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MU觉醒同人小说:肌似凝脂面如霜

2018.04.20

导语红,在硕大的宫中随处可见。红纱覆盖着银墙,红毯蔓延到各个角落,刀具被打理得锃亮,能清晰从中看到烛台吐

  红,在硕大的宫中随处可见。红纱覆盖着银墙,红毯蔓延到各个角落,刀具被打理得锃亮,能清晰从中看到烛台吐着红中带蓝的火舌,琉璃灯也拽着细长的红色流苏静默的发光。

  这红中透露着喜庆和慎重。

  来往仆人的细碎脚步声也逐渐消失在红毯细小的绒毛中,只有到新娘屋子里的人才敢小声询问。

  虽说理论是这样,却终归屈服于现实。在新娘不合时宜的冷漠中,没人敢发出声音。

  冰后柔软的银发挽在脑后,其间点缀着细小银色花瓣和红色绸带,红与银,鲜艳的视觉对比却造就了人间绝色。

  褪下冰凉的甲胄,穿上少女代表性的衣裙,红色的绸缎在雪白的肌肤上裹了一层又一层,勒出纤细的腰肢,露出圆润的香肩,衬得那张绝美的小脸蛋儿愈发的白。

  白到那双湛蓝的眼像雪地里的深井,白到那唇如晨露拂过的憔悴桃花,脆弱的白在铺天盖地的红中显得极其的病态。

  “城主。”

  低声的敬称之后,便是细细碎碎的衣裙摩挲声由近及远。

  冰后面前的铜镜逐渐印照出男人的身影,她纹丝不动,目光却紧紧黏住铜镜中的那个人,“父亲……”

  拜隆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指尖从她发间尖利的银花,到领口繁琐的红结,“冰儿……我们不嫁吧。”

  现在说这话会不会太迟。

  她的身子随着这句话轻微的颤抖。如果在她被魔王看中时说出口,如果在她逃离冰风谷的时候说出口,如果在她被寻回来关押时说出口……

  一切,会不会都不一样。

  “父亲,太迟了。”

  “父亲……想自私一回。”拜隆俯下身,铜镜里印照出两双平静对视的眼睛。正因为平静,所以拜隆深切的能看到女儿眼底那逐渐破碎的尖冰和氤氲。

  把剩下的话重新压下舌底,拜隆只能轻轻的把一个吻印在女儿眉间。

  所有人都有那种大难临头的压迫感。

  冰后逃婚了。

  她悄无声息的逃脱了侍女的监视,逃脱了听风谷守卫的巡逻。听说城主拜隆发了很大的火,和魔王的军队已成地毯式搜索去抓捕。

  魔王好不好受没人知道,他仅仅是挂着他的招牌笑容,派出了一波又一波的军队,似乎对这个一眼看上的女子势在必得。

  魔王说,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魔王说,一日不见,便屠十人。

  听风谷城主几乎要与魔王刀剑相向,可那又能怎么样呢。

  至今拜隆都不知道,冰后是自己回来的,还是被魔王寻回来的。

  她回来的时候,红色衣裙破败零碎,鲜少的唇上带着血色,魔王极其爱恋的抚摸着她的脸,语气轻柔的飘进耳中,却重重的锤在心头。

  “我现在不娶你了。我要你,永远不死。”

  所以别想离开我。

  冰后僵直的后背蓦地放松下来,然后无力的拱成弓形,把自己笼罩进去。

  冰后重新回到了听风谷,所有人对魔王大张旗鼓的诅咒敬而远之,曾经美丽高傲的城主女儿冠上了魔王气息的称呼。

  冰后第三次制止了父亲的话,侧头看窗外,“父亲不必自责。”她能感受到体内魔气的增长,那些人说的也不是毫无凭据。

  无数次的梦中惊醒,蓝色的精神力中夹杂的越来越多的魔力,还有无数夜间压抑下来的狂躁感,让她越来越无力。曾经那么坚持的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这些人对她避如蛇蝎,还是为了捍卫已快要消失的那个曾经冰后?

  父亲。对不起......

  放置在窗台上的手愈加的颤抖,直至尖利的指甲抑制不住的扣紧,像不像曾经头上戴的尖利花瓣和红色绸缎。满眼的红啊,逐渐浸染了那抹蓝。

  要去哪儿,不知道。但是她不再想回到魔王身边,他等的不就是这么一刻吗,不老不死不灭,多狠的诅咒,她只想找个无人的地方,就那么自由的活着,也自由的消失。

  只是,他们还能记得曾经那个那么纯洁高傲的姑娘吗?

浏览1181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