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解锁也能畅读 神兵故事全辑

2018.04.20

导语这些神兵,还残留着主人掌心的余温。

  武林中每隔六十年都会出现一本秘录,秘录中记载了当世无双的神兵宝器。得之便可与天争胜,成为不世之人。孔雀翎,大悲赋等皆出自其中。如今,六十年至,新的甲子录降世!命数之间,山雨欲来……依据甲子秘录所载打造而成的神兵,不但能增进侠士功力,其中更藏纳有些许逸闻,根据这些线索,我们将得以连贯前尘往事,让整个江湖脉络为之铺陈开来。

  其余神兵章回畅读:

  (紫色神兵)

  链接戳我

  (蓝色神兵)

  链接戳我

  (大悲赋)

  链接戳我

  樽前酒

  兵主:江山

  【起】

  江湖上流传了一个故事,说是沈浪出海时,等熊猫儿等了足九日。九日之后,便是出海季风的最后一日。王怜花问沈浪,还等不等?沈浪答,不等了。王怜花又问,要不要安排人手,查一查那只猫儿去了哪里,可有危险?沈浪笑道,若他有事,九日之内,早有了消息。如今没有消息,一定是他兴之所至,去更想去的地方了。

  后来我师尊江匡有幸偶遇熊猫儿前辈,问起此事。熊前辈大笑道,他早就知道,王怜花一定会问,而沈浪一定不会问。这便是王怜花是王怜花,而沈浪是沈浪的道理。

  【承】

  熊猫儿前辈本与我帮大有渊源,师尊说,若是他在,他便是丐帮帮主,断然轮不到旁人。但熊猫儿前辈一生都率性而为,正犹如沈浪前辈一生潇洒,王怜花前辈一生聪明一般。他们几人一同出海也好,不一同出海也罢,都也是一生的朋友,绝不会因为天各一方,就有所疏远。

  据说当年,王怜花把他们在东海珍藏的酒送予熊猫儿时,絮絮叨叨了许久那酒的名字,含义,价值……那酒专醉不醉之人,而熊猫儿前辈就是当世最知名的不醉之人,王怜花前辈必是想验证一下此酒的功效。

  【转】

  但熊猫儿前辈只是将那酒装入了酒坛,尔后正襟危坐,说了二字:“不喝”。

  据说当时王怜花前辈用了十八九种法子诱他去喝那酒,结果熊猫儿却说,你若真知道了这酒能不能令我醉,那便没意思了。但如今我总是不喝,你就总是有个念想;这世间便总是对你有所悬念,你对这世间便总是有所遐想。这有何不好?

  【合】

  后来有一次熊猫儿前辈要去某个所在,颇有些凶险,他临走之前便将自己的酒坛赠予了我的师尊。

  那用久了的瓷坛上有许多磨损的痕迹;系在酒坛上的红绡也已旧得黯淡;瓷坛里名为心上秋的陈酿,不知为何闻起来就像是白水。但师尊却把那个酒坛珍之重之地藏了起来。他说,那不是一坛酒,而是属于那几位前辈的,那个光风霁月的往日江湖。

  木叶飞刀

  兵主:叶开

  【起】

  这个江湖的第一个十年属于沈浪,第二个十年属于李寻欢,第三个十年属于公子羽。

  这段话是司空央所写的。他故意略去了白玉京,青龙会,傅红雪等等,却似乎早已知晓了公子羽背后的故事,暗示了许多真相与命运。

  司空央一脉或言传自前朝国师李淳风袁天罡一脉,他们意欲何为,令人费解,需要保持警惕。

  【承】

  我住在开封,一者,是宋室朝廷招募了许多高手。呼延显,杨延玉,秦独锋,陆天芒……这些人的实力加起来,比青龙会更为可怕。江湖中人或者不好意思为朝廷鹰犬,但有些人改头换面,也要为赵氏父子所用。

  龙先生,醉三千,黑楼,章不苦,蓝婷婷……开封的这群人,他们的来龙去脉,就连万象门也查不到。他们效忠于谁,又有何目的?

  这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转】

  至于天魔教,他们失落了紫刃流萤,而天魔女的血脉又已绝迹。但总有人不死心,汲汲营营,想要死灰复燃。

  北面的事情反而最为直白,契丹人,党项人,靺鞨人,蒙古人……草原上的鹰终有一日要振翅而飞。铁骑若起,江湖中再多高手,最多也就只能在覆巢之下,独善其身了。

  天下间的事情,又岂止是一个青龙会,一个公子羽。太平二字,不过是一个方向,并不是一个能够抵达的结局。

  【合】

  我看似是世间至为洒脱之人,但实际上我的疑心很重。有时候我会梦到世间倾覆,而我什么也不能做,醒来时一身冷汗,满心沉郁。

  凭借师尊给我捎来的那种异铁,和我这些年从未稍懈的飞刀进境,天下间或许已经没有人是我的对手。但我的出手,恐怕也只能一次。要将这次出手,留给真正能给世间造成浩劫的敌人;在那之后,生死便付浮云吧。

  当年师尊出海,问我要不要同去。我说我不去了。既学了那么高明的武功,那此生此世,我会尽我所能,看守这世道,挽倾覆于一旦,换盛世之百年。

  黑刀

  兵主:傅红雪

  【起】

  我叫傅红雪。傅,是复仇的意思。而红雪,则是母亲记忆中父亲死的那一晚,雪地里氤氲开的红色血迹。

  后来我知道那一夜母亲生下的孩子不是我,是叶开。我只是个和这件事情毫无关系的,被白夫人调换走的弃婴。青龙会也好,马空群也罢,和我都并没有什么仇恨。

  【承】

  而本该报仇的人叫叶开。因为他是白天羽唯一儿子的缘故,白夫人偷偷把他调走,还央求李寻欢收他为弟子。叶开被教养得很好,他的飞刀是救人的飞刀,而不是杀人的飞刀。

  有时候,我会觉得,我很羡慕他。我没有杀人的飞刀,我只有一把十六岁时母亲赠我的刀。纯黑色的刀。

  【转】

  后来我和叶开一起,陪着母亲去看父亲的坟墓。他和他的夫人葬在一起,母亲给他们烧了纸,上了坟。母亲喝了些酒,她说,她将我的上半生拖入了复仇的泥淖之中。她对我说抱歉,还问我恨不恨她。

  我想,白天羽对她全不负责,白夫人亦欺负了她,抢走了属于她的孩子。我想,她应该恨他们才对。

  【合】

  而我,本来或许已经死在乱葬岗里,无名无姓,尸骨被野狗叼走。而这个女人抚养了我,教我刀法,用她最好的陨铁,想尽办法,给我铸刀。她还用野狼的皮毛给我缝衣服,针脚细密,十分暖和。

  是,有的时候我会羡慕叶开是她的亲生儿子;但其实想想也没什么不同。她是我的母亲,一直都是。我会和叶开一起孝顺她,侍奉她,为她杀人或是救人,直至终老。

  孔雀翎

  兵主:孔雀、冶儿

  【起】

  这个世界上有两个冶儿。一个是我,一个是她。

  主人死去之后,我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应对,只觉得天空旋转着压了下来,而四周围所有景致再无声音颜色。我无法吃饭,无法行走,甚至于哭不出声音,感觉自己变成了一片轻飘飘的行尸走肉,被人推着拉着,来去忙碌。

  而她就倔强地抬起头来,对我说,主人没有死。她说,死的那个是傀儡,是她专门做来帮主人挡驾求剑者的傀儡。真正的主人闭关去了,过一阵子,就会回来。

  【承】

  我蜷缩在她的世界里,而她则练就了厉害的武功,在淬剑谷装模作样,在郡王府操控雀羽,还在血衣楼耀武扬威,带着许多个长成主人样子的傀儡打架。

  有时候她打到满身血回来,也不给自己擦一擦,却忙着先保养主人的关节手腿。我从沉睡中被痛苦折磨得醒来,忍不住问她,你累不累?

  她说不累,因为我们两个之中,只有靠着她才能活下去。若靠我的话,我又胆怯,又懦弱,我甚至于不敢接近那铸剑的洪炉——我已经明白过来主人是为什么而死的,我害怕。

  【转】

  青龙会送来了天外三奇,要她按照孔雀翎图谱来铸造。我看见她操控着主人去铸那暗器,又模仿主人的声音,颠来倒去,孩子气地念着铸剑的口诀。

  其实那些图谱主人早就看过,也早就铸造过。我记得当时他思量了很久,一面咳嗽,一面自语。他说,“这仿佛不是人世间所应有的东西。”

  后来主人就停止了研究孔雀翎之事。他曾经与蓝铮讨论,但当时的我太贪玩,没有认真听他们在说的话,更不知道为了铸造这东西,主人吸入了太多烟尘,才终于得了绝症。

  【合】

  有时候我们会看到主人从前的朋友,那时候她会消失,而我就不得不出来。燕南飞以为是公子羽害死了主人,所以他暗地里培植自己的势力,想要取而代之,也为主人报仇。而蓝铮,我一直记得,主人临终前在等他,等不到。

  那时候我已经沉浸在将要失去主人的恐惧中,走不动路。而她就强自支撑着扶主人喝水,问他是不是有什么心愿未了?我记得那时候主人摸着她的头发说,冶儿,若有朝一日有人要你铸造孔雀翎的话,你要记得,绝不许将它铸造成功。

  我们俩一起点头,说,好。

  -

  想每天看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逍遥客栈官方网站:http://wuxia.qq.com/kz

  更多精彩活动资讯,请关注微博天刀OL逍遥客栈:http://weibo.com/xiaoyaokezhan

  本文由“逍遥客栈”江南原创,转载注明来源。

  “逍遥客栈”欢迎广大热爱分享原创攻略、制作视频的童鞋,加入可获得丰厚奖励。

  欢迎各位玩家与我们一同交流游戏心得,逍遥客栈玩家投稿群469415143(新)

  群号:276136598(未满),2群:118454640(未满),3群:484698625(未满)。4群:517937912(未满)。同人制作交流5群:611962448(数据)。

浏览4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