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小师妹的两次下山之路

2018.04.12

导语武当小师妹的两次下山之路

  “那边好热闹,是出什么事儿了?”卿然这天从她住的翠竹峰上下来,就看到武当派的正院人来人往,好奇之下拽住了一个小师弟问道。
  “大师兄这次下山受伤了,大家都在帮忙采药抓药呢!”小师弟匆匆说了一句,还没再说什么,眼前的小师姐已经不见了踪影。
  卿然施展轻功飞奔到了大师兄叶云门外,就要推门进去的时候听到屋中有女子温柔的声音传来,卿然睁大了双眼,有些不可置信,悄悄推开门,看到了躺在床上面色苍白的师兄,还有坐在床边的一个粉衣女子。
  师兄的手腕扣在这个女子手里,从卿然的角度只能看到一个温柔而美好的侧脸。
  “放开我师兄!”想起师兄此时正受伤在身,卿然以为女子要对师兄不利,猛然推门进去,手中长剑闪着寒光就要刺出。
  “然儿,住手。”师兄虚弱的声音传来,却让卿然停下了凌厉的攻势。
  “想不到武当山还有如此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弟子。”女子起身看了看卿然,笑着赞叹,然后一礼,“在下峨眉派舒樱,见叶兄有难,特来贵派尽绵薄之力。”
  “啊!我知道,师兄说过峨眉仙子悬壶济世,妙手回春的医术江湖难出其右。”卿然想起以前师兄常给她讲的江湖故事,心下了然。
  “江湖人谬赞罢了,师妹才当得上素衣仙子,即便是武当道袍也难掩师妹绝色。”舒樱轻笑一声说着。
  “咳咳……”床上的叶云压抑不住地咳出声。
  舒樱将手重新搭在他手腕上,说道:“我一会儿给你行针压抑一下毒性,然后我写个方子,请师妹帮忙将药备齐熬好,一日三次不可断。”、
  “嗯!”卿然用力点头。
  “原本赤心花最适合解此毒,但它只长在忘忧谷,偏偏忘忧谷是纳兰潜凛的地盘……”舒樱摇头叹气。
  卿然直到拿着药方出门都没再说一句话,以免自己打扰师兄养病休息。
  第二天武当派众人都没有发现,他们一直宠着的小师妹,那个从来没有下过山的小师妹,偷偷下山去了。
  直到十天后,的凌晨,浑身浴血的小师妹敲响了武当的山门。
  开门的小师弟看到一个血人扑到自己怀中,心下一惊,却听到耳畔是熟悉的师姐的声音,那声音似有若无,只有三个字:“救师兄。”
  随着这句话到他手中的,是一株艳得要滴出血来的红色花株。
  卿然被赶来的师兄带回到了自己的翠竹峰,舒樱为她清理了伤口。
  这一觉卿然睡得很沉,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她和叶云师兄并肩坐在山崖边,春日的暖风吹拂,卿然一边听着师兄给她将山下的见闻,江湖中的鲜衣怒马、仗剑红颜,一边捧着师兄从山下给她带的梨花糕和桂花酥,吃得满嘴都是渣,却还不住地问师兄:“然后呢?”
  师兄转过头看着她,笑得温柔,伸手把她嘴角的食物擦掉,卿然咧嘴笑着,却看到师兄脸色越来越苍白,嘴角慢慢渗出血迹,染红了衣袍,她伸手去擦,却是双手也开始都是鲜血,一片血色中,没了师兄的踪迹。
  “师兄!”卿然猛然惊醒,喘息着,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起身便往外跑,一直跑到师兄门外,要推门进去时,听到了师兄和舒樱的对话。
  “对亏了你的小师妹,采来了赤心花,你如今气色好多了。”
  “嗯,真的是难为那个丫头了,从来没有下过山,却敢只身独闯忘忧岛……”
  “你师妹的武功一定很不错。”
  “嗯,她自幼跟着师父,一身武学天赋,我在她手里,过不过十招。”
  “你现在,连一招都过不了。”舒樱虽然说着损叶云的话,语气显着亲昵和揶揄。
  叶云听了也只是轻笑了两声,然后声音温柔地问:“我说等伤好了去峨眉提亲的事,你考虑得如何了?”
  卿然听完这句话之后,整个人都呆立在了门外。
  她觉得自己很委屈,明明师兄说过要带她去山下看看,带她去吃襄阳酒馆的酒、去看长白山的雪、去敦煌看古迹,可是……他是不要陪她了吗?
  伤心失意下的卿然回了自己的翠竹峰,直到三个月后,武当和峨眉联姻之日,她一人背着包袱,走上了下山的路,这次,只为她自己。
  襄阳的酒、长白山的雪、敦煌的古迹,她要自己去看了。
浏览1183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