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欲予卿安康,却反将卿所累

2018.05.04

导语本欲予卿安康

  一个雪白且冒着热气的包子骨碌碌滚到了以尘的脚边,撞到他那双描着金纹的靴子,停了下来。
  以尘弯腰捡起,看向包子滚来的方向,正好看到一个脏兮兮的小乞丐,衣衫褴褛,裸露出来的皮肤上全是伤,有的已经结痂,而有的还在流血,很显然是刚刚与其他乞丐争夺食物时被伤到的。
  以尘拿着包子走过去,将上面的灰尘拍了拍,笑着轻声对小乞丐说:“这个脏了,不能吃了,我给你买个新的吧。”
  小乞丐抬起双眸看了他一眼,将包子一把抢过,转头钻到巷子里消失了。以尘看着空落落的手,眼中有些叹息,这小乞丐比自己差不了几岁,可却如此命苦。
  “以尘,别看了,晦气!”有离山剑宗的同门来将他扯走。
  “晦气?”以尘奇怪,虽说是乞丐,但同门鲜少有这样明显嫌弃的表情和语气。
  “你不知道,这个小乞丐是神都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女儿。”
  “那怎么会……?”
  “命不好呗!她出生那天正好是荧惑守心星象,啧啧,天生带煞,她爹怕她危及家人,便将她送去一个奴仆乡下的家中,谁知刚去第二天,那个奴仆一家全得病死了,都说是她克死的。”
  “怎会如此?”以尘惊讶,想起刚刚那个倔强而明亮的眼睛,心中不免惋惜。
  “所以啊,再没有哪家敢要她,所以就沦落到了街头,成了一个小乞丐。”同门师兄说着又拍了拍以尘,“你回去也拿香熏一熏,别沾染了晦气。”
  以尘闻言不置一词。
  五年后,以尘奉师命前往人魔战场,抵御魔族。
  战火纷飞的修罗场上,以尘手持长剑,将一个魔族刺伤,剑未拔出,便听见一道金属撞击之声响在身后,回眸望去,是一柄魔族大刀在自己背部上方被一柄短匕堪堪架住。以尘迅速抽剑回身,将此魔族击退。
  敌阵中,一男一女两道身影背向而立,警惕着四周,刀光剑影间配合默契。
  “多谢!”以尘抽空对背后之人说。
  “先杀敌。”女子清冷的声音传来,两人手中攻势更为密集,一时间无魔族能突破。
  一场大捷后,以尘在战场边缘的石堆上找到了那个女子,一身黑衣快融到了夜色里。
  “天机阁的?”以尘在她身旁坐下。
  姑娘并不答话。
  “诶?你叫什么名字?”以尘并不在意,还是自来熟地问道。
  “流烟。”姑娘依旧惜字如金。
  “流烟,名字不错啊。”以尘笑着说,转头看向她,“怎么说我们也是战场上过命的交情了,别这么冷淡嘛!”
  “……”流烟依旧不为所动。
  以尘并不气馁,依旧自说自话般地与她聊天,直到说得天色发白。
  第二日,以尘拿了一只烤熟了的鸡腿给流烟,并与她又聊了许久。在这个不知何时才能结束的战场,他们二人便如此不知何时会结束地说着话。
  这天,号角连夜响起,众人纷纷前往前线,流烟却始终不见以尘的身影,直到战事结束,她才在营帐中看到了昏迷不醒的以尘。
  “中了魔族的蛊毒,除非下蛊之人死,否则无解。”军医看了看,摇头说着。
  “那下毒之人是谁?”
  “还会有谁?魔族那个打头的呗!”一个脾气暴躁的槐院瓮声瓮气愤愤地说着。
  流烟听着却是沉默不语,她想,果然自己是不祥之人,已经如此克制自己,竟还不能保证他的安全……
  这边以尘还未有起色,那边魔族便开始乘胜追击。
  出战的号角刚刚想起,流烟便提起双刃掠过众人,直冲敌营而去。
  三日后,以尘悠悠转醒,已然是回到了离山剑宗。
  “我怎么回来了?”以尘问道,声音有些喑哑。
  “你醒了?”师兄惊喜走上前来,边看他边回,“打赢了自然就回来了。”
  “打赢了?”以尘讶然,随即高兴起来,问道,“那流烟呢?”
  “流烟?她现在可是大英雄,就是她冲进敌营,手刃了魔族大将,才将战事结束的。”
  “那她人呢?”以尘闻言也为她开心。
  “她……殉国了。”
  “什么?”以尘嘴角的笑意还未退去,凝成了一个奇怪的表情。
  “你是没见到,她那简直就是自杀时地往前冲,手刃了敌将之后便力竭而死了。”
  以尘颓然躺倒,双目无神地看着床帏。
  他明白的,她还是沉浸在那个荧惑守心的预言里无法自拔,认为他受伤是被她所累,所以才会那么自杀性地冲锋陷阵,她,完全是为了他啊……
  可怜他只想救她出心魔,却不成想,成了她的软肋。
浏览8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