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路远,相忘江湖

2018.05.08

导语相忘江湖

  “上回说到独孤公子揽月踏雪寻故友,这回我们接着……”一声醒木拍案声后,有断断续续的女声传来,声音悦耳清脆,字正腔圆,让人忍不住想要驻足细听。
  慕翎停下原本要回离山剑宗的脚步,走进了这个茶馆。
  这个有两层的茶馆如今竟是坐了大半,慕翎到二楼寻了一个视野好的地方坐下,开口问小二:“这说书的,怎的是个姑娘?原先说书的苏先生呢?”
  “客官好几天没来了吧!”小二说着给他添了杯茶,继续说道,“这个姑娘啊,是苏先生的女儿,苏先生前几天犯了心疾,她女儿便来接他的班,顺便给苏先生挣点药钱,掌柜的看她可怜,就同意了。”
  “倒是一个自立自强的姑娘。”慕翎点头,赞了一声。
  “可不是,别看她是个姑娘,这书说得可一点儿不比她爹差,你看着茶馆在座的,许多都是冲着她的书来的。”小二察言观色,顺便夸了姑娘一句,然后道,“那客官您慢慢听,有事招呼一声就行。”
  慕翎端起茶碗饶有兴致地看着中间穿着绿衣的姑娘手持折扇侃侃而谈,声音清脆故事曲折。听到精彩处,慕翎也会随大家一起鼓掌叫好。
  不觉到了日暮十分,苏姑娘整理着自己的书案,准备回家,却忽见一块银元宝压在书案上,旁边放着一个小瓷瓶。
  苏姑娘抬头看着慕翎询问:“公子是何意?”
  “这瓶是我们离山剑宗的秘药,对心疾有奇效,这锭银子算是我给的听书钱。”慕翎说完起身便要走。
  “公子留步。”苏姑娘将两物拿起,将银子伸到慕翎面前,“多谢公子好意,说书钱是老板给的,况且也不可能值这么多。这瓶药算我买公子的,等我攒够了钱,就给公子。”
  慕翎有些讶异地看着她,湖绿色的麻布衫上有着几个浅浅的补丁,但整个妆容一丝不苟,神色坦然没有一丝扭捏,她说话时语气认真,让人无端有了些好感。
  “抱歉,是在下唐突了。”慕翎收回银子,朝她道歉。
  “不用不用。”苏姑娘连连摆手,“是我该谢谢公子,父亲的病终于有救了!”说完脸上绽放一抹轻松的微笑,让慕翎眼前一亮。
  “天色已晚,姑娘也早些回去吧。”慕翎点头说完,转身离去。
  三日后,慕翎又路过这个茶馆,听到女子说书的声音,便又走了进去。
  苏姑娘他来,朝他微微勾了勾唇角,颔首算是打了招呼。
  慕翎将一壶茶饮尽的时候,苏姑娘的书正好说完。
  “多谢公子,我爹已经好多了!”苏姑娘来到桌前朝他一礼,神色间轻松了许多。
  “那你要如何谢我?”慕翎抬头看着她,眼神中有些揶揄。
  “这……”苏雪尘有些犯难,“要不,公子这茶钱算我的?”
  “哈……”慕翎差点笑出声,忙又正色道,“我那瓶药可是千金难求,一顿茶钱就把我打发了?”
  “不是不是……”苏雪尘有些窘迫。
  “不如明日你陪我去神都西郊采药?出点力。”慕翎建议。
  “好!”苏雪尘一口答应,倒让慕翎愣了一下。
  翌日天未亮,苏雪尘便背了竹篓,等在了神都城口,两人见面后去了神都西郊。两人一边找草药一边闲聊,时间倒是过得异常地快。
  慕翎平日里涉猎广泛,而苏雪尘为了说书更是读了不少奇门和杂记,两人竟然越聊越投机,转眼间便是日上三竿了。
  “啊,我要回去说书了,马上要迟了。”苏雪尘慌忙起身便要走,却被慕翎揽了腰,御剑而飞。
  “这样才快些。”慕翎在她身后,轻笑着说,“站稳了。”
  云雾急速退去,下方的行人屋舍都成了小小的剪影,苏雪尘站在剑上,满眼惊奇,脸上却有了羞赧之色。
  这天过后,慕翎常常来寻苏雪尘,两人一起去南郊赏瀑布,去花海赏花,还一起到塔顶看日落,日子每天都有着新奇。
  这天傍晚,分开时,慕翎对苏雪尘说:“我明日便要奔赴战场,离山剑宗的弟子都会去。”
  苏雪尘愣了愣,闷声应道:“嗯。”
  “等我回来。”
  “好。”
  只是没想到,这一去,便是十二年。
  慕翎身穿铠甲荣耀归来,还未回离山便来了茶馆,里面陈设如旧,只是掌柜和小二都换了。
  “请问,此处说书的苏姑娘可还在?”慕翎问掌柜。
  “她啊,她嫁人啦,不在神都了。”面容沧桑声音喑哑的女掌柜摆了摆手回道。
  “嫁人了啊……”慕翎冷冷出神,面容俊逸如昨,半晌,叹道,“也好。”说完转身离去。
  女掌柜看着离去的人,眼角微湿,停了一会儿,转头又去招呼客人。
  茶馆生意,一如昨日。
浏览105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