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铁背景故事】家乡深受污染,告诉他这件事的居然是马可波罗

2018.04.23

导语新英雄狂铁的故乡,是他心中最美的存在。

  狂铁生活在海都,阿尔卡纳是狂铁心中最美丽的名字,这也是海都的名字。即使他生活在这个城市的最底层,即使他永远都不能站在阿尔卡纳的高处,但是他还是依旧从心中去爱着这个城市。
  爱一个城市没有什么理由,即使在这个城市之中受尽歧视……但是狂铁只要去海都的边缘,去港口待上一小会儿,看看那湛蓝大海,吹吹舒适的海风,听听潮涨潮落的声音。狂铁就会又有了生活的动力,因为阿尔卡纳真的是太美了。
  
  在狂铁的记忆之中阿尔卡纳海边的天空总有着很多的变化,每天的天空就像被几十种颜料渲染出来的一般。白天是从浅蓝到深蓝,在带着一点青色,总有一些云会在天空之中慢慢的漂浮着,就像滴落在了画布上的白色颜料,随意的在空中渲染着,而随着风的吹动这些云又会变成不同的图案;到了傍晚或者是清晨,天空就会像是被一大片一大片的暖色调颜料泼上去了似得,太阳的光线反射在大海上,给整片大海都洒上了金色的鳞波。
  
  
  海风总是清爽的吹着,带着远方的味道。狂铁喜欢这样的海都,哪怕他是孤身一人生活在这个阶级分化的城市,哪怕他除了这个城市外他什么也没有得到。他不知道自己的家族,连亲人都很模糊,因为常年的营养不良他的身材并高大。底层的人如果想要生活总是要干最卑贱的活,吃最多的苦。索性因为身材矮小而且年轻的缘故,狂铁还是可以拿到雇佣兵里面最轻松的活。
  
  最近的几天狂铁接到了一个很去海边搬货的活,听见要到海港去干活狂铁激动的连话都说不出。可以去海港待着还能拿到钱,世界简直没有什么比这个事情更好了,狂铁开心地转了一个圈,把活接了下来便往海港跑。
  
  海港边几十箱比狂铁要高两个头的货物在那里堆积着,狂铁好像是感觉不到重量一样把其中的一个箱子直接抱了起来就向着船上走去。不到半个小时,狂铁就把这些箱子全部都搬运到了船上。狂铁擦着额头上面的汗水,带着笑意看着自己身后的海都,等待着自己的委托人过来验查自己的货物……
  
  这个时候马可波罗慢慢悠悠地向着自己船走过来,嘴中哼着愉快的小曲。
  马可波罗认为自己可能来早了,毕竟货物有那么多,绝对够那些雇佣兵忙上好一阵子。看见坐在自己船上看着海都休息的狂铁时,马可波罗吃惊了一下。“货已经卸完了吗?”马可波罗语气不确定问着。
  狂铁听见马可波罗的疑惑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是的,波罗先生,已经卸完了,你要再次确认一下吗?”
  马可波罗眉毛微微的挑起,他承认自己有点吃惊。面前的小子胳膊细的跟个竹竿一样,看起来根本就没有什么力气,竟然一个人完了自己全部的东西。马可波罗仔细的上下打量着狂铁,注意到了他衣服背后的图画,那是一个带有着飞鸟翅膀的图案。
  
  
  “你背后的这个图代表什么?看起来好特殊。”马可波罗带着略微的疑惑问着狂铁。
  “啊?这个?”狂铁听见马可波罗的问题愣了一下,笑着挠着自己的头,话匣子好像是被打开了一样,嘴叭叭叭的开始说个不停:“哎!这个图案?我也不太懂。我小时候是在海都的一个孤儿院长大的,老师告诉我的是,刚见到我时我身上就裹着这个图案。老师说可能这个是我家的图腾,和我一起留在襁褓里一定是有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能有个什么原因,不过我是孤儿院长大的,因为从小力气大,所以没什么孩子喜欢吗?哎,像你这样帅气又多金的人一定不知道我这样的人的苦。”
  狂铁说得吐沫星子向外冒,咽了咽口水又继续说着:“我之前还给我喜欢的人表白,喜欢一个人当然就要直接说嘛,我不是那种喜欢拐弯抹角的人,所以我就直接给人家说我喜欢你,想和你生孩子。结果也被人家干净利索的拒绝,慢慢的身边人也不喜欢找我了,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你说我这个人除了话多了点,力气大了点,脾气冲了点,直了一点之外也没什么大毛病了,你说他们为什么不喜欢我呢?哎,我没什么办法,也就只能天天跟着我养的鱼和乌龟说说话了。”
  
  马可波罗认真听着狂铁的抱怨,脑袋被这个话完全停不来的家伙说的有点发懵。双眼仔细的看着看着他背后的那个图案,自己一定在哪个地方见过这个图案。看着还在喋喋不休的狂铁,马可波罗沉思着。
  
  
  突然,马可波罗的脑子之中闪过自己看到过的古籍,慢慢的一些自己看到的片段在脑子之中展现了出来。马可波罗看狂铁的眼中带了一点惊讶,这个图案是战车家族的图腾,这是一个魔道家族啊,为什么会……
  马可波罗沉默地看着带着笑容的狂铁,男人的手上带着厚厚的老茧,几道醒目的伤疤从手背蔓延出来,伤疤里面夹杂着一点点的灰尘,除了那几道明显的伤疤,他的整个手都像是黑色的。马可波罗想要问一下狂铁他经历过什么?知不知道自己的家族的事情……但是看着这个聒噪依旧的男人,他闭上了嘴。有时候无知确实是福,即使他知道现在的事情又能有什么办法去改变呢?
  
  “先生你这次出海去哪?”
  马可波罗两眼无神的看着远方沉思着,听见这个问题回过了神:“啊?我要去东方。”
  狂铁不屑的回了马可波罗一句话:“东方?那有什么好的,有什么地方会比海都更美。”
  马可波罗笑着摇了摇头:“东方或许不好,但是那里有解决海都污染的办法。”马可波罗扔给了狂铁一整袋金币:“多出来的话,你就自己拿着吧,你干活快赏你的。”
  狂铁蹦起来接住了马可波罗扔过来的钱袋子,眼神之中充满着激动。马可波罗甩了甩手走上了船,船帆缓缓的降落,随着出来的一阵风吹来,船帆变得鼓鼓囊囊。船离港的喇叭声随即响起,这轰鸣的喇叭声把落在海港上的海鸥吓得呀呀直叫,几十白色的鸟摆动着翅膀,惊恐万丈的逃离的海港。
  
  
  一根筋的狂铁回忆着马可波罗的话:“海都的污染,海都有什么污染,海都那么好。”狂铁自言自语的嘟囔着向回走去。今天天还没有黑,自己还能在接点别的活去干。
  狂铁就像往常一样抬起来了头,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原来海港的周围遇见有工厂停驻,滚滚的黑烟就像一个率领着千军万马的将军,想着蓝色的天空挥动着自己的大刀。向着这片领地入侵着。狂铁这个时候才发现,马可波罗说的污染。
  
  原来海都的已经没有自己小时候那么的美了,蓝色的天空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盖住了一样灰蒙蒙的,已经没有了原来的明亮,云已经完成成为了灰色。天空的色彩似乎只有一种单一的颜色,那就是灰蓝,没有了一些抓人眼球的色彩变化。
  这个从心中深深的爱着海都的男人愣神地看着,在孤儿院长大的他,心中永远忘不了的就是院长带着自豪的神情对着孤儿院的孤儿说:“海都有着世界上最蓝的天,最美的海。”院长所说的海都的风景,给了着狂铁这些孤儿在海都生存的信念,也是院长对于海都的爱,对孤儿院的守护才能让狂铁这些孤儿好好的长大。
  狂铁希望守护住院长心中的海都,所以他默默地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到海都被污染的证据给筑城者看,这个瘦弱矮小的男人握紧了拳头,漫无目的的聒噪人生好像是找到了什么不可更改的目标。他的眼神看着阿尔卡纳这座城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离开了喧闹的港口……
  
  腾讯游戏玩家联盟出品
浏览2192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