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被人拐走了怎么办

2018.04.25

导语什么是喜欢?这个定义模糊到缥缈。

什么是喜欢?这个定义模糊到缥缈。

慕丝只知道,她一上线就习惯性地看那个人在不在线;她看到那个人在帮会里谈笑、调侃,会不自觉地弯起嘴角,哪怕说话的对象不是她;她会不自觉地去寻找那个人的身影,去追逐那个人的脚步;她会在那个人找她说话的时候,双颊通红,心跳如雷,慌张得不知所措,害怕自己把天聊死。

这大概就是喜欢吧,慕丝心想。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在相处的点点滴滴中?还是在他帮她说话的那时候起?或者更早,在那次偶然跟着他做一条龙的时候?甚至是她刚进家族,在帮会里听到他说话的声音的时候起。

慕丝不是声控,她从未想过自己会这么喜欢一个男生的声音。喜欢为了想听他说话而迟迟不愿意下线睡觉。

慕丝在帮会里算半个小透明,战力不高,又不太爱在帮会频道说话。尘起却相反,他就像个开心果,他几乎和帮会里每个人都很聊得来,大家都喜欢去怼他,开他玩笑,却真心地把他当朋友。

她一直认为她的存在对他而言,不过是帮会里的一个成员,而她的小心思也将一直藏在心里,每天只要能默默地看着他在帮会里活跃,听听他说话,她就满足了。

然而,缘分真的是个很奇妙的东西。

阴差阳错的,慕丝成为了他的徒弟。

作为一个极富责任心的人,尘起愉快地开始每天带着徒弟打一条龙。

两人的交流渐渐多了起来,慕丝每天上线不再是去看尘起有没有在线,而是收到尘起的私聊,有时候是一个可爱的表情,有时候是一句短短的问候。

慕丝的笑容愈渐多了起来,这样平淡而温馨的相处,让她觉得每天都被填得满满的。

而尘起平时在与别人交谈的话语中,渐渐多了“丝丝”“我徒儿”“小徒弟”这类词,惹得帮会里的人都调笑他:“尘起,有了徒弟嘚瑟了是吧?”、“你这收徒弟,怎么跟养媳妇似的!”

每每听到“小媳妇”这类的字眼,慕丝都会默默地脸红,心仿佛突然被挠了一下,又紧张又带着点小小的期待与喜悦。

而尘起,没有肯定也没有否认,他总是很有技巧地将话题带走,继续插科打诨。

每当有人将话头指向慕丝,而慕丝又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尘起都会主动地站出来:“我告诉你们别欺负我小徒弟啊!”、“丝丝还是个小姑娘,你们几个老流氓走远一点!”

尘起这种像母鸡保护小鸡的姿态,每次都让慕丝忍俊不禁。

除了在帮会的闲聊,两人也常常私聊。慕丝一开始很拘谨,常常让话题面临尴尬冷场的危机,好在尘起挑话的技术实在高超,两人越聊越投机,慕丝也渐渐抛开了拘束,和尘起说起一些自己身边发生的事情。

当然多数时候是尘起在说,慕丝在听;尘起语音,慕丝打字。

尘起曾说过:“慕丝,好想听你的声音啊,我觉得会像慕斯蛋糕那样甜甜的。”

慕丝只是发了一个可爱的表情,配上“你以后会听到的”这几个文字。

这时候,尘起也会发一个一本正经的表情,说:“我等着。”

慕丝想,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也挺好的,他是她师傅,她是他徒弟。她默默地喜欢着他,他把她当徒弟保护着,他不用知道她的心意,就这样让她像小尾巴一样跟在他身后就够了。可惜生活总是波澜曲折,好景总是不能长久。帮会里的人告诉她:慕丝,你有师娘了。

一开始慕丝是不敢相信的,直到一条龙的队伍里多了一个名叫风舞的峨嵋,华山的队伍里也出现了这个风舞。

更多让她确信这个风舞就是那个所谓师娘的事不断出现:尘起在帮会里说话越来越少,风舞几乎和他形影不离,尘起回她的私聊越来越少……就连他们的名字都看着那么像情侣名……

慕丝想找尘起问个清楚,可她又不愿去问,她不敢,她想保留一丝丝的期待,她怕从尘起口中听到肯定的回答。

一连六天,慕丝都沉浸在“怎么办,师傅被别的女孩拐走了,我之后该怎么办?”的忧郁中。直到第七天,慕丝上线收到了尘起的私聊,是燕子坞的坐标。

习惯性地,慕丝毫无思考,直接过去了,直到到了地方,看到尘起和风舞站在一起,才想起这几日的境况,于是慕丝尴尬了……

“看来我不说你真的就不会来问我啊……”尘起的声音中带着淡淡的无奈。

慕丝一脸不解。

不等慕丝反应过来,尘起径自介绍起来:“这是我亲妹妹风舞,风舞,这就是我跟你说的,我正在追的小徒弟慕丝。”

那个顶着风舞名字的峨嵋,走进慕丝,道:“慕丝准嫂嫂好,我是风舞。”

慕丝震惊地顶着屏幕中的那两句话,浅粉的红潮从她的脖子漫延到脸颊上,按着语音键,小声地说:“你好,我是慕丝……”

浏览1022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