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受重伤的天机阁赖上了槐院痴汉

2018.04.28

导语天机阁赖上槐院痴汉

  神都西郊的小茅屋里居住这一个槐院弟子,这个弟子除了每天到槐院报道修行外,其余时间都在这里侍弄一些花草,一个魁梧壮汉,简直要过起悠然见南山的田园隐居生活。
  这天天未亮,容槐如往常一样起床晨练,回来时又去了花圃,看一看自己种下的药草长势如何,结果就看到一个一身漆黑的人影倒在花圃里,将他精心饲养的花草压死了大半。
  容槐有些生气,暗道这人居然这么过分!
  抬手去推地上的人时,却摸到一手的粘腻,借着清晨的微光,容槐发现手上全是鲜血。惊讶了一瞬,容槐便将人扶起,带入屋中,转身去青曜十三司请人来看。
  容槐和青曜十三司的霜雪一同回来时,天色已然大亮。
  借着日光,容槐这才看清床上之人是名女子,一身黑衣已被鲜血浸透,脸色也是苍白的。
  “你出去吧,我得给她看看伤。”霜雪惊讶过后将怀中的一粒药丸捏碎,送到女子口中,头也不抬地对容槐淡淡却急速地说了一句。
  容槐也知道自己在此不便,便转身去了院中,查看自己被糟蹋了的药草。
  结果一看之下,容槐简直后悔救她。自己精心养育了三年的灵草,如今被压倒了大片,眼看是活不成了,另一半染上了魔气,只能销毁。
  容槐看了看,发现是那个女子身上的鲜血带有魔气,鲜血渗入土壤,让土壤也沾染了魔气。
  可是,刚刚看那个姑娘,没发现她身上有魔气啊……容槐有些奇怪。
  霜雪在屋内一直待到午时才出来,对容槐道:“她身上的刀伤有许多,大部分是她自己砍的,为了散掉体内的魔气,但都不致命,已经处理好了,最近给她多炖些补血的汤,养几日便好。”
  “不是,我不认识她。”容槐急急解释,“我今日一早去晨练,回来就看到她倒在我花圃里。”
  霜雪静静看着他,仔细听着,看他说完,不解地问:“然后?”
  容槐看她一脸茫然的样子,丧气地垂了头,道了声:“我知道了。”
  目送霜雪离开,容槐进了屋子,正好看到床上已经睁开眼睛的姑娘。
  “多谢。”姑娘率先开口,行动不便的她只点了点头。
  “赶紧养好赶紧走。”容槐此时心中正是烦闷,自然没有什么好脾气。
  “你喜欢刚刚的大夫?”夜露虽然用的问句,但是眼神却完全是肯定。
  “她叫霜雪,是青曜十三司的弟子,不止是一个大夫。”容槐纠正。
  “哦。”夜露淡淡应了,说,“我叫夜露,天机阁弟子,你呢?”
  容槐此时没心情跟她多说话,看见她就想起来他饲养了三年准备拿来送给霜雪的药草,还会想起刚刚霜雪不冷不热的态度,糟心透了。
  夜露在容槐这里呆了三天,三天的时间里,无聊的夜露每天都会面无表情地逗一逗容槐,看他恼羞成怒,夜露有种自己还能活着的庆幸感。
  “你已经能下床了,走吧。”容槐在第三天傍晚,对夜露下了逐客令。
  “我走了,霜雪姑娘就没有理由来了。”夜露看着他说得认真的样子,“你不想见她?你种的草药是给她的吧?也没了,她更不会来了。”
  糟心!容槐心中郁卒。
  夜露其实也不是故意赖着不走,实在是她现在的样子,离开后,不确定还能不能活着。可是她实在不懂得服软,说了一句话成功将容槐惹生气,然后她就真的被容槐毫不怜香惜玉地赶了出来。
  容槐自己躺在静谧的小院中,觉得今天格外地安静,安静地让他睡不着。
  辗转到天亮,容槐去神都槐院的路上听到有人说着今天在神都入口处来了几个魔族,带走了一个一身黑衣的姑娘。
  容槐要迈入神都的腿再难进一步,挣扎了几下之后,朝魔都方向追去。
  “喂!你干嘛去?”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容槐猛然转身,道:“你没事?”连他都没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多欣喜。
  “我有事!”夜露重重点头,“伤口全裂开了。”夜露说着展开双臂,可以看到已经换过的衣服已经又被鲜血浸湿了。
  “怎么回事?”容槐问着走近了她。
  “被魔族的人抓住,为了逃命没办法。”夜露说的云淡风轻。
  “走吧。”容槐扶起她往回走。
  “去哪儿?”
  “我家!”容槐郁闷地回,却没了当初的不愿意。
  “不会过两天又赶我走吧?”
  “你想住多久都随你。”
  夜露闻言咧嘴笑了。
  一男一女相互搀扶着朝神都西郊走去,朝阳将他们的身影照得很长,相依相偎的样子。
浏览55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