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如落叶,只有现世最安稳

2018.05.09

导语往事如落叶

  “哇,这颗暖心兰好漂亮。”一个少女清脆惊喜的声音在山间响起。声音的主人这般感叹完便要过去细看。
  一只骨节分明白净的手从少女眼前划过,双指捏到了那朵暖心兰,手掌微转了一个弧度,在少女反应过来前,那朵娇俏的小花便折在了这双并不大的手中。
  “你!”少女指着这个少年,语气恨恨道,“你辣手摧花!”
  “哈哈。”少年看着眼前这个脸颊微红,气鼓鼓的少女,得意地笑了,然后很无赖地说:“我就折了怎么着?你打我啊~”
  少年说完扮了个鬼脸跑远了,留下少女有些气闷地跺脚。心里想着:哪个学院的弟子,这般恶劣。
  少年将暖心兰小心护着,一路跑回了神都,回到了离山剑宗,找到前来做客的南溪斋大师姐,将暖心兰献宝一般递给她。“师姐你看,送给你的。”
  面容清冷的姑娘淡淡看了一眼,接过,道:“孤凌有心了,只是以后莫要做这样有损生命的事,每一个生灵都应该有它们生存的权力。”
  孤凌看着眼前人,从她眼中看出了责备之意,低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闷声道:“知道了。”
  孤凌此事过后便收了性子,勤练离山剑法,他想,南溪斋的大师姐应该喜欢成熟稳重又实力强悍的人,他要以此为目标。
  几天后,孤凌因为练功不慎真气运行有异,从高台上跌落,内伤与外伤兼具,但好在都不算严重,师兄将他送到青曜十三司,请人为他救治。
  “映雪,此人伤势不重,你所学也小有所成,这个人就交给你医治了。”屋外一个沉稳的女生低声吩咐。
  “是,雪儿一定竭尽全力。”属于少女独有的清脆之声应下。
  躺在床上的孤凌心道:这人声音好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还没想出头绪,门便吱呀一声开了。
  “怎么是你?!”
  “怎么是你?!”
  两人同时惊道,不过孤凌是有些惊吓惊恐,而映雪是有些惊讶惊喜。
  “这回,你可落我手里了。”映雪心中笑道,脸上笑容不减,却让孤凌后背发寒。
  “你你你!咳咳……”孤凌惊恐后退,却牵动伤势,连你别过来这话都无法出口了。
  于是这一天,整个青曜十三司都响彻着孤凌凄厉的叫声。
  “你这么粗鲁,当心以后嫁不出去!”孤凌又顶住了一天的折磨,眼神凶狠地对映雪说。
  “反正不嫁给你,你不用担心。”映雪手中不停,头也不抬地回。
  “切,我才不会娶你这么粗鲁的姑娘!”孤凌不以为意,“我喜欢的是那种优雅出尘……啊!你干嘛!”
  映雪收回狠狠按在他伤口上的手,拿出绷带给他包扎,很是无辜地说:“上药啊。”
  “不就当着你的面,摘了一朵花嘛,那花还不是你的。”孤凌不满道。
  “那是暖心兰,再长几日便是极好的药草,能救命的!”
  “哦……”孤凌自觉有些理亏,小声嘟囔,“我不是不知道嘛。”
  “你要是想看花,我给你看这个。”映雪看他收起了性子,语气也软了下来,说着便将手掌在孤凌眼前摊开。一朵晶莹炫目的粉荷花苞在她掌心慢慢出现,长大,绽放,瞬息便成了一朵娇艳的荷花。
  孤凌看得惊呆了,好奇下就要伸手触碰,却在即将碰到时,映雪将手掌一收,荷花便消失了。
  “这是我们青曜十三司救命之技。我学艺不精,只能凝出一朵,师姐能凝出三朵呢,每一朵都比我这朵大上许多。”映雪看着手掌说着,眼神中有钦慕。
  “放心,你也会像你师姐那么厉害的!”孤凌笑着鼓励她,“到时候,你就用这荷花给我治伤!”
  “才不要!”映雪看他一眼,收了东西,离开。
  要用到此招,那被救之人一定是命悬一线,危险异常,她本能地不愿意孤凌有这么需要她的一天。
  可惜事实难料,五年后,已经成为中流砥柱的孤凌再次送到了映雪手中,彼时的他,呼吸微弱,心脉渐渐没了声息。
  映雪将自己关在房中半个月,就在绝望之际,孤凌恢复了意识,醒了过来。
  “果然是你。”孤凌虚弱地笑了笑,“你是不是用那朵荷花救了我?”
  “刚醒,就别耗神了。”映雪劝道。
  “我当时倒下的时候就在想,你说不会用荷花给我治伤,我会不会就这样死了?”孤凌看着映雪,眼中没了少年时的玩世不恭,他说的认真:“我死了……就真的没有人会娶你了。”
  映雪收拾东西的手停顿了一下,没有应声。
  “还好,我还活着。”孤凌感叹似的说着,抬起手,摸了摸映雪低垂的头。
  “嗯。”映雪咬唇点头,虽然有泪划过,但心中却是一片欢喜,“还好,我救活了你。”
浏览110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