便回了屋中。
  躺在床上的冷荷艰难地熬到了太阳出来。
  当第一缕日光出现的时候,冷荷便从床上跳起,跑到昨天看到慕云的地方,在慕云低头查看的地方找了找。
  待看清那是一具白骨之后,冷荷跌坐在了地上。
  原来如此……
  难怪师姐和慕云师兄一去三载杳无音讯,难师姐找了他三载都没能找到……
  想通之后的冷荷起身去了昨天找到师姐的地方,却没能找到师姐。
  冷荷看了看身旁的树,想着在树上休息一下,顺便想想一会儿怎么告诉师姐这个事实。
  却不成想,昨晚一夜未睡的她,竟躺在树干上睡着了……
  再次醒来时已是晚上可,不过好在师姐已经回来了。
  冷荷刚想跳下树枝,却看到了不远处的慕云。
  “如果师姐看到慕云,知道了真相,两人说清楚,真正告个别,也好。”冷荷想着便停了动作,在树上看着他们二人相互走近。
  但奇怪的是他们却像没看见彼此一般,错身而过。
  冷荷惊讶间,在乱石堆中,看到了一具穿着南溪斋的门派服的枯骨。比震惊更直接的反应便是眼泪无声滑落。
  原来……她的师姐……也已经……不在了……
  “师姐。”待慕云走远,冷荷从树上跳下。
  “你怎么还未离开?”师姐皱眉,厉声道,“这里有魔族埋伏,凶险万分,你应付不来的!快走!”
  “师姐……中了魔族埋伏?”冷荷声音有些颤抖,却还是确认道。
  “嗯,我和你慕云师兄中了魔族的埋伏,我以自身血液为引,运转阵法破了结界,才让你师兄逃了出去。”
  “师姐以血为引……可有什么后果?”
  “后果?”师姐此时方醒悟一般,看着已经泣不成声的冷荷,问道,“我已经死了?”
  回答她的是一声呜咽。
  “难怪我一直找不到他,原来……我已经死了……”师姐愣愣地说着,却又转念,“不过,他活着就好。”
  “慕云师兄……他也死了……”
  冷荷呜咽着说完,带着师姐到了小屋边,冷荷对慕云说师姐已经死了,但是一直在找他。
  被自身意念所迷惑的两个相互寻了三年错过了三年的灵魂终于看到了彼此。
  “我明明已经拼尽了修为救你……却原来……还是徒劳……”慕云捧着眼前人的脸,难过地说着,“明明说过,要娶你的……也要食言了……”
  “没关系,我们还是在一起的。”师姐扑到了慕云怀中。
  在月光下,心愿已了的两个灵魂渐渐消失。
  冷荷将两人的枯骨带回,合葬到了一处。师父交给她找回师姐的任务算是完成了,但是她却不知该喜还是该忧。
浏览30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