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辰劫》第十三章:同门相残

2018.04.27

导语《生辰劫》第十三章:同门相残

  对面的黑衣人没有再次说话,这一次他们选择沉默来回答叶白鹭的问话,沉默有时候比开口说话更可怕。慕白知道随时可能发生的战斗对手无兵器的自己极为不利,他将背后的尸体放下双手仿佛轻扣琴弦,用这样的姿态来让自己保持一分镇静。 
  黑衣人开始慢慢小步向这边走来,叶白鹭斜眼看到慕白的样子知道他此刻无法给自己更多帮助,再看看前面的两人无声中弥漫着的杀气。月影缓缓推移,忽然黑衣人失去了踪影,白鹭闭上眼睛。
  瞬间在白鹭左右出现的两道身影,剑光伴着铮鸣,微冷的夜色中飘忽的身影与剑光在慕白眼中忽隐忽现,叶白鹭在两人围攻中仿佛疾风劲雨中摇曳的青竹,上身再怎么躲闪脚下未动半分。
  六声剑击声后,黑衣人再次出现在原先出手的位置,慕白看得真切见叶白鹭的包头巾落去披头散发,黑衣人各自持剑保持着随时出手的姿态。
  “白苹红蓼西风裹,一色湖光万顷秋。”叶白鹭轻轻念出一句诗,他仰头起头来望着藏在云间的月色,一条血线从他的额头顺着鼻梁滑落在脸颊。
  “这般年纪已经领悟了心剑,你的基本功非常扎实......”其中一个黑衣人开口,这一次他提起了轻重双剑,刚才的对招中他并没有讨到太多便宜。
  “岂止如此,映波锁澜可是没让人占一点便宜。这可是和情报上写的不一样,明明只是一个下级弟子;被分配来做的也只是捕头这样的职位......可杀!”另一名黑衣人气势汹汹道,他的手背上有一条剑伤正滴着鲜血。
  叶白鹭举起手中轻剑向对面二人各指一剑,右手托重剑向前而行,“今日我就看看两位如何杀我?我藏剑山庄向来为武林魁首,行事光明磊落!今日两位同门藏头露尾,令本门蒙羞,亦可杀!”
  言闭剑舞,三尺青光流转,锋芒如电。三人行剑混战,剑阵布身,剑阵中三人持重剑挥舞,同门武技各自施展。白鹭在两座剑阵中咬牙横剑,看着身上的剑伤越来越多,他身上飞出六道破了黑衣人的剑阵。他轻剑在手递出一剑,剑尖刺中一人后恰似惊涛拍石飞浪如花,剑声中再划向另一人。电光火石间,三人交错而过,止步背对。
  “黄......黄......黄龙吐翠......”黑衣人看着自己胸前致命的伤口感到不可置信,他用沙哑的声音艰难地吐出杀招的名字后倒地。
  慕白见两名黑衣人都被白鹭击倒忙上去扶住他道:“老大,你没事吧?”
  后者摇摇头手指着前方的黑衣人说:“快,扶我过去......”
  二人来到黑衣人身旁伸手撕去蒙脸黑布,白鹭见了果然是不认识的面具。其中一人还有出气,伸手抓住他的手臂道:“......既已学成本事,为何屈身于小小衙门当捕快......”
  “若是像你一样,是否就要蒙面行不光彩之事?若你还有侠义之心,告诉我是谁派你来的?”叶白鹭伸手覆住他的手背注入真气问道。
  “这件事情又岂是你这样的小角色可以知道的......你不知道自己卷入的是怎样的风波......它会把你和所有人拖向深渊的......哈哈哈哈......”黑衣人说完露出诡异的笑容,“我在地狱中等你,师弟......”笑声戛然而止,等白鹭再看他时已经气绝,一缕黑血沿着嘴角流淌出来。
  “老大,他叫你师弟?你认识他吗?”慕白见黑衣人服毒而死,想是毒药就藏在一边牙齿之中,见黑衣人叫白鹭师弟便试问一句。
  “我怎么可能认识,藏剑山庄弟子众多......我又怎可能每一个人都认识。”叶白鹭无力地说着坐了下来,他将身上常带的金疮药拿出来处理身上的伤势。
  “那我们现在......还要去火化他们么.....你这伤得可不轻.....”
  “去,当然去!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不过,你说的也对,毕竟我受伤了!两个人都被你背!”叶白鹭托着下巴认真思考一下做出了这个英明的决定,顿时让慕白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
  听了叶白鹭决定,慕白只好背着两人尸首继续向着西湖边赶去,终于在天亮前赶到了烟波缭绕的西子湖畔。等着慕白将二人埋葬好,叶白鹭支撑着自己起身对着这个简陋到只能从新土才能看到的墓茔行礼,天上开始下起蒙蒙思雨,看来今日不会再有艳阳。
  “慕白,我决定回藏剑山庄.......或许只有藏剑山庄长老才能告诉我,这两人是谁......”
浏览4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