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溪斋大师姐,摆擂比武招亲

2018.04.12

导语南溪斋大师姐,摆擂比武招亲

  “今儿擂台有人拿下来吗?”神都酒馆里,一个男子八卦兮兮地打听着。
  “哪儿有那么容易?!那可是南溪斋大师姐的擂台,聚星境的高手诶。”一人撇嘴答完,脚步不停,依旧往里走去。
  “这擂台地摆了一个月了吧?”有一人啧啧说着。
  “一个月?三个月也有余了!我看啊,这南溪斋的大师姐哟,怕是要嫁不出去喽。”最开始问话的人在一张方桌上坐下,抓起一把瓜子,一边嗑着一边说。
  “我看也是,这么一个厉害的媳妇儿放家里,可怎么降得住哟,还不天天被管的死死的,没有一点自由。”另一个人附和,引来周围一阵笑闹声。
  “不过说来也奇怪啊。”一个人看着不远处的擂台,有些疑问道,“怎么最近来打擂台的都是槐院的人啊?”
  “不奇怪,不奇怪。”一个人故作神秘地说着,但声音却是能让大家全都清楚地听到,“蓝烟大师姐定下了擂台规矩,说是她只用三十支箭,箭尽而依然能立于台上者即为获胜。而对槐院,蓝烟大师姐则说,因为槐院本身的攻势不如自己,所以先让十箭,以确保公平。”
  “好家伙!居然一让就是十箭!蓝烟大师姐莫不是看上了槐院的人?所以才定下这么个放水的规矩?”又有人笑着打趣。
  “这可不好说,没见让了十箭还是没人拿下吗!”这人的话还没落,就听到角落里一声巨响,众人看去,却见一个槐院打扮的男子,从桌前站起,转身离去。
  在他踏出酒馆门的一瞬间,他坐的那张桌子,化成了齑粉。刚刚那声巨响,居然是这个毫不起眼的男子用内力震到桌子的声音。
  在众人呆愣的时候,有人蓦然出声:“快看!他上擂台了!”
  白染一步步走到擂台之上,站到了蓝烟面前。
  “你总算来了。”蓝烟语气平静地说着。
  “我再不来,怕是整个槐院都要被你搬到擂台上来了。”白染轻笑着说。
  蓝烟看他轻笑的样子,心下却是气愤难当,冷哼一声,道:“废话少说,看箭!”说完便凌空一跃,一招风行逐影在空中射出凌厉的一箭,箭光离弦化作数只光箭朝白染而去。
  白染面色逐渐凝重,拔出长刀将箭光连同箭矢急速挡开,松了松被震得发麻的虎口,皱眉:“你来真的?!”
  “不然呢?来假的吗?”蓝烟轻蔑一笑,恨声道,“我可不像你那般,食言而肥,虚情假意!”
  说完又是一招梧桐箭雨接踵而来,刚刚喘息了一瞬的白染只好后退躲避。
  “你说清楚,我什么时候食言而肥了?”白染急急问道,转头又说,“你食言才是,说好的要我去提亲,转头就在这里摆擂台!”
  “呵!亏白公子还记得。”蓝烟却是更生气了,手中箭矢不停,说道,“那不知白公子可记得当初说的是何时?”
  “三月……三月二十……”白染一边躲着一边喘息道。
  “现在是何时?”
  “七月十八……”白染底气不足。
  “那不知,白师兄这过去的几个月跟青曜十三司的小师妹在做什么?”
  直到此时白染才发现问题所在……
  “那个小师妹是我师父的女儿,医术了得,师父让我带她去给一个故人治病!”白染在一片箭雨中躲闪着说着。
  “当真?”蓝烟将最后一支箭搭在弓弦之上,直指白染心脏,沉着目光看他。
  “当真。那故人以前为救师父受伤,所以师父才会将女儿送去学医,为的就是救这个故人。”白染站在擂台边缘,放弃了抵抗,“是我没有提前与你说,让你等了这么久,对不起。”
  白染定定看着眼前人,看着在自己周身竖起的铠甲,心中疼惜。
  一支箭羽擦着脸颊而过,惊起一阵清风。
  “你赢了。”蓝烟看着白染,终于笑着说了一句话。
  “嗯,这次,我决不食言。”白染笑着回答,上前拥住了这个自己答应要娶的人。
浏览1221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