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辰劫》第八章:武当女弟子的淡漠

2018.04.23

导语《生辰劫》第八章:武当女弟子的淡漠

  “这也没想到,那也没想到,没想到的事情自然是太多了。我本来也未曾想到会在此地遇到两位江湖同辈。”
  淡漠姑娘抱拳与二人行平辈之礼,还礼之后她灿然笑道:“两位师弟倒是不必紧张,方才我已经点了几个护院的穴道而妈妈与其他姑娘是不敢前来探寻究竟的。”淡漠乃是武林魁首武当的弟子又早在江湖上行走,是少有的被江湖人承认名号的女子,被她叫一声师弟倒不是欺负白鹭慕白两个。
  倒是说此番话时她看着叶白鹭露出了然于心的表情,显然白日来时已经被她瞧见,于是两人相视而笑。白鹭抬手请她进来,淡漠点头还之微笑亦是回礼。
  “淡漠师姐你怎么正巧在这里?我听说你当日刺杀了金国将军完颜宗器后就消失在江湖,大家一直以为你国殇饮恨没想到却能让我慕白在此处遇到。真是开心死了,能给我一个签名么?”
  慕白说着就从身上摸索出一把扇子递了过去想要淡漠题字在其上,翻了半天屋子只找到了残砚半块,找不到笔就拿自己的大葱当毛笔了,幸是武林中人手劲都了得写下几字来也是鸾飘凤泊有几分韵味其中。
  叶白鹭也不拦着慕白恢复平日里胡闹的样子,一来他也观察这位传说中行刺金国大将军的江湖师姐,二来刚才生死瞬间中了的残毒仍需要用内功驱散,幸而不是什么剧毒自己可以用内功化解。
  “师弟看来已经将余毒化解得差不多了,不愧是藏剑山庄的弟子内功扎实。”淡漠姑娘将大葱插在慕白头顶转身笑问,看来她一早看出情况才为慕白题字在扇上。
  “多谢师姐关心,我已经没事了。还多亏了师姐刚才及时提醒要不然我可能就要殒命在此了。”白鹭此番发自肺腑,彼时危急若不是淡漠以武当心法干扰天忍刺客的蛊惑之术恐怕自己已经命绝。
  “行走江湖见人危难自当拔刀相助,何况此时你还叫我一声师姐。你们平日里少与人性命相搏更不说是天忍门人,一时难免受制于人落了下风。现在国家正需要你们出力之时也该多历练一下,不然他日上了战场或是遇了金人如何应对。”
  “师姐说的是,我们一定会注意这方面的历练的。”
  淡漠见二人连忙点头称是于是又问:“近几日临安府里不太平,衙门里的差役到处找寻什么你们可否告诉我。”
  “不敢隐瞒师姐,是这样一回事……”对方既是出身名门正派武当又是少有被江湖人信服叫得上有名号的女子还救了自己性命,叶白鹭从内心是佩服敬仰她的,自然也没有想过隐瞒便把生辰纲被劫与发现线索之事一并说与她听了。
  “原来是这样……其实我早就发现大宝姑娘身份不凡,只是藏身青楼之中未敢造次……出事那日方巧不在楼中没想竟成永别……”
  淡漠姑娘低眉默然一时无语,叶白鹭与慕白彼此相识一眼,突然叶白鹭想起江湖传闻淡漠姑娘在北地就是藏身青楼之中讨得金国大将军完颜宗器欢心才有了后来地刺杀成功,但因对完颜宗器动了真情这才殉情而死,武当乃大派江湖人不敢探寻真假只当私下闲话。想想这几日就是当年淡墨姑娘刺杀完颜宗器的日子,看来传言却有几分可信。
  白鹭安慰道:“师姐也无需自责,毕竟谁也难料会发生不幸之事,与其感怀伤悲不如好好活在当下为国出力。”他顿了顿又问,“敢问大宝姑娘另外的身份是?”
  “师弟说的是,是我自己一时难以自禁触动了心结。据我暗地里观察,大宝姑娘应该是翠烟门人,白日闲了她经常会独自倚着栏杆摆弄伞具。”
  白鹭听她地推测,又想到自己与慕白这样从江湖投身朝廷的武林人士料想大宝也是与自己一样,各大门派为了策应长歌门协同朝廷对抗金人也是费尽心机。
  “师姐可知道逍遥门弟子子铭经常来找大宝姑娘?”
  “的确如此,我常看到他来此处寻大宝。不过,我暗中观察许久怕是他也并不知道大宝姑娘的真实身份,不然也不会弄出要赎身的事情来。”
  淡漠姑娘开口给出的答案让白鹭确信老鸨所说的确有其事,但是又将他的思路带回了原点。大宝是武林中人,子铭也是;子铭不知道她是,她知道子铭是;子铭要为大宝姑娘赎身,后者随后遇害……天忍刺客的出现,难道也与子铭有关联?一时他心烦意乱,一切还是要找到逍遥门的子铭才能有进一步的答案。
浏览62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