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马的婚约却历经波折

2018.04.12

导语青梅竹马的婚约却历经波折

  “你这个糖葫芦看着真好吃,卖给我吧!”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手里拿着银子,指着一个小男孩儿手里的糖葫芦,用清脆的嗓音说着。
  “不卖!”男孩儿将糖葫芦护在怀里,皱眉说道,“对面大街上就有卖的,想吃你自己买去!”
  “我给你一锭银子,这个给我,你可以去买一车的糖葫芦。”小姑娘说着就要把银子塞男孩儿手里,然后霸道地去抢男孩儿手里的糖葫芦。
  男孩儿衣着华丽,显然也是富贵人家的公子,根本看不上那一锭银子,还是牢牢攥紧了糖葫芦。
  女孩儿看夺不过来,张嘴便去咬,两人撕扯间糖葫芦掉到了地上,一个抱着有一排牙印的手哭喊着:“说了自己去买啊!抢我的!你赔!”
  女孩儿则是理直气壮地吼回去:“早给我不就好了吗?你看,都吃不了了。”然后还凶巴巴地来了一句:“还哭!”
  两人的动静终于是惊动了大人,两人一起从前厅出来,看到这个场面,男孩儿的父亲明显愣了一下,女孩儿的父亲却是一副不忍直视的样子。
  “凌兄,抱歉,小女无理,还望凌兄见谅。”女孩儿的父亲对另一人施礼道歉。
  “这……小孩子嘛,无妨……无妨……”男孩儿的父亲愣愣地客气。
  女孩儿的父亲又说道:“小女自幼体弱,本来想送到南溪斋修行,但圣女说她体质阴沉,先送到槐院中养几年,沾些阳气,再送到南溪斋。从五岁到十岁,不想身体养好了,却养成了这样一个跋扈的小姐脾气……唉……”
  凌父宽慰道:“无妨,送到圣女手下后定会好起来的。”
  “那我们刚刚说的婚事?”
  “自然是作数的。”
  于是,凌陌和沐筝两人的婚事就在两人打了一架的时候,定下了。
  随后几年,凌陌继续学艺于离山剑宗,而沐筝到了南溪斋圣女的坐下,得圣女真传。两人从那一年开始就一直在相互比较,青藤宴、大朝试、青云榜、每一个都不落下,开始几年凌陌常常领先于沐筝,最近几年却是沐筝遥遥领先了。
  有人问沐筝她为什么偏偏跟他比,沐筝只说:“看他不顺眼”,却没说,是因为她自己绣的最喜欢的那个香囊,不见了。
  沐筝每次见了凌陌都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而凌陌每次也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对身边不服气的师弟说一句:“不必相争。”
  因为,挣了几年之后他发现,会很麻烦……
  就这样吵吵闹闹过了几年,转眼两人都到了适婚的年纪,可是凌陌对于家人催着让他去提亲的事无动于衷;而沐筝每次听到父亲提起她的婚事总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郁闷地摔东西。
  你说提结婚两人这样的反应,可提取消婚约,两人还是这样的反应……
  两边父母每次都是相顾无言,郁闷非常。
  这一天,陛下召集众学子前去周园寻宝历练,凌陌和沐筝也在学子中。谁知进了周园之后却遭到了魔族的偷袭,沐筝与众人走散,凌陌发现后折身去找。
  却正好看到与魔族缠斗带一起的沐筝,眼看便要不敌。
  沐筝急切间看到魔族的弱点,拉弓射去,却不料那是魔族故意为之,轻巧便闪过,并借着躲闪之势欺到了沐筝身前,沐筝回防依然不及。
  正在此时,凌陌飞至沐筝身前,以左肩迎上这一掌,同时右手提剑,一招露华零梧正中魔族心口。
  “你怎么来了?怎么样了?”沐筝接住向下滑倒的凌陌,急切地问。
  “咳咳……不……不放心……你”凌陌咳了几声断断续续地说着。
  沐筝拿出随身丹药给凌陌服下,并将内力向凌陌体内输去。
  “你为什么要救我?你不是一直很讨厌我嫌我粗鲁的吗?”沐筝哭着问。
  “怎么着也是我媳妇儿,救你,本就是应该的。”凌陌说着,伸手摸了摸沐筝的脸颊,说,“以后还是温柔些好,不然……谁娶你啊……”
  “不管,你得娶我,你得好好活着娶我。”
  凌陌没有回答,只是从怀中拿出一个香囊,递给了她,说着:“还给你……”然后便陷入了黑暗。
  从周园出来没多久,众学子都有些发愣。因为,向来见面就掐的离山剑宗弟子凌陌和南溪斋弟子沐筝,要结婚了。
浏览45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