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有种等待叫做来日可期

2018.04.10

导语世间有种等待叫做来日可期


  “师兄,你看我这道袍好看吗?”一道清脆的声音响在耳畔,让凉生不自觉地转头,却不见说话的人。
  原来……是幻觉啊!凉生自嘲,低头看着手中的香囊。
  “师兄,是不是又想起了鹿惊师姐?”有师弟看到他,这么问,他却不答。
  鹿惊,那个藏在他心底深处的名字。他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在脑海里搜寻一圈发现他们却是第一次见面。
  “师兄,我叫鹿惊。”小丫头穿过人群跑到他的身边。
  “嗯。以后就待在武当好好习武吧。”说完转身离开了。
  “师兄,你看我这招是不是错了?怎么感觉跟师傅教的不一样?”说着武起手中的剑。
  凉生笑着摇头,刚刚远处明明看见她练的很好,怎么近了就不会了?
  “你再练一次我看看。”虽然质疑却没有说破。
  看着眼前武剑的少女,凉生发现原来当初那个小不点已经长大了。偶尔还会听到师弟们谈论她,想到此竟然有点不舒服。
  “剑法没有问题,多练习就好了。”
  “师兄,我……” 鹿惊握着剑楞在原地,刚刚明明看见师兄笑了的,怎么突然就变脸了?
  “师兄,你这次下山多久啊?”鹿惊拽着他的衣角。
  “我这次替师傅老人家给城主贺喜,结束后就回来。”凉生看着眼前泫然欲泣的少女叹气“我回来会给你带礼物的,乖,你好好练功,回来我会检查的。”
  “师兄不在我会更努力的。”鹿惊朝他做了个鬼脸。
  “那样便好。”揉揉她的头发转身下山了。
  “哎,师兄怎么吃个喜酒吃了这么多天还不回来啊?”鹿惊撑着下巴坐在山门前。
  “小师妹想师兄了啊?”
  鹿惊斜睨坐在旁边的师弟“对啊,我就是想他了,他都去了半月有余了。”
  “怕不是在襄阳看中了哪家的姑娘,师兄直接把自己的终身大事也给办了。”
  “乱说!师兄才不会这样!”鹿惊跳了起来。
  “你说你,武当那么多弟子你怎么就对凉师兄这么执着呢?”小师弟叹息。
  “因为师兄救过我。”鹿惊坐在台阶上“我以前是个小乞儿,那年冬天襄阳大雪我以为我要冻死了是师兄救了我,他把他的披风给了我还给了我银两,我想说谢谢可是已经冻得说不出话来了。我只记得他衣服上武当的图案,后来我看见武当招收女弟子就来了,没想到被选中了,还重新认识了师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咦咦咦,看你笑的,如果不是师兄救了你你还会喜欢他吗?”
  “我……”鹿惊一时语塞“就你八卦!不打你你还不知道我是你师姐了!”
  “我要告诉师兄你的恶行!”小师弟边跑边喊。
  凉生站在山门口看着远处打闹的两个人皱眉,原来是在报恩吗?如果没有救她她还会喜欢他吗?
  “师兄,你回来呐!”鹿惊跑到他身边,“我的礼物呢?”
  “没有!我去拜见师傅了。”淡淡说完离开了。
  那天以后凉生对鹿惊不再有求必应,甚至开始躲避她。
  “师兄,明日就是你的生辰,我做了个香囊,我。。”
  “不用了!”凉生打断她转身准备离开。
  “师兄我做错了什么?”鹿惊喊住他。
  凉生停住脚步却没有回头。
  “明晚我在后山等你,多晚我都等你。”
  “你不用等了,我不会去的。”凉生说完离开了。
  “师妹走了,她昨晚等了你一夜,今早就跟师傅说她要下山游历。
  小师弟话音未落凉生已经跑到了鹿惊的房间,拾起桌上的香囊,皱眉,他们之间缘起是他帮过她,但这些年他们的朝夕相处是真实的,他昨晚想去的可是师傅找他,等他从师傅房间出来时候已经半夜,他以为她会回去的,没想到却执拗的等了一夜,现在还决绝离开。
  “师兄,你觉着师姐会回来吗?”师弟看着眼前发呆的人。自从师姐离开后师兄总坐在后山上看着手上的香囊发呆,这是鹿惊师姐亲手做的。
  “会回来的!有种等待叫来日可期。”凉生抬头看着他笃定道。
浏览3743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