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风波第二章:轩辕城内起风云,前方战事生枝节

2018.05.08

导语轩辕城城主受奸臣蛊惑,同意休战和亲,城主之女萧锦在少城主的帮助下连夜出逃,却不幸遭到埋伏,被敌军所擒

  深夜,月如弯钩,月色一片迷蒙。
  轩辕城中的小桥边,一片漆黑,只有水中倒映的弯月有着破碎的微光。
  一个一袭明黄锦衣的男子对身侧之人略感歉意地说:“抱歉,我未能说服城中诸位。”
  身侧的女子面容冷静,一袭黑色劲装,只在衣领和衣袖处有些许简单的装饰,如她的人一般干净却深沉。不知底细的人,很难想象,她便是城主之女,萧锦。
  “你已尽力,槐谷本就狡诈善辩,能争得一月之期已是难得。”女子说话的声音低沉,却让人莫名心安。
  “锦姐姐可有打算?”来人问得认真。
  “呵,和亲我是不会去的,我今晚便出城,去前线,既然他们书信中对我诸多好奇,那我便去战场上会一会他们。”萧锦说话声音不大,语气甚至还是淡淡的,但却给人一种不可逼视的感觉,似乎周身都有了无形气场,魄人心魂,让人忍不住心折。
  “这才是我玉辰的姐姐!”男子赞叹,眼中是自豪的神采。
  “自小,也就只有你肯叫我姐姐。”萧锦神色淡淡却笑得温婉。


  她因母亲是异族,自幼便受尽排挤,居住在一个偏僻的小屋里,锦衣玉食的生活与她而言便是天方夜谭,有时下人忘了便会将她饿上好几天,她就像是整个轩辕城中最多余的存在一样。只有玉辰会时常带了东西来看她,有时还会偷偷带她去他学习课业处,将她藏起来让她同他一起上课。萧锦有着母亲一族的聪慧,因此得以识字启蒙,渐渐长大后,反而觉得如此非常潇洒自在,不用过那种万众瞩目的生活。
  只是此次大战,城中有心之人便想起了有她这么一个城主之女,去和亲最好不过。可惜,他们以为她只是一个自幼饱受欺凌的小姑娘,未曾想到她早已不是当初任人摆布之人。
  “其实,我此次约姐姐前来,一是想问一问姐姐的打算,二来,是有件事想要麻烦姐姐。”玉辰看着萧锦说得郑重,萧锦也不自觉严肃了起来。
  “何事?”
  “姐姐可知这是何物?”玉辰靠近,将手心打开,只见一块通体碧色的玉静静躺在手中,玉的样子是一只走路回眸的老虎,毛发毕现,栩栩如生。
  “虎符?!”萧锦轻声惊呼。
  “对。”玉辰将玉放到萧锦手中,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将这个虎符交给苏清绝,告诉他,此战,许胜不许败。”


  “你……偷来的?”萧锦则一副你疯了的样子,急道。
  “我们只有一个月的时间。”玉辰却不答,只继续说,“时间紧迫,一月内,结束这场战事。”
  玉辰看着萧锦的脸,迫切想要得到她的回答。
  萧锦见状,将手心握紧,承诺:“定不辱命!”
  黎明的太阳升起之前,一个一身黑色劲装,身背长弓的女子,骑着九色鹿,乘着夜色,离开了这座看似繁华实则风起云涌的轩辕城。
  萧锦三日后抵达了炎塔阵,此处不同于轩辕城的郁郁葱葱,到处都是一片赤炎荒芜,空气中还飘散着淡淡的血腥气。
  看来离战场不远了。萧锦心中这样想着,以箭为鞭驱使着九色鹿向前奔去。
  九色鹿清啸一声,提足狂奔几里,渐渐慢了下来,最后变得有些踟蹰不前,头也很是焦躁地来回摆着,似乎很像转头回去。
  萧锦皱眉,看向空无一物的前方,警惕地将长弓挽在手中,随时戒备着。
  这样持续了一刻钟,九色鹿越来越焦躁,而原本平整的地面似乎有了波动,萧锦奇怪,仔细观察下发现那是火焰灼灼下,热气蒸腾导致的变形,当下便知地下将有东西。
  萧锦拔地而起,脚尖轻踏九色鹿,飞身跃起丈余,在空中弯弓搭箭,而恰此时地下火灵一跃而出,纷纷朝萧锦而来。
  萧锦朝天射出一记千重击,原本一只箭羽瞬间幻化成无数箭矢,漫天箭雨而下,将火灵射杀。


  萧锦趁此间隙,又在七色鹿背上点足跃起,看到了周围密密麻麻的火灵,这些都不足畏惧,无非费些箭矢罢了。可她也看到了小小的火灵中,那个宛如赤炎顽石的融魇。
  萧锦沉了目光,看来是中了埋伏。
  萧锦原本淡淡的脸上竟浮现出一抹笑意,眼中尽显桀骜倔强之色,手中却不停,一时间火灵的哀嚎与箭矢之声充斥着这方圆之地。
  萧锦虽然越战俞勇,却也终有了力竭之象,一招弑神必杀技将融魇射于剑下后,终于体力不支跪倒在地。
  闭眼前,她看到了一个身穿玄甲的人向自己走来,她以为是苏清绝,探手要去拿虎符给他,却在最后看到了那人身上的烈焰纹。
  这是……炎火城的人……萧锦还未又多余的想法,便失去了意识。
浏览99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