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风波第五章:携带罪证欲揭阴谋,策马回城反被囚禁

2018.05.11

导语回营后萧锦告知苏清绝城中大臣槐谷通敌,并拿出了罪证,苏清绝回城时却被槐谷拦下,以战败为由将他囚禁。

  “萧姑娘,大营中可能会有不便……”苏清绝带着萧锦到达大帐后,本要客气一句,谁知还未说完便被萧锦打断。
  “不会,有一住处便可。”萧锦神色淡然,似乎真的对这些不甚关心。
  苏清绝看着眼前衣着朴素却淡然自若的城主之女,心下情绪有些复杂,她本应该与之前见过的富家小姐一样,或者比她们还要锦衣玉食。如今却奔赴千里,被敌军掳去,现在还要与他们一起在这环境恶劣的战场……可是她却连眉头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
  “把虎符拿出来。”萧锦却并未管他心中所想,只面对着他说道。
  苏清绝将虎符放在手心递过去,有些奇怪。一只白净修长的手覆盖在苏清绝的手上,柔软而温暖的触感与他以往所接触的冰冷铠甲全然不同。


  一阵耀眼的光华闪过,萧锦将手拿开,原本平淡无奇的虎符此时似乎有水波灵动。
  “封印已经解开了。”萧锦说完,转头出了大帐。
  苏清绝将虎符贴身放好,便跟了出去。
  “传令下去,全军后退十里,只带兵器衣物。”苏清绝对身侧副将吩咐,多年的信任下,副将虽然有些疑惑与不赞同,但还是领命而去。
  翌日,苏清绝白马轻骑站在一侧山岗上,看着不远处只剩下帐篷的大营里火光四起。心中想着:这费用,还得找秦兄讨回来。
  清脆的铃铛由远及近,萧锦驱使着九色鹿来到苏清绝身侧,将手中一封信笺递与苏清绝。
  苏清绝疑惑结果,打开看过之后,脸上现出震惊的神色,凝重地问:“这信笺,何处得来的?”


  “炎塔阵大营。”萧锦看着眼前的战火,声音一如既往地平静,“我被俘入了炎塔阵大营,但秦飞笛知我身份,开始时也并未为难于我,将我拘在一处营帐中,但我自幼偷溜出宫的手段多了,他却并不知道。每晚我都会去探查炎塔阵大营的布军情况,原本只是想给你提供些消息,但却被我发现了这个。”
  萧锦脸上出现一抹极其淡然的笑,继续道:“炎塔阵大营中有炎火城魔灵祭司安插进来的线人,这封信便是从他的住处偷来的。我拿到之后,也就明白了秦飞笛的顾虑,当下告诉他营中有祭司耳目,秦飞笛才有所察觉。这也是秦飞笛原本约你去大营却最终改了地方的原因。”
  苏清绝心下震惊,想不到眼前这个看似单薄羸弱的女子竟在被俘的三天里做了这么多!而且从一些小事中便能推算出事情的大致脉络,不得不说机敏聪慧。
  “那你为何现在才将信笺给我?”苏清绝疑惑,此等重要之事,昨日回大营时便该说了才是。


  “昨日告诉你,你昨日便会回轩辕城。我又不知今日秦飞笛是否会守诺,若他毁约率军攻来,你又不在,岂不是要一败涂地?”萧锦说得理所当然,可以看出她的谨慎与顾虑。
  苏清绝眼神有些微亮,看着萧锦,一丝笑意爬上脸庞,但却让萧锦有了一点不好的预感。
  “我今日便回去。”苏清绝看着她说道,“军中之事,便拜托你了!”
  果然,萧锦抿了抿嘴唇,回绝:“不干。”
  “随你,如果城主之女愿意看着将士们出事的话。”苏清绝却不甚在意地扬声说道,策马下山而去。
  萧锦看着他走远的背影,有些担忧,沉默一阵后回了大营,她还是妥协了。
  这边苏清绝一人一骑快马进了轩辕城,却被巡城兽拦住了去路。苏清绝正待呵斥,却听一声诡异的笑声从上空传来。
  “苏将军别来无恙啊!”说话间,一个脸戴一半玄色面具,手持双剑的男子从天而降,背后一双翅膀上笼罩着一片红雾,落地后翅膀收回,消失无踪。


  “槐谷大人。”苏清绝端坐马上,神色却是戒备异常,手中长枪握紧,随时迎战的模样。
  “苏将军,大战在即,不知你为何会在此处?”槐谷欺身上前,脸上带着笑,却给人阴沉之感。
  “是我召他回来的。”一侧,玉辰快步走来,站到苏清绝身前。
  “哦?那不知公子在此时召他回来是何用意?难道公子是要将轩辕城拱手让人?”槐谷挑了眉,咄咄逼人,然后又作出了然的样子,“对了,听闻苏将军刚刚战败,这……岂不是证实了在下的猜测?”
  “你!”玉辰气结。
  苏清绝却下马拦住了玉辰,跪地道:“苏某领兵不利,特回来请罪!”
  槐谷脸上笑意不减,朝两侧摆手:“带走,送到祝融殿,等明日交于城主发落。”
  苏清绝顺从地站起,朝玉辰摇了摇头,跟随槐谷而去。
浏览770

为你推荐

手Q游戏中心