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与北的交汇,他与她的相遇

2018.04.26

导语这是一个北方汉子用铁血豪情(死缠烂打),获取一个水乡妹子芳心的故事。

  醋鱼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水乡妹子,生于西子湖畔,长于西子湖畔。
  她长得很有江南女子的特点,整个人水灵灵的。淡淡的远山眉,眼睛不大,像弯弯的月牙,白嫩白嫩的,不施脂粉,却自带腮红,看着特别腼腆。
  在闺蜜的怂恿下,醋鱼踏入了天龙这个小世界。因为从小对西湖醋鱼情有独钟,便毫不犹豫地给自己取名为“醋鱼”。
  就这样一条腼腆的小醋鱼,开始在偌大的江湖游荡。
  醋鱼是个认真的妹子,不论是上学时对待学习,还是毕业后对待工作,她都会尽自己所能去做到最好。对游戏也是一样,醋鱼肯花钱,也肯虚心学习。
  帮会是一个好地方,不管是学习还是插科打诨。一开始独自懵懂摸索的醋鱼,在帮会几个自称老司机的兄弟引导下,摇身变成了神鱼不见首尾的第二帮会忆江南的副帮主。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帮派的地方就有纷争。
  第一的宝座,是每个有血性的人都渴望的位置。于是,从抢挂机点到清挂机,再到野外开屠杀……最终,本服第一帮会大漠谣和第二帮会忆江南,宣战了。
  醋鱼第一次遇到孤雁就是在帮会战的时候。
  作为一名奶力十足的峨嵋,又挂着副帮主的名号,醋鱼义不容辞地进了主力先锋小队。
  醋鱼的操作和意识都不错,在顾着脆皮和主T的血量同时,还能顺手平A几刀。奶妈是个容易被集火的对象,尽管已经时刻保持警惕,醋鱼还是被一个天山近了身。
  封穴加减速,起初醋鱼觉得自己的生命值还是能撑一会的,但是,看到两个暴击闪过,那个仙裙飘飘的峨嵋已经惨烈地倒下。
  一面叹息自己怎么都洗不干净的非洲脸,一面震惊于那个天山的伤害之强。临死前,她看清了那个天山的名字——孤雁。
  醋鱼心想:本服第一天山,这波死得不冤,但是附近频道那个剪刀手是什么鬼啊?让人看着好气哦!
  这一次会面,醋鱼给孤雁贴上了神经病的标签。
  两人真正有交集,是在世界的一次争吵上。
  吵架的源头,无非是清挂机的问题。忆江南挂机的队伍被大漠谣清了,接着忆江南杀回去,几轮打下来,大漠谣没打赢,结果从家族叫了人来,以多胜少。于是忆江南那个小队不服,有个性子急的直接上世界开撕,说第一家族打不过只会用人头来压制云云。
  吵架大军队伍越来越强大,而两大帮主此刻仿佛约定好般,都不在线,看不下去的醋鱼只好出面,在世界发了条语音:“够了,再吵跟狗咬狗有什么区别。”
  清澈悦耳的女音,让纷乱的世界频道瞬间安静下来。
  不想再理会这种无聊的争吵,醋鱼准备退出游戏。就在此时,她收到了孤雁的好友申请。
  皱了皱眉,醋鱼选择了拒绝,但对方却坚持不懈地申请,最终,醋鱼选择了同意。
  醋鱼:???
  孤雁:你考虑过两帮化干戈为玉帛吗?
  醋鱼:怎么化?
  孤雁:我们俩联姻呀。
  醋鱼二话不说,直接删了好友。
  这回孤雁急了,说好的软妹子呢,这怎么比他还绝情啊!
  又是一连串的好友申请轰炸,醋鱼终于将他加回好友。
  刚打开聊天框,醋鱼听到带着点北方口音的青年男音:“妹子别冲动啊,咱有话好好说啊。”
  与醋鱼平时听到的男音都不同,他的声音低沉中带着点淡淡的雄厚,但又不全似那种糙汉的声音,宛如大提琴,有着些许优雅。
  醋鱼:为什么是我?
  孤雁:因为喜欢啊。
  醋鱼:我们都不认识吧?
  孤雁:可我关注你很久了,久到忘了从何时开始的。
  醋鱼感觉自己的脸颊有点烫,可能是因为初夏午后的天气有些闷热,可能是孤雁的话太不害臊,亦或是他的声音太过撩人。
  醋鱼:有病。
  匆匆回了两字,醋鱼就下线了。她仰躺在床上,感受着自己加快了频率的心跳。
  晚饭后,醋鱼一上线,就看到世界频道一条大大的喇叭——
  孤雁:醋鱼,我喜欢你。
  醋鱼愣了两秒,感觉自己的心跳好像漏了一拍,随之,整个脸仿佛又烧了起来。
  喇叭不停地在刷,下面是各路嗑瓜子看戏的,有大喊在一起的,有祝百年好合的,有副本叫人的……
  醋鱼急忙点开孤雁的私聊。
  醋鱼:快停下,你真的有病啊?
  孤雁:爱要大声说出来,没毛病啊!
  醋鱼:你!我下线行了吧!
  孤雁:哎,别,媳妇儿,别生气……
  醋鱼:谁是你媳妇啊!
  孤雁:谁应是谁!
  醋鱼本以为孤雁只不过一时兴起,过几天就没兴致了,谁知这一时兴起,就兴起了两个月。这两个月来,孤雁简直无处不在,一向温婉的醋鱼也被他惹得爆了几次粗口,可也仅此而已,谁让她打不过他。
  渐渐地,醋鱼觉得自己对孤雁的感觉也变得微妙起来,面对孤雁帮会成员的调侃,她竟然已经……习惯了……
  醋鱼决定找孤雁来一个了断局。
  醋鱼:大哥,你到底喜欢我哪,我改不行吗?
  孤雁:只要是你就喜欢。
  醋鱼:……第一帮会的元老这么闲的吗?
  孤雁:相比于帮会,媳妇儿比较重要。
  醋鱼:……
  孤雁一改打字,发了一条语音:“醋鱼,你就真的不能考虑一下我吗?我喜欢你,是认真的。”
  猝不及防的语音,让醋鱼心如擂鼓。不是说北方汉子都是放荡不羁的吗?这个像牛皮糖一样的人是怎么回事?
  孤雁:“做我情缘好吗?”
  大概是孤雁的声音太低沉,太温柔,醋鱼觉得脑子有点热,鬼使神差的,她回了一个字:好。
浏览902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