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风波第四章:只身赴会显胆色,秘密谋划定战局

2018.05.10

导语苏清绝只身赴会,与秦飞笛一番密谈却发现了牵扯战事的秘密

  “一别经年,不想贤弟竟然有了如此成就!大哥真是替你高兴!”秦飞笛见苏清绝下马走来,朗声笑着迎接。
  “清绝也没想过,当初与我结拜之人竟是炎火城少将军。”苏清绝拱手回应,语气中却又些感慨。
  “哈哈哈,当年我年轻气盛,怕惹麻烦才化了名,但是能结识贤弟是我一生之幸啊!”秦飞笛却完全没有听出苏清绝的惆怅感慨,郎胜解释,声音一如既往的爽朗。
  两人客气间,入了座,苏清绝看着对面被捆在椅子上的劲装女子,面容清丽决绝,即便被这般捆着、口不能言,依旧一派沉着冷静,只在他们二人称兄道弟时露出一点惊讶,转瞬即逝。
  “秦兄,这是何意?”苏清绝看着他,手却指向萧锦。
  “她?”秦飞笛看了萧锦一眼,一改以往爽快的样子,有些苛刻道,“不过是和亲来的姑娘,也就是我未过门的妻子,我怎么对她都没问题吧?”
  苏清绝闻言皱眉,面色不虞:“话虽如此,但秦兄还未下聘,她也未嫁,如今她依然是我轩辕城城主之女,还望秦兄尊重。”


  苏清绝话语强硬,明显感受到在压制自己的怒意,他看向萧锦却发现她并无着恼,冷静的双眸淡淡地看着他。被这样的眼神看着,苏清绝心中的怒意竟很快平息了。
  “这么说……”秦飞笛斜眯着眼看他,“贤弟是同意和亲了?”
  “呵……”冷静下来的苏清绝轻笑了一声,看着秦飞笛道,“大哥,你并不是这般不讲清理还为难女人的人,拐弯抹角不是你的强项,有话就直说吧。”
  秦飞笛闻言收起了那副嘲讽的样子,转头呸了一声,道:“都是那破军师给出的主意!我就知道瞒不过你!”
  秦飞笛爽快地拍了拍苏清绝的肩膀,就像当年他们经常做的动作一样,随后正色道:“不过贤弟,你地跟我说实话,你要战还是要和?”
  苏清绝闻言也正色起来,面带歉意:“大哥,我真不愿与你为敌,但家国大义在前,小弟身不由己。但是大哥,若战场上相遇,小弟定不会对大哥下杀手。”
  不料秦飞笛闻言却并不见恼,反而浑身似乎都轻松了下来,嗤笑道:“切!就凭你?对我下杀手?吹吧你!”


  苏清绝见此有些不明所以。
  “若贤弟说要和亲,那我今日便绝对不会放贤弟回去。”秦飞笛笑着说着,这才给苏清绝到了一杯酒。
  “为何?”
  “我也就直说了,反正拐弯抹角只会惹贤弟笑话。”秦飞笛将自己的酒饮尽,这才说起缘由始末。
  “我此次领兵征战并非本意,而是被魔灵祭司陷害,他想将我取而代之,所以才会挑唆起战事,让我前来送死。而在我出征之后他便会借口我久攻轩辕城不下,消耗兵力为由主张和亲。这样一来我便是炎火城的罪人,他就成了大大的功臣。”秦飞笛说完愤恨地锤了一下桌子。
  “竟是如此?!”苏清绝闻言也是惊疑不定,他万万没想到一场战事后背还有如此曲折,但想到轩辕城,他又是一惊,问道,“那这场和亲岂不是在我轩辕城也有内应?”
  “不错。”秦飞笛点头。


  “那大哥将我约到此处可是已有了对策?”
  “是有了对策,不过还要看贤弟敢不敢配合。”
  “大哥但说无妨。”
  “我要你明日,战败。”秦飞笛定定看着苏清绝,口气不容拒绝。
  苏清绝心念电转,了然:“莫不是大哥想要一场胜仗来打乱他们的阵脚?”
  “还是贤弟懂我。”秦飞笛笑着点头,然后将一物递到苏清绝手中,“为表诚意,虎符奉还。”
  苏清绝接过,却觉得此物重于千斤。他知道,若按照秦飞笛的计划,根本不需要自己,他只要拿出这个虎符,岂止是一场战争,就算轩辕城都能拿下。
  苏清绝顺势说道:“大哥何不用此物得一场胜利?那岂不是更为方便?”
  “你别说啊,我真这么想过。”秦飞笛也虚伪不客气,指着被困的萧锦道,“还不是她,都昏迷了,还能在这虎符上以自己的血给加了封印,我将她救起,要她解开封印,结果她不但巧舌如簧将我骗了,更是将我营帐中的秘密探了个七七八八。”


  苏清绝闻言有些钦佩地看着萧锦,眼神中的赞赏更是掩藏不住,但萧锦却依旧不动如山的样子。
  “杀又杀不得,放又放不了,防还防不住。我没办法,只能选择合作。”秦飞笛说着将捆着萧锦的绳索解开。
  “刚刚不然她说话是怕她多嘴说出我的老底,那么我便没了筹码。”秦飞笛解释一句,道,“对不住了。”
  “苏清绝。”萧锦清冷的声音说了第一句话,“有点胆色。”
  “行了,你们回吧,别忘了,明日撤出十里,留下大营。我可不想我的兵冲过去有什么伤亡。”秦飞笛如此说着,挥了挥手,一只火凤清啸一声从天边飞来,秦飞笛纵身一跃,踏着凤凰离去。
  而苏清绝与萧锦二人共乘一骑回了大营。
浏览64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