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辰劫》第五章:线索背后的名字

2018.04.20

导语《生辰劫》第五章:线索背后的名字

  白鹭领着慕白来到妖精家,白日的青楼自然不能与晚上的灯火如昼的热闹相比。老鸨看了是他二人自然是仰着头仿佛看不见一般,慕白知道她是看轻自己身份正要发作,白鹭伸手拦住对着未曾下楼高高在上的老鸨招招手。
  “老板娘何苦如此不待见我等二人,我等可是知道你与府台大人素来交好。今日正是为了来帮老板娘一个大忙的!”
  老鸨眯了眯眼扫了扫叶白鹭的那张带了几分俊美的脸,原本带了一丝昨夜疲惫的倦容散去摇着青罗小扇缓步下楼,“原先是妾身太乏了,没看倒是叶捕头来了,可不要怪罪与妾身。不知道叶捕头说的大忙是怎么一回事,还请里面坐。来人,上茶!瞎了你们几个狗眼,连叶捕头来了也不好生招待着,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东西!”
  “有劳了!”叶白鹭双手抱拳谢过老板娘给的台阶,慕白只在一旁冷笑懒懒的跟着行个礼。
  三人进了里间坐下,待小奴低眉顺眼送来茶水糕点退下关上门,老鸨依然摇着手中小扇与叶白鹭对视而笑,许是昨夜实在太累笑的脸疼她终于开口道:“叶捕头现在可以说了吧,是要帮妾身什么事情?”
  白鹭也不急着接她话头,伸手端起茶水吃了半盏才开口:“不知道老板娘近日可听得临安府里有件大事发生?”
“叶捕头这样一说倒是让妾身想起近日在楼里听来往客人说起过,也不知道为何街上多了许多衙役,整日里到处闲逛捕风捉影。今天搜搜李寡妇家的院子,明天爬爬王大嫂的墙,也不知道是做些什么。”老鸨将自己裙子拉扯一下,端起茶带着戏谑的口吻笑说。
  “如果我告诉你是当今皇后娘娘的生辰纲被歹人劫了去,现在整个临安府的差役都在找寻此案的线索,你说的那些我想也只是……差役们为了找寻线索不得已而为之,毕竟要是谁手头真要有那么一点头绪绝对不会如无头苍蝇一般乱撞。”
  “叶捕头说的是,临安府平日里的安宁全赖各位大人辛苦奔波。那叶捕头此时不在外找寻要案线索,来我这风花雪月之地难不成是辛苦了想找个体己的人说说话?”老鸨手指扣紧了扇柄频频摇晃扇子,另只手腾出摸索出手绢捏在手心里擦了擦。
  白鹭见她手心出汗笑了笑从怀里摸出那锭银捏在手里露在她面前,“老板娘可知道这锭银子就是皇后娘娘生辰纲里的贡银?”
  “妾身这里每日人来人往日进斗金虽无可是千银还是有的,白花花的银子见得多了就是这贡银还没见过,不如叶捕头给妾身开开眼界?”老鸨盯着银子看了看,站起来身来就想委身坐到白鹭身旁却被他起身躲了过去。
  “老板娘真没见过?要知道这银子可是从大宝姑娘房间里搜出来的,一个西子湖边青楼香消玉殒的姑娘居然会有失窃的生辰纲贡银,这若是传了出去恐怕全临安府的差役都要踏破了你家的门槛!只怕随后朝廷还要请老板娘你去天牢里住上几日,到那时可就没此刻的闲情逸致了!你说,我是不是帮了你大忙?
  叶白鹭把银子往怀里一塞,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看着老鸨,见她先是一愣坐在了花凳之上后是突然跪地而行来到自己面前。
  “求叶捕头救救我!我真的不知道这贡银为何会在大宝的闺房里,天杀的扫把星死了也不让当妈妈的平安度日。叶捕头,叶大人!你就帮帮我吧!妾身就是当牛做马也会报答你的恩情!”
  此刻老鸨哪里还有半点方才的沉稳,若是有心人把这事情往自己这里一栽,不管是真是假自己知不知道都是要剥层皮,那还有活命之说?
  “好!我既然来此自然就是为了帮老板娘你的忙,但是要想我帮你,你自然也要帮我。只要你真心帮我,我不但不会说出贡银之事还会在查清案子之前保你周全。”
  “大人请问,妾身必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这银子从何而来?”
  “妾身的确不知啊,大人!”
  “那近日有人和大宝姑娘接触最多,不同平日里的客人?”
  面对叶白鹭突然生冷的口气,老鸨额头渗出汗来一阵回想突然道:“有!大人,的确有这样一个人!他和大宝很熟,最近经常来找大宝!”
  “他什么样子,可知道叫什么?”
  白鹭听说有这样一个人心中暗喜,拿眼神瞟了一眼慕白,两人都是感觉守得云开见月明。
  “他好像叫子铭,平日里拿了一杆长枪……”
  顿时白鹭脸上喜色退去眉头紧皱,叫子铭又是用长枪的人,他可是逍遥门的弟子!在江湖各大门派里只要能出来行走闯荡的都在江湖上有个名声,白鹭是藏剑山庄出身自然也听过他的名字。
  朝廷的劫案,与江湖名门弟子有关?
浏览31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