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事师兄上,没事逗师兄

2018.04.27

导语俗话说的好,女追男隔层纱,看捣蛋小师妹如何将闷骚大师兄骗到手。

  有事没事,都要找点乐子。这是酥小小的至理名言。
  自从玩天龙起,酥小小在游戏里就没少闹过事。认识她的人都知道,这货绝对不是个省事的主,人赐外号“小祖宗”。
  用她本人的话来说,人生在世,不搞点事,怎么对得起自己活一遭?她不仅要搞事,还专门搞难搞的事。越是难办,越是有挑战力,越是有成就感。
  好友里一票人,妹子被她调戏过,汉子被她恶搞过,唯有一人,至今滴水不进,面对酥小小的调侃,无动于衷。这尊意志坚定的大佛,便是酥小小的大师兄——穿云。
  记得之前酥小小打着想要一个师嫂的名义,假意给穿云找一个情缘,想借机耍耍他,拆了他那高冷的架子。
  然而现实就是她张罗了老半天,连演戏的妹子都找好了,就差把穿云约到野外。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可是东风他就是不来啊!
  酥小小苦口婆心劝说许久,连哄带骗,一哭二闹,就差上吊了。可惜风雨不动安如山的大师兄只回了三个字,把她堵回了原点:“没兴趣。”
  酥小小泪奔:师兄,您莫不是对汉子比较有兴趣?
  失败算什么,她酥小小的字典里就没有“放弃”这两个字。
  既然别人无法撼动她的冰山师兄,那她只好亲自上阵。
  酥小小:师兄师兄,师傅说要给我们带个师娘回来,今晚华山跑去别的队了。
  穿云:随他。
  酥小小:可我们被抛弃了哎,会不会死得很惨?
  穿云:没事,有我。
  正在打字的酥小小突然老脸微微一红:怎么有种被撩到的错觉?
  拍了拍脸,酥小小又点开另一个私聊框。
  酥小小:师傅,今晚的华山你自己找个野队打吧!
  君无:???
  酥小小:我要跟师兄过二人世界,不要认识的电灯泡。
  君无:?!
  不再理会君无的反应,酥小小关掉私聊,好心情地勾起了嘴角。
  晚上八点,华山论剑开启。酥小小和穿云组了一个野队,作为队长的酥小小取了一个响当当的战队名——两禽三兽。
  流芳百世:你才禽兽。
  我没笑:你才禽兽。
  菊灿傲霜枝:你才禽兽。
  酥小小:你们还挺默契嘛。
  只有穿云,沉默几秒后,说:进去吧。
  于是一行五人,顶着惨烈的战队名进入了赛场。酥小小一改平时稳定的操作,每一把都跑得欢快无比,打得鸡飞狗跳。一面跑,一面还闲情逸致地对着穿云喊:师兄,救命啊!
  用酥小小的歪理来说,她要表现得柔弱一点,从而激发穿云的保护欲,这样才能更进一步地撒娇打滚,卖萌求保护。
  在酥小小的捣乱下,华山论剑打得无与伦比的刺激。好在五人战力够高,穿云的操作过硬,好几次力挽狂澜,险象环生,几场对决下来,战绩还算不错。
  三兽兄弟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掏空。回想到战场上酥小小又蹦又跳,哭爹喊娘的情景,三人不约而同地深叹一口气:果然,女人真是可怕的生物。
  退出队伍前,三人再一次默契地在队伍频道留下一句话:穿云兄,多保重。
  穿云:?
  队伍里只剩下酥小小和穿云,一时间,平时话痨的酥小小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想着之前穿云的表现,酥小小又敬佩又感动,敬佩他风骚无比的操作,感动他就算自己阵亡,也将她保护得滴水不漏。
  对比起任性的自己,脸皮厚如城墙的酥小小,第一次萌生了一丝丝的愧疚感。
  酥小小:师兄……
  未等酥小小想好接下来的话,队伍提示:君无进队了。
  君无:你俩又背着为师搞什么呢?真是徒大不中留啊……一走还是俩。
  酥小小突然明白自己平时的“没事找事”是一件多拉仇恨的事情了,真是罪过啊!
  没等酥小小想好应对之策,她敬爱的大师兄发话了。
  穿云:师娘呢?
  君无:???
  天呐!简短而犀利的问题,让酥小小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她的大师兄其实是个腹黑加闷骚吧!
  酥小小:咳,师傅来了啊,华山打得如何?
  君无:托徒儿的福,打得真是十、分、顺、利!
  酥小小:是吗,那真是太好了……
  酥小小感觉自己脸烫得不行,一咬牙,把她拆台的师傅给扔出了队伍。
  思考良久,她决定乖乖认错。
  酥小小:师兄,我错了。
  穿云:错什么了?
  酥小小:我不该戏弄师兄的,对不起。
  穿云:然后呢?
  酥小小:我给你赔罪!求师兄宽宏大量!
  穿云:怎么赔?
  酥小小:师兄说啥就是啥!
  穿云:那就,以身相许吧。
浏览46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